《最高权力》
第3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支书起身给他们俩满上,然后又端起杯,要敬彭长宜,彭长宜白了他一眼,说道:“趁火打劫?”
  支书笑了,说道:“我还没敬彭主任酒呢?”
  彭长宜说:“咱们是一家人,先敬客人。”
  在喝酒问题上,彭长宜是眼里不下沙子的主儿,刚才江帆来的时候,支书说要跟区里领导汇报他就有些看法,明明主任在这儿,还跟区领导汇什么报?所以,对支书敬酒,他当然就不积极。
  支书说:“客人我都敬了,该敬自家人了。”
  彭长宜吃着煮玉米,用手指指丁一。
  支书就端起酒杯,跟丁一说道:“丁记者,我看你还是把这杯酒喝了吧,我敬你。”
  丁一看了一眼自己的酒杯,也就是还半边多,她说道:“我喝,不然总是有人惦记着。”说着,一饮而尽。
  支书到倒满了酒,这才端起来,走到彭长宜面前。彭长宜说道:“等等,我把这玉米啃完。庄稼人,见了这些东西就亲。”说着,对着手里的那根玉米,连着咬了好几口,对邹子介说道:“这口感的确不一样,神奇,你是不是什么种子都能育?”
  邹子介说:“应该是这样。”

  这时,支书夫人来给大家倒酒,她说,我们子介的确是什么种子都能培养成功,你们看到篱笆上的白豆角了吗?我们村的人种的豆角就比其他地方种的又大又好,为什么,就是我们守着育种专家。”
  彭长宜说:“你这是不务正业吧?”
  邹子介说:“呵呵,不影响我搞育种,都是闲暇时间搞着玩的。白豆角的发明人是我一个穷哥们,也是自费搞育种,我是在他研究的基层上,加以改良的。他前两年得了绝症,没钱治病。这种豆角遍布全国,口感好,漂亮,就是生长到最后都不老,可以说是豆角领域里的一次革命,可是有谁知道这个发明人却一贫如洗,病魔缠身……唉,不说了。”
  彭长宜本来对邹子介就没有恶意,除去江帆,他看不惯任何人对丁一卖弄热情,尤其是邹子介为了丁一,居然连续喝了三杯酒都不攀丁一喝,而且还冠冕堂皇的说不要强迫女士喝酒,好像这里的男人只有他才是绅士,其余的都是粗人一样?不过,邹子介的确让彭长宜肃然起敬。就说道:“我可不可以在老家,卖你的种子?”
  “完全可以。”
  彭长宜又说:“我琢磨一下,来,刚才欺负你多喝了好几杯,这杯我敬你。”
  支书急了,说:“彭主任,我可是还站着呢?”
  彭长宜一听,也赶忙站起,说道:“不好意思,要不咱仨一起?”
  支书知道他酒量大,自己恐怕还不及他一半的量,无论如何也不敢跟他较劲,就好脾气的说:“行,我先干为敬。”
  彭长宜和邹子介也都喝干了。
  重新满上酒之后,彭长宜看着丁一,说道:“人家专家可是为了你喝了好几杯了,怎么你就不兴表示一下?”
  丁一站起身,端起酒杯,由衷的说道:“皱先生,感谢你的配合。”
  邹子介说:“丁记者,我喝的不少了。”
  彭长宜说:“这次我不挤兑你们了,随意吧。”
  没想到邹子介喝干了,坐下后,说道:“我喝不了。”
  支书说:“小子,喝不了了也得喝,你刚才敬丁记者,说是这么多年,她是咱们当地第一个采访你的记者,那么还有咱们市长,咱们局长,咱们主任,是不是都是第一个,反正我没过你的地里来过咱们这么多的领导。也许他们来我不知道。”
  邹子介端起杯,说道:“支书说的对,江市长是第一个来我这里的大官,而且是不请自来,还关心我,真的给我解决问题,我敬您。”
  江帆站起来,说道:“你喝了不少了,这样吧,一块吧。”

  “一块。”温庆轩也站了起来。
  彭长宜、丁一和支书都站了起来,邹子介就有些站不稳了,他嘿嘿笑着说:“江市长心疼我,怕我喝多了,那行,我就一块敬各位领导了,今天我就是喝多了也高兴。说句酒话,我到别的地方去,真是很受欢迎的,但是,在家门口不敢摆谱,有句庄稼话说的好,骡子大值钱,马大值钱,人大不值钱,我知道为什么在家门口不值钱,是因为我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甚至小时候尿了谁家的炕都一清二楚,我不抱怨什么,谁敢在家门口装大呀?今天我太高兴了,终于有领导重视我了,这样,我连干三杯。以表敬意。”

  邹子介说着,咕嘟咕嘟几口就喝了,小高从旁边赶紧有给他满上,江帆说:“好了,大家一块儿吧。”
  邹子介说:“别,市长,请成全我,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见到咱们县里的大官。农业部专家组来我地里三趟了,鉴定我的品种,我每次都跟咱们市里打招呼,可是没一个领导能来,弄的专家们以为我跟当地政府的关系搞的不好,好在我老师理解我,给他们做些解释工作,一想起这些,我也伤心。支书总说我傻,我有时不全傻,知道谁好谁歹。”
  江帆说:“你是亢州的骄傲,亢州为有你这样的科学家自豪,我今天也说个大话,以后需要政府出面解决的问题,你尽管找我,如果找我不方便,你就找彭主任,好吧?”
  邹子介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他弯着腰,说道:“太感谢了,终于有了靠山的感觉了。”说着,又喝干了。
  大家也都喝干了,邹子介又要给自己倒酒,彭长宜拦住了他。说:“刚才市长也说了,不方便找市长的事,你就找我,我能解决的,咱不找市长,我解决不了的,咱再找市长。说真的,如果不是丁记者,我都不知道北城还藏着个专家,要说采访这点事,让我们宣委领着来就行了,为什么我送丁记者来了,一是丁记者我们从前是同事,再有主要就是想结识你这个专家,刚才我又有了一个想法,将来让老家卖你的种子。刚才让你多喝了两杯,别介意,我这人喝酒好闹。”

  邹子介听后连忙抱拳感谢。
  温庆轩也说:“小丁,你要和邹先生建立长期联系,以后他的宣传报道任务你就包了。”
  江帆跟温庆轩说:“也可以联系一下上级媒体,加大宣传力度,这样的人值得我们宣传。”
  “我们听市长的,下来就联系。”温庆轩说道。
  谁知,这话被邹子介听到了,他说:“中央台农业栏目组的记者刚走,在这呆了两天。”
  江帆说:“温局,我们反应滞后了。”
  温庆轩说:“是啊,责任在我,我没能及时掌握情况。”

  “我觉得小丁这个片子做好后,可以往上送送。”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那天她说同学想跟她一起做,我就给她否了,尽管她是为毕业准备的作品,但我觉得这个有很大的新闻性和报道价值,值得往上送。”
  “可以别太着急,趁着季节先把素材拍了,至于后期的东西好好磨磨,应该有往上送的价值。”
  温庆轩说道:“江市长不愧是首都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什么都懂?对电视也很在行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