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顿别具风味的午餐,煮玉米、煮花生、煮毛豆,凉拌茄丁尖椒苏子叶、黄瓜蘸酱、蒜末烧葫芦片、素烧丝瓜、韭菜炒鸡蛋、还有邹子介做的一道拿手菜——酥炸玉米粒。

  邹子介说,这道菜是献给丁记者的,大家立刻鼓掌。
  彭长宜打趣说道:“那进献者和受献者得喝一杯。”
  邹子介立刻端起一杯啤酒,跟丁一碰了杯,说道:“丁记者,我敬你,你是咱们本地第一个来采访我的记者,看到你,比看到中央台的记者都高兴。”说着,他一饮而尽。
  丁一说了一声谢谢,就喝了一小口。刚要放下酒杯,就听彭长宜说道:“不行,干了。”

  丁一瞪着他。
  彭长宜说:“你还想深入采访不?还想获取更多的素材不?想的话,就拿出诚意来,干掉。”
  邹子介说:“呵呵,女士可以不干。”
  “女士就可以不干?”彭长宜盯着邹子介问道。
  邹子介笑了,说道:“这是常识,尊重女士的意愿,她可以不干。”
  彭长宜说:“你太书呆子了,除去酒,她哪样都不比咱们少吃。”
  邹子介笑了,说道:“彭主任真幽默,我替她干吧。”说着就要拿她的杯。
  彭长宜说:“等等,跟女士套什么近乎,我还想替她喝呢?你的杯倒满了。”
  小高一听,立刻就给邹子介倒满了酒。
  支书说:“据我所知,喝啤酒不是子介的长项。”
  彭长宜说:“育种是他的长项,别人都不会,要比就比短项。”

  江帆笑了,心想,彭长宜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老实的邹子介喝多。
  邹子介笑笑,不说话,看得出,他不善于在酒桌上的应酬。
  彭长宜见邹子介的杯子满了,就低下头,伸出手,示意他们喝了。
  邹子介端起就要喝,支书发话了,说道:“子介,哪有一人喝的道理?”
  邹子介看了看丁一面前的酒杯,说道:“自己喝就自己喝吧。”说着,就喝了。

  彭长宜示意小高,继续给他满上,然后又是低下头,伸出手示意他继续喝。
  邹子介笑了,说道:“我不明白?”
  彭长宜这才看着他,说道:“有什么不明白的?”
  邹子介说:“我一人都喝了两杯了。”
  “你愿意,喝八杯也白喝。”
  “哈哈哈。”江帆和温庆轩都笑了。
  支书笑着说:“你个傻小子,就知道你得是这个结果,彭主任的意思是接着刚才那个意思喝,你敬丁记者,你们俩都得干了,丁记者也干,不然你喝多少都白喝。”
  彭长宜冲着邹子介,认真的点点头:“是这个意思。”
  邹子介为难了,问丁一:“喝得了吗?”
  邹子介说:“丁记者喝不了。”
  彭长宜说:“那不是我管的事,我只是负责监督你们俩的杯子见没见底。”
  “那我还是自己喝吧?”
  支书这时站起来,刚要说话,彭长宜不客气的说道:“你坐下,别搀和,要不你陪着。”
  支书说:“我不搀和他们的事,我想敬彭主任。”
  彭长宜示意他坐下,说道:“有这么办的吗?心疼他了?不就是在你们家吗?”彭长宜白了他一眼。
  江帆和温庆轩又都“哈哈”大笑了。
  支书悻悻的坐下了,他早就知道彭主任的酒量,也知道他在酒桌上不是善茬,只好看着他们,不敢在给邹子介解围。
  邹子介又端起酒杯,看着丁一,说道:“丁记者,这样,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行吧?”
  彭长宜说:“她喝剩下的谁喝?”
  “我喝。”
  彭长宜扭过头,心想你个犟驴,我非让你喝多了不行,你以为谁的酒你都可以喝吗?这个桌上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喝她的酒,我惹不起那个人,还惹不起你?
  邹子介果然又把一杯酒都喝了,他连着打了两三个嗝。
  丁一有些气科长,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喝酒,还这样瞎搅,况且,邹子介一看就是实在人,估计只要他不趴下,彭长宜让他喝多少他就会喝多少,而且只要不趴下,他是不会攀丁一喝酒的。
  这时,彭长宜看了丁一一眼,伸出手,向上挥挥,意思是让她喝了。
  丁一瞪着他,没动。
  彭长宜说道:“该你了。”
  丁一说:“您要陪着我就喝。”
  彭长宜连连摇头,说道:“这里只有一个搞育种的,我不陪。”

  江帆和温庆轩哈哈大笑,温庆轩说:“彭主任,女士都发出邀请了,你就陪一杯吧。”
  彭长宜说:“我刚才都说了,这里只有一个搞育种的,我不陪。”
  邹子介问支书:“什么意思?”
  支书说:“你真是愚钝到家了,这还听不出来,搞育种的,傻。”
  “哈哈。”大家哄堂大笑。
  彭长宜自己也扑哧笑了。
  邹子介说道:“我的确傻,不过傻点挺好的,省心,如果什么事总琢磨得与失,会浪费许多时间的。”我不是真傻,是没有时间精。”
  彭长宜一听,端起酒杯,说道:“你这话我听出是什么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傻,是没时间精,对不对?我很佩服,我敬你,还有丁记者。”
  丁一说:“没有我的事。”

  彭长宜说:“你别耍赖了,人家邹育种都喝了三杯了,你那一杯还摆着呢?自点觉吧。”
  江帆说:“我说一句公道话,这杯酒,的确没有小丁的事,是你有感而发敬的专家,和小丁没关系。”
  彭长宜一听,没脾气了,江帆说任何话在他心里都是有一定分量的,他说:“我接受市长的批评,这杯没你的事,刚才的账一会再算。”
  说完,跟邹子介碰杯,两人就都干了。
  日期:2017-04-09 07: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