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7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这两年来你要不是心疼我,早就不会这样忍了……”“不要说……”说着两人也都哭起来,在家里面,每当吴丽娟为自己的屈辱而哭时,赵勤东也都会陪着。赵云海在高斗镇里就是一土皇帝啊,有权有势,特别是在县里有人。面对这样的一个畜生,一个铺天的家庭能够有什么选择?镇里不少的女人都选择自己忍着瞒下来吧,镇里不少男人也都在这一问题选择回避,没有将那一层给捅破吧。吴丽娟觉得自己当真对不起男人,他能够和自己一起来承担这样的欺辱,就是最好的男人了。

  想到这些,想到不能够放过那畜生,吴丽娟心里有种一死相拼的决然:这封实名举报信,就让自己来签名吧。
  有了这样的决然,吴丽娟觉得自己要和男人再好好地爱一回,或许,将举报信送出后,夫妻俩就会有着巨大的变化,甚至阴阳相隔的事都有可能。
  平时自己也很少用嘴来帮自家男人弄的,反而是那畜生,多次强逼着要自己做那恶心的事,几次想将他那狗东西一口咬下来。可赵云海却是知道她的心思,威胁着只要她有那心会让他们家和家人全都弄死。吴丽娟知道他说的出也做得出的。
  这时,两人在沙发边商量着这样的事,决定后吴丽娟站起来,拉着赵勤东。赵勤东也就顺着站立起来,吴丽娟往浴室里走去,两人也都默契着要将身上的污垢冲洗。进浴室里,吴丽娟将衣裙都解去了,赵勤东先前才弄过一回,此时就算面对老婆的**,一时间也还没有强烈的反应。冲着水,两人相互给对方洗抹着,赵勤东虽还在拉耸着,但也是有点兴致了,只是那东西休息时间还没有过不肯配合。

  洗好了,吴丽娟帮他擦干水,手搂在赵勤东的腰看着他,眼里的浓情与关爱赵勤东自然能够体会的。两人亲着对方,吴丽娟的手也就探摸到他的那还没有起色的拉耸。摸抚一阵,见男人有些味道了,吴丽娟说,“好人,我们到床上去吧,我要你把我弄死,往死里弄……”说着贴在男人的耳边,吮吻着他的脸颊、耳垂。
  赵勤东也就在活动老婆的意思,两人决定要做实名举报,有多大的风险自然能够想得到的,此时,好好地过上两人之间的生活,就有种决绝与诀别之意。
  到房间里,房间不大,放一张床后也就没有多少空间,床边有一张书桌,另外就是吴丽娟的梳妆台。平时住在里面也就觉得这样小一些的空间,对两人说来有着更多的安全感。赵勤东要将吴丽娟抱起来放到床上,两人都有过连续作战的经验,时常在第二次弄时,赵勤东会将吴丽娟的腿放到书桌和梳妆台上,这样她也不会因为要举着双腿而感觉到吃力,使得失去了一些感觉。
  可吴丽娟却不肯到床上去,推着赵勤东要他先去,赵勤东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意思,也就到床上去了。吴丽娟随后却扑上来,亲着他那还没有坚挺的东西。知道老婆的意思,赵勤东将手插进她的头发里爱抚着,也抚摸着她的脸。在她的努力下,赵勤东自然在受用她的极致温柔里刚强起来。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也感觉到老婆的心意,赵勤东坐起来,让吴丽娟躺着,自己伏上去。
  吴丽娟腿间虽清洗过,但之前留下的还有些液汁,加上她情浓意蜜,也就极容易进去的。随即,两人就拼命起来。吴丽娟等他弄到狂欢之时,叫起来,说着要男人将自己弄死才满意。
  两人这一夜的决绝的一夜,也是疯狂至极的一夜,要把以后的欢乐都提前预先享用了。做过一回后,两人就在书桌上写着那举报信,将之前的发生的事细致地写出来。写到悲情处,写到屈辱的极致之时,吴丽娟含着泪又来帮赵勤东弄起来,两人再做一回把心里所有的苦于痛,都在两人的拼杀里冲淡和发泄。实际上,做过几次之后,赵勤东都已经无法播撒什么出来,但吴丽娟还是会想办法来刺激着他,让他一次次地有起色一次次地在她身上发泄……

  第三天,柳河县县委大门外张贴出一张榜,上面将这次换届中个乡镇、县里局级的一把手紧张公示,榜上都是副科级以上,总计有三十多人。高斗镇原镇长赵云海赫然在榜上,拟任高斗镇书记一职。这张榜上留下有举报电话,也表示对即将任用的干部进行举报,县委、纪委等会严肃对待这些举报的。
  吴丽娟和赵勤东没有一起离开镇里,赵勤东是借口下村离开的,而吴丽娟则是有工作要到县里来汇报。两人在县委门前聚集后,赵勤东将准备好的举报信塞一封进举报箱里,让站在榜前的几个人看着后,就有些躲避的样子,俨然两人是洪水猛兽一般。
  赵勤东和吴丽娟也知道,赵云海这一天就在县城里,要不是找这个中午吃饭的当口,只怕他都会在左近守着,看是不是有高斗镇的人来举报他。
  两人塞好信,立即就离开了。还要到市里去,要将这举报信送交市里领导才行。县里要是压制举报信,或交回给镇里处理,但市里不可能为一个镇书记而压制这些事吧。
  赵勤东和吴丽娟对市里都不熟悉,李林远倒是到过,也给两人做不少指点。市委市政府不少实权部门及领导,李林远也都还能够说出来,要他们每一个领导那里都送交一封,总会有领导会重视这样的事的。
  柳河县县委书记吴远方正和县人大、政协等领导一起吃饭,秘书何放走进来,见里面的气氛热烈,也就只是看着书记,见书记在各人中间那种掌控娴熟,也就明白不宜将事情就汇报给书记。吴远方也见到了自己的秘书进来,在这一的情况下,秘书进来就表示有必须要汇报的事才会走进来的。何放对于自己的位置还是有着很不错的理解的。
  吴远方对何放暗地点了下头,表示他心里有数,何放也就一脸平淡地出去了。对周围热情的招呼也都一一地回应着,不让对方在心里留下什么来。作为县委书记的专职秘书,在这里面除了几个正处级的领导外,其他的领导对何放都会很客气的,而何放也知道,自己迟早会给书记放出来,不论到局级还是到乡镇,今后离开这一特殊位置后,这些人就是自己的领导了,如今打好基础,今后对自己的发展自然更有利。

  吴远方应付一会,与人大主任田鹏成喝了一杯,又与政协主席也碰了一杯。才将给他敬酒的人们抬手压住,往包厢外走去。到外间,见秘书何放在外不远处站着,显然是在等自己,也就走过去。何放见领导到来说,“老板——”吴远方没有说话只是表示了下,等何放将事情说出来。
  对于分寸的掌握,何放一直都不错,吴远方心里知道出事,只是希望不要太糟而已。不过,到他这一种层次,也能够稳下心来了的。
  “赵书记在等您。”何放没有多说,要带自己老板去见赵书记。赵海是县纪委书记,平时和吴远方关系不错,工作上也能够配合。何放见是赵海找来,心里还是放下不少,纪委那边出什么事,对于他说来没有太直接的责任。
  进到另一个包间里就看见赵海在喝茶,公文包放在桌上。见吴远方进来后站起来,两人也不客气什么,等吴远方坐下后,赵海将一封举报信递给吴远方。吴远方也不说话,将信里的纸抽出来看,脸色不好,赵海说,“惊动市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