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7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哥……”赵勤东足足过了几分钟才说出这句话来,“我知道李哥是为我好,我不想当什么官了,李哥,我想干脆出去打工……”老婆几次都提到要出去打工,回避目前的生存状态,哪怕出去乞讨也总会比这样生存要强,可赵勤东却下不了决心,忍不下这口气,要找机会去清算这一切。然而,眼看这禽兽升官了,县里市里又有人罩着,当真还有机会撼动他?找不到机会,那就选择回避,也是一种生存策略。

  “打工?打工也好啊,天下哪里都可以养人的。”李林远见他说这样的话,这样也好,也算是另一种结局吧。李林远倒是没有什么不甘,知道就算将赵云海给弄下来,对他李林远说来也没有什么机会的,要是给人知道他在背后主使推动这件事,新的领导也不会对他有任何人用的,县里也会视自己为毒瘤吧。赵勤东真要走,自己或许会错过这一次换届,但下一次或许还会有机会也不一定的。什么才是更好的结果?

  将赵云海等一大帮人都挖出来,李林远觉得自己也没有这本事,可看着他们在高斗镇这般折腾,贪赃枉法任性地作为,随意地欺凌干部和村民,心里那种不甘让自己也很折腾。李林远也知道自己算不上是好人,如今在体制里的好人根本就是异类和怪物,到哪里都会让人用怪异的眼来看着的。自己要是站出来,那自己的结局也就是给他们毁灭得一丝气息都不会剩有?自己值得吗?
  “可就这样让那狗日的逍遥,让你狗日的升官再做出坏事来,心里不甘啊。李哥,我什么都不要,就想让那狗日的倒下来啊。”赵勤东说,将桌上的酒杯要强行地从李林远手里抢过来,喝酒、喝酒才是他能够做的事。
  “机会倒是有……”李林远说,见赵勤东不会就这样将一切都放下了,觉得还是将办法说出来,能不能做到,那都是天意了。
  “什么机会?李哥,真有机会我什么都不顾的。”赵勤东说。赵云海在此前是高斗镇的镇长,在高斗镇里还是大族人家,兄弟和家族兄弟好几个,其他的人也就不敢招惹他们,在镇上为恶不少。而此次换届,赵云海给提名为高斗镇书记,要是这一职务担下来,他就将是柳河县的县委常委之一。柳河县如今的常委有两个镇书记是入常的,高斗镇和县城城关镇书记两人。赵云海要是进入了常委,那权势就有了质的变化,而他在两天前就对赵勤东老婆说过了这事。赵勤东和老婆在家里关门哭诉后,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又找到李林远来商讨对策。

  “当真?你下得了这决心?你肯将这两年来的事说出来?”李林远说,这事也只有这样了,“只要你敢站出来,我手里也有些东西,应该能够做成这事的。”
  “怎么做?”
  “举报。”李林远说,“在他升职形成定论之前,有一段时间要公示,有举报机制。这时举报上面就必须要查的。”
  “他县里有人啊,我之前也曾举报过,可不久那些材料就到他手里了。会有用吗?”赵勤东前后三次用打印材料举报过赵云海在任镇长期间贪腐问题,可这些材料都落入赵云海的手里,还拿回来在赵勤东老婆面前炫耀与威胁。
  “这一次不同的,组织上要查,再说,市里那边也会有新的动向。要我说,干脆来实名举报,这样上面不查就不行的了,这也是最后的机会。要是等赵云海入了常,在县里的势力就更大了。”李林远将自己之前的打算都说出来,任由赵勤东自己来选择怎么去做。

  “实名举报?实名……”赵勤东之前就没有想过,实名举报之后要是还没有起作用,那真是天绝人路了,今后要么逃离柳市地区,要么就一死拼命了。“我要回家去商量商量,实名举报,之前的那些事都得写出来,你弟妹会不会承受得起,我也不知道啊……”
  “赵云海这畜生……”李林远不知道要怎么说,过一会,说,“哥这里收集到一些有用的证据,你要有决心,哥也拼了,和你一起实名举报联名写举报信。”
  回到高斗镇,镇政府就在全镇最繁华的街中心处,镇政府修建得早,八十年代就修成了的,占了地。几年前对镇政府进行翻修,修成十几个当街门面来,这些门面就是全镇里最好的门面之一。高斗镇是五天赶集的习俗,而赶集这天四周的村民们都会集中来进行采购与交易,这些门面的效益就非常好。然而,镇政府的门面却以比同类门面出租费用不足四成的价格出租出去了,都租给了赵云海家族的人,其中他哥就占了五间。

  门面出租是在当年前就租出去了的,就算按照当时的租价,也比同等门面的租价要低四成,而且,租期给的是三十年。赵勤东和李林远走回镇里,镇里正是赶集散场的当口,走到哪里都乱,可看着镇政府那些门面,心里就更堵了。只是回到镇里,两人也不敢有什么表露。赵勤东虽说也姓赵,可和赵云海却不是一家族的人,只要赵勤东和谁走得近一些,就会让赵云海的赵家人引起注意的。
  赵勤东和赵云海之间的冲突,赵家人都知道,所以对赵勤东和他老婆吴丽娟都暗地注意或监视着,不能让他们对赵云海有所不利。不过,两年来,赵家的人也算对这对没有什么后背骨的夫妻俩算是看透了,要不是赵云海在升官之际,也不会有人再在意赵勤东两人。
  回到家里,一肚子的恨意此时有些炽燃起来。要不是为了老婆,为了这个已经残破的家,赵勤东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忍受这种耻辱的。只是实际上的情况哪会是外人所想那般简单?就算要真拼命地和赵云海一搏,要将赵云海杀了,那也得先隐忍下来等他少了防备,才会有自己的机会的。但从体力来看赵勤东就不会是赵云海的对手,哪怕再多出一个赵勤东来,和赵云海对攻打杀也打不过。直接硬碰硬地来拼,就算赵勤东给弄死只怕也会白给弄死的,赵家不单是家族的力量强,在镇上也和那些社会流子有往来的,势力也强横得很。

  当然,赵云海的仇人也不单赵勤东一个,其他人也都不敢多嘴不敢出头。老婆时常除了哭最多的话就是用这来说服他,要他忍一忍,忍过几年也就会好的。可那狗日的还是个人吗?
  老婆吴丽娟还没有回家,赵勤东就有些担心她,怕她又给赵云海找到办公室里去做贱。赵勤东和吴丽娟都是高斗镇的普通干部,结婚才三年,还没有孩子。吴丽娟算不得有姿色,只是腰细一些,屁股也有点翘,**不算小。平时话虽不多,但在行政口里工作两三年后,也是能说能听的了。平时与赵勤东在家里也肯说,做夫妻俩人之间的那事也主动,怕男人对她有什么疑惑误会。
  镇里上班的女干部不多,能够拿出来看的也就更少些,吴丽娟换算过意得去,镇里有什么接待的事,也就少不了她。特别是一些检查,有上面领导来时,更是如此。不仅要将迎接检查的准备工作要做到位,领导检查后还要陪酒给领导敬酒凑趣。这样的事也不单是吴丽娟一个,镇里的女干部也都有这样的自觉性,更有的想要这样的机会,在领导面前表现,好得到提拔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