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7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咬住书本,虽说还不能够完全将不受控制的呻吟完全堵住,但不会高声叫出来的。徐燕萍自鸣得意,看着杨秀峰眼里就有着让他更加疯狂的眼神儿。见到她这样子,杨秀峰果然疯狂起来,狠命而高频率地进攻起来,每一次的攻击都攻击到最为敏感的核心处。
  徐燕萍已经难以承受,但此时的杨秀峰也不再多有顾虑,徐燕萍一直咬住那书本,嘴里呜呜的声音也听不出具体意思来,但杨秀峰也知道,感受到她的变化。她由喜欢、疯狂、高峰、坚持、抵御到无奈承受,最后到无力承受时,杨秀峰终于再一次播撒出来。
  看着他的得意与满足,徐燕萍既是幸福又有些恨不得咬他一口的意气,只是这时确实是没有半点力气动了。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这样强的战斗力,或许是他平时给憋住了?那种释放之后的欣喜与飘然感,徐燕萍也是感觉到他的满足的。
  将她从办公桌上扶下来,徐燕萍终是找到机会掐住他的肉,狠命地掐着可她却真没有了力气。杨秀峰看着她那样子还在傻笑,让她心里更加难堪,挥手捶打他的胸膛,却听他说,“再闹又会来劲的,到时你可要负责。”徐燕萍真有种爱深之感,男人对自己这般那也是真心意切才会有这样的。任由男人帮着穿上衣裙,两人也不可能在办公室里就睡一夜,第二天肯定会有很多迹象让人看出来的。

  徐燕萍想,第二天至少要能够见到陈静都不露出破绽才能够出去见人,这时就得找一个地方安静地休息。已经是下半夜了,从办公室里回到车上,徐燕萍怨言声起,说要不是再给他弄,哪会这般不堪?明天真要见人怎么能够见?再说走路时表示方便都还是两说,趴在杨秀峰腿上,徐燕萍哪还有一点市长的样子?纯粹一个被爱到极点的小女人。
  到宾馆里开了房间,杨秀峰抱着她去冲洗淋浴,徐燕萍却担心他还要,可又不想将他赶走,甚至自己也就像这依靠着他、躺在他的怀里才会安稳的。两人洗浴之后,杨秀峰倒是不再使坏,也知道该休息了的。第二天他或许能够睡一天或半天,但徐燕萍却不行的。
  将她抱到大床上,说,“你睡吧,安心。”“那你呢。”心里怕他就次离开,怕醒来后就是一个人,会将之前发生的事变成一个梦。
  “我也睡。”杨秀峰其实也怕,睡醒后的徐燕萍会回到她一市之长的角色里去,而对待两人发生的事变得冷漠。
  明天会怎么样?
  “喝酒,喝酒。”赵勤东说,脸上的神情格外地苦。和李林远一起到县城里来,却不料说着一桩让他最心痛的丑事,可心里的恨就算有杀人的冲动,但又能够如何?也就李林远和他说起来没有翻脸,要是其他人提及这事,铁定要和人拼命的。赵勤东不想再深谈这一件事,就想多喝几杯嘴了后也就不再苦恼。
  李林远手将杯子罩住,却没有说话,知道李林远的心情。但今天无论如何,要将他这心底的伤疤揭开来,哪怕就血淋淋地让他受不了,也得很新来做这样的事。李林远要想达到目的,这也是无奈的选择,知道这样会将赵勤东伤了,甚至今后会将两人之间的好几年的情分都了结一空,但这件事也只有从赵勤东身上做起。李林远狠下心思做这件事来,也有一半的用意是为赵勤东,对自己是不是真能够得到好处,李林远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做下来,或许就会成为全县甚至全市的对立面,自己与赵勤东都将万劫不复。

  不赌这一赌,今后心里怎么会忍得住这口气?他也担心事情发展下去赵勤东会走到杀人的那一地步的,看着赵勤东越来越阴沉的脸,这样的事情出在任何人身上,都将会给逼得疯魔起来,真到狗急跳墙反咬一口时,受害最大的也将是赵勤东啊。
  有时候在李林远心里也是矛盾,两年前他就看出来事情不对,但赵勤东不肯说出来,外人也只能够猜测。就算有真实的证据那又能够怎么样?民不告,官不理,这是一种大家都认可的事。
  “李哥,你就让我喝吧,喝醉了好。”赵勤东虽喝了两杯而已,但却还没有什么酒意,但他的精神状态很差,这两年来对他的折磨够多了的吧。赵勤东也就是在李林远面前能够袒露出自己的苦楚与仇恨,能够喝酒一醉来暂时解脱的。回到高斗镇里不但要隐藏著自己的恨,装着根本没有那回事,回家后更要装着轻松免得刺激了老婆,而使得她走极端会将命都不要了的。
  “喝醉了要是能够解决这事,我情愿让你醉十天十夜……”李林远的手不肯放开,“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和弟妹都是难以选择,不是当哥的心狠逼你走这条路啊。那狗日的要是再升了官,还不得更加猖狂?今后你和弟妹会过神没有的日子?”
  “我、我、我杀了他!”赵勤东说起狠话来,当然,真到那一步他也做的出来的,人生活着要是真没有什么指望了,没有任何盼头了,还有什么事做不出的?这个念头在赵勤东脑子里早就盘踞了两年多,知道事实的那一晚起,这念头就有了的,甚至将各种情形,自己要怎么来应付都想得通透,真要去杀人,就算不顺利也能够达到目的的。
  “杀了他那时便宜他呢,”李林远说,今天这事得说透说通才行,“知道他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那就是眼看已经上到书记的位子了,得意之时将他堂堂正正地拉下来,将他在镇里所做的恶事公诸于众,让人人都唾弃他,才是对他最大的打击……”
  “我知道、我看了两年了,我知道啊。”赵勤东说着有些喃喃不清,心里却在想,要做到这一点哪有他的机会?“他在县里、在市里都有领导帮他说话,罩着他……”
  “是啊,他要是在县里没有人支持他,他要不是在县里行贿跑官,也不会这样猖狂,也不会这样被提拔。可要是让他这次坐稳了镇书记的位子,高斗镇将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比我更知道他的贪婪和猖狂无忌的。”李林远说,看着赵勤东那有些变形的脸,心里也不好受,可这件事要不做,不仅赵勤东今后可能走向绝路,自己也会没有一点出头的机会啊。自己就算这样过一辈子都认了,赵勤东真要和他拼死,划算吗?自己心里也不会就此安宁的。

  “李哥,想来想去还是杀了他干净。”
  “不说这话,斗气的话就不要说,也不要去瞎想。为这个禽兽,弄得家破人亡,不值得啊。再说,你们赵家都还没有留下根来,你就不怕去见先人?”李林远对赵勤东要说的话都说过了,只是,真要说服他却不容易,换一个冲动的人只怕早就不是今天这局面了的。赵勤东也就因为这样,才使得李林远觉得要这样做。
  “我——”赵勤东心里再次痛起来,脸上和脖子的经络明显地鼓胀起来,眼里的狠劲和紧咬着的牙都将他那种要爆发的状态显露出来。
  “不要做傻事……”李林远手抓住赵勤东的胳膊,“你要信得过哥,就听哥一句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