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4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张书记,”方少刚拧开矿泉水,并没马上喝,接着说:“看来张书记对最近的楼市不太满意啊!”
  坐在轮椅上的胡一白笑道:“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感觉有点贵,呵呵……”方少刚说得很轻松,摆手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其实他已经把想要说的话传达出来了。
  对面的冯亮程走过来,刚才他与方少刚打了一场球。
  冯亮程佩服地说:“方市长,您可真是好体力,我都不如您!”

  “冯总,我看您是太客气了!呵呵……”方少刚走下场,笑道:“老了就是老了,动一动全身酸疼啊!”
  “真没想到方市长的网球打得这么好!”伊凡赞美道。
  冯亮程笑道:“胡夫人,有没有兴趣上场与方市长打两球?”
  伊凡刚想说话,不料方少刚摆手道:“先休息一下吧。”
  伊凡可爱地厥起红唇,娇憨地说道:“哎,好没面子啊,方市长不赏光,看来没把我放在心里哦!”说完,还顽皮地摊开双手,那撒娇的表情别提有多漂亮了。

  “呵呵,一会儿,一会儿的……”
  方少刚擦着额头的汗水,眼角悄悄瞄了伊凡两眼。一袭白色的网球装,白t恤搭配小粉裙格外惹眼,祼露在外的手臂光滑如玉,一双美腿,修长笔直,惹人无比遐思。这样的一位美人,又懂得讨好男人,方少刚还真佩服起胡一白来了。
  “方市长,下周有空,我建议把张书记一起约出来,我们打打高尔夫。您也帮我说几句好话,希望他支持我进军地产业。”胡一白客气地说着。
  方少刚点点头,苦笑道:“我们的张书记……怎么说呢,还是有点保守啊,呵呵……”
  “谁知道呢,我看张书记对我们有点看法啊!”伊凡无奈地摇摇头,娇气地说道。
  “唉,也不能这么说张书记……”方少刚摆摆手。

  “方市长,前几天我朋友送我一幅画,我也不懂得欣赏,您帮我瞧瞧……”胡一白说着,一挥手,身后早有人送来了卷轴。
  打开,方少刚仔细一瞧,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这是一幅失传多年的张大千山水画。能从胡一白手中拿出来,自然是真品了!
  “好画,好画啊……”方少刚赞不绝口。
  胡一白把画卷起,笑道:“我们也不懂得欣赏,既然方市长懂得艺术,我看就送给您吧,放我这里也浪费了。”
  “不不,君子不夺人所爱啊,呵呵……”方少刚笑着拒绝,十分的坚决。
  胡一白也不强求,无奈地说:“既然方市长如此见外,那就算了吧。”
  其实胡一白拿出这副画,只是一种试探,他没想过方少刚敢接受,但只要他不反感,那就说明他乐于和自己交朋友。胡一白清楚方少刚与其它官员不同,他不爱女人,不爱财,爱的只是权,这样的官员是不好搞定的。
  这时候伊凡起身,撒娇地拉着方少刚的手臂说:“方市长,是不是可以陪我打两场了?”
  “好吧,那我就陪你打两场!”方少刚感觉手臂滑滑的,拿起球拍在伊凡的拉扯下,走进了球场。从后面去看,伊凡的左乳紧紧地压在他的背上。
  望着伊凡的表现,胡一白微笑点头,心想身边多亏有这么一位助手,方便了与方少刚、张清扬的接触,看来几年前的安排是正确的!伊凡,天生就有一种狐媚的潜质!
  冯亮程看见胡一白盯着伊凡发呆,笑道:“胡哥,嫂夫人可真是媚力无限啊,哈哈……”
  胡一白浅浅一笑,说:“房产这块就交给你了,展览会地块,一个要拿下,不计成本!”
  冯亮程点点头:“我办事您放心!”
  自从胡一白整合了南海的地产行业之后,就把这个大集团交给了冯亮程来运作。作为生意上多年的伙伴,他自然信得过。

  球场上,网球飞舞,产生了一条条美丽的弧线。
  伊凡的球技不错,与美女打球自然是一种享受。方少刚望着她跳跃的身材,露出的雪白腰肉,就连不好女色的他,都感觉赏心悦目。
  一场球结束以后,伊凡美丽的脸上布满了红润,那额头泌出的细小汗珠,令男人见了无不都会往某件事上面去想。
  胡一白提议去吃西餐,方少刚不置可否,被大家引领到了一家正宗的法国菜馆。席间,冯亮程在胡一白的暗示下,聊到了房地产业,他笑道:“现在随着房价上涨,都在骂我们房产商,其实我们的利润不高,物价上涨后,各种支出也增加,就说银行的利息吧,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
  “方市长,您怎么看待现在南海的房市?假如南海的房价也挤身为全国一线,那样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伊凡为方少刚倒了一杯酒,装作房地产白痴似地问道。

  “其实房价上升是一个好现象,只要不过快。”方少刚含糊答道。
  “亮程,陪我去一下洗手间。”胡一白有意留给伊凡与方少刚单独谈话时间。正好他身有残疾,还真需要有人陪他去洗手间。
  等他们走后,伊凡笑眯眯地说:“方市长,其实说心理话,我希望房价在涨得快一些。房地产发展有利于江洲全市的各行各业啊,您也要支持我们!”
  方少刚不可能回答伊凡什么,只是笑笑说:“无论怎么样,还是应该有一个上升的过程……”
  伊凡点点头,懂得了方少刚的意思。其实说白了,方少刚也不反对房价上涨,但是他希望伊凡等人的做法留有缓冲,不要直线上升、人为操纵过于明显。
  送走方少刚以后,胡一白夫妇也坐专车回到家中。在路上,胡一白捏着伊凡的手,问道:“你感觉方少刚对我们进军地产业,是什么样的态度?”
  “他啊……呵呵,要我看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他不想参与过多,但也希望房价上涨,这应该是他与张清扬的执政差别。”
  “方少刚……老派干部的思想啊!”胡一白说道。
  伊凡点点头,没有说话。
  胡一白接着说:“虽然方少刚这边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但是张清扬那里……我觉得还是要和你的张大哥保持好关系!”
  伊凡瞪了胡一白一眼,苦笑道:“我都是结婚的人了,还怎么能和他保持好关系?想当年……他都没理我!”

  “你们不是兄妹吗?”胡一白眨眨眼睛。
  “先生……”这时候,前排副驾驶上的女保膘回头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发现后面有人跟着我们。”
  胡一白与伊凡闻言,同时回头瞧了瞧,却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你确定?”胡一白问道。
  “那辆白色的大众,”女保膘说道:“肯定是在跟着我们。”
  “随它好了,有空查查他,看看谁想跟踪我!”

  “好的!”女保膘认真地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