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正在西头地边摘毛豆,他没有听清他们的对话。

  丁一看了江帆一眼,发现他正看着自己,脸不由的又热了。
  江帆关切的说道:“你的脸的确晒伤了,很疼吧?”
  丁一说:“不疼,就是烫,跟被火烤着一样。”
  “对了,好像他屋里有冰箱,我看看有没有冰块,你用冰块敷好点?。”
  江帆说着就迈开大步走进了邹子介的屋子,两手空空的回来了,说道:“没有,接着用凉水敷吧,我去给你抽凉水。”说着,把盆里是水倒掉,又来到电动水井边,合上电闸,等塑料管里的水流了半天后,才把脸盆放在水管下,这样接的水最凉。

  江帆把脸盆给她端了过来,放在凳子上,说道:“把毛巾给我。”
  丁一看了一下四周,就见温庆轩还在往簸箕里摘毛豆,小声说道:“注意影响了,你是市长……”
  “哈哈。”江帆大声笑了,然后小声说道:“怎么这么不仔细,把脸晒成那样?”说着,递给她凉毛巾,然后又说道:“采访完后记着跟我走。”
  丁一“嗯”了一声,就用毛巾捂住了脸。
  江帆笑了,他知道,她的脸上肯定又增加了红度和热度,为了不让她紧张,就问道:“采访的怎么样?”
  丁一拿下毛巾,说道:“太出乎意料了!”
  “这个邹子介太不简单了。”随后,就把她了解到的情况,简要跟江帆介绍了一番。
  江帆不住的点头,暗暗佩服。
  丁一说:“我真庆幸能找到这么一个素材,我对这个毕业作品充满了自信和期待。”
  “那就好,祝你成功。”
  这时温庆轩端着簸箕走了过来,说道:“小丁,咱们周围有许多的新闻素材,都有深挖的必要,比如,江市长从自己的市长基金里拨钱,让马路改道,为老树让路,我上次跟你说过,这个就很有报道的价值。”
  江帆说:“温局,千万别再炒这事了,到此为止,回头大家都知道我有市长基金就不好办了。这本来就是一个城市管理者该干的事,如果反复炒作就会让人生厌的,这一点你们一定要把握好尺寸,我记得上次我就说过了。”
  温庆轩很欣赏江帆这种态度,他说:“我知道,我是跟小丁在介绍一些咱们这里发生的新闻事件。”
  丁一说道:“市长,您能不能给邹子介点钱,支持他一下?”

  “看看,来了吧,刚说完,刚才的话还没被风吹干呢?”江帆说道。
  温庆轩也笑了,说道:“我们小丁好心肠,同情弱者,不过小丁啊,一会这话千万不能当着支书和邹子介的面说,不然市长就被动了。”
  “我知道。”丁一看了江帆一眼,心里有些忐忑,她后悔不该提这么一个问题,让市长为难。”
  这时,邹子介的嫩玉米掰了回来,支书和彭长宜的花生也刨了回来,小许拿出一个大盆洗花生,邹子介就剥玉米。

  很快,邹子介就点燃了外面一个灶台,他烧开半锅水后,就把剥的光光的玉米穗放入开水中,煮了十多分钟后,把熟玉米捞出,把锅里的水掏干净后,又舀了半锅水,把花生放进去,添加了花椒、八角、茴香、桂皮、盐等调料后,用大火煮开后,填进一灶干树枝后就不再管了,而是小火慢煮,为的是调料能够入味。
  江帆看着散发着诱人清香的煮玉米,说道:“这就是你为美国人培育的鲜食玉米?”
  “是的。是的,鲜食的品种有很多,但是我这个最糯,最甜,甜度超过美国的同类,所以这个品种是他们比较品种,想要买断。”
  “好吃吗?”
  “当然好吃了,您尝尝就知道了。
  “那是不是你就可以缓解一下困难了?”
  邹子介苦涩的笑了一下,说道:“永远搞发明的人赶不上经营的人,他们想买断,我目前还在犹豫。”
  “为什么?”江帆有些不解。
  “呵呵,我思想有些迂腐,可以说有着时代的烙印,这也可能是我不善经营的一个致命弱点。我之所以犹豫,是觉得将来这会是一个很大市场。”邹子介说道。
  “会有多大?”
  “无法想象,以后的人们会越来越崇尚健康自然的生活方式,你们在肯德基、麦当劳吃的烤玉米,都是这种鲜玉米,经过保鲜技术处理过的,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我不想给美国人的原因就是想将来国内能够开发这个市场,尽管研究者赚不到什么钱,但是经营者却可以赚到丰厚的利润,呵呵,我还有点老思想,不想让美国人占领这个市场。”邹子介说道。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能够研究培育出来,美国人也照样能够研究培育出来,只是时间的关系,再有,在现阶段的中国,人们刚刚解决了温饱,这种鲜食的粮食作物会不会有市场?会有人来做你这个项目吗?还有,你如果错过了这次合作的机会,是不是就意味着永远失去机会?因为,把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是每个科学工作者的终极目标,尤其对于你这样自费搞育种的人来说,我觉得生存才是万全之策。”江帆说道。

  邹子介说道:“江市长,你说的很对,老师也这么说我,这也是我目前犹豫的原因。不错,正如你说的那样,目前在国内,这种鲜食食品的确还不被人接受,另外也需要有技术和资金的支撑,我联系过国内几家大的食品公司,他们都看好这个项目,但是撬动市场却很难,难不在资金和技术,主要是人们的消费观念和市场营销上。我为什么搞了这个品种,就是小时候的饿肚子的记忆,那个年月,每当到了这时,都是口粮青黄不接的时候,有的时候就去地里偷跟苞米,夜里偷偷煮了吃,呵呵,现在还留恋煮玉米的味道。又去吃了肯德基的煮玉米,口感太差了,这才捎带手培养了这个品种。”

  他说着,就递给他们每人一根玉米,说道:“尝尝这个,口感很好,我增加了它的糯度,也就是黏度,美国人看中的就是这个糯。您可能体会不到,一个品种从研究培育到通过国家审查鉴定,这其中经历的艰辛外人是体会不到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你听说过哪个父母愿意卖自己的孩子,换那么一点微薄的银两?不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也有,我不是也卖过专利吗?这个粘玉米我不愿卖的原因就是看到了它的市场前景,不然我研究它干嘛?可是,没人认可,没人肯做这个项目,这种痛苦有时比卖孩子还难受。”

  “是啊,我能理解,但是你如果现在不卖,兴许明年就会被同行或者美国人超越,可能还会比你这个品质更好。”
  “这个暂时不会有人超越,因为育种这个活儿不是在实验室能够完成的,必须经过日夜交替时间积累才能完成,即便有人现在拿走我的材料,马上培育,也是需要一定的过程的。美国同行的确在搞,但是美国人买他们自己人的品种,价钱会比我们高出好多,他们是最讲效益的国家,我准备再等等,如果能在国内给它找个婆家是最好的了。至于您说的个人生存问题,最起码我今年的经费已经凑足了。”邹子介很满足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