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从场院方向传来彭长宜的高呼声:
  “收工了——”

  “该吃饭了——”
  邹子介说道:“咱们回去吧?”
  丁一点点头,跟着邹子介穿过玉米地,往回走。
  邹子介很绅士,每次都会给他扒开玉米叶,防止她被叶子划伤。

  等他们走出来后,丁一就看见了江帆和温庆轩也坐在院子的葫芦架下,她摘下草帽,走到葫芦架下,跟江帆和温庆轩打了招呼。
  彭长宜就给邹子介介绍了江帆和温庆轩,邹子介和他们一一握手后说道:“江市长我认识,在电视上,温局长是第一次见面。”
  “温局长是管电视的人。”江帆说道。
  邹子介嘿嘿的笑着,不知说什么好。
  支书说:“小邹,市长和局长都来了,你准备怎么招待这些领导和贵客?”
  邹子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着说:“去饭店。”
  “刚才彭主任说不去饭店吃,就在你家吃。”村支书说。
  “那怎么行,我除去老玉米什么都没有。”邹子介急忙说。
  丁一说道:“那就煮玉米吧,最喜欢吃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也太奢侈了,你吃这里的玉米,吃一根等于吃了一亩地的庄稼。”
  邹子介认真的说道:“呵呵,让您说着了,我这里还真种着鲜食的玉米,是专为美国人研究培育的,试种了一部分,我去掰。”说着就要走。
  支书说:“傻小子,你还真信,难道就给领导们吃玉米吗?”
  邹子介又摸着后脑勺说:“那怎么办呀?”

  丁一感到这个邹子介的确很纯粹,纯粹的有些人情世故都不懂,也可能是和他长期躲在玉米王国里,从事玉米研究有关吧,不谙世事。
  “怎么办?我正要问你呢?你在搞几年研究就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了,好了,一会儿你嫂子就来了,去看看碗和筷子够不够吧。”支书数落着他。
  邹子介嘿嘿的笑着,说道:“呵呵,嫂子做饭最好吃了。”刚要进屋查看碗筷,扭头看见丁一满脸通红,就说,“我先给丁记者弄点井里的凉水,洗洗脸。”说着,就合上电闸,从井里抽上一盆凉水,放在丁一面前的凳子上。
  江帆早就注意到丁一晒的通红的脸,薄薄的嫩皮,简直一触就破,就会有血渗出来。他说:“小丁,你憋气,把脸扎在水里,这样可以迅速降温,还可以治疗晒伤。”
  “嗯。”丁一双手捂住头发,刚要把脸扎进水里,邹子介说:“那我就把脸盆的水加满。”说完,就将刚才抽出来的水倒满了一脸盆。
  丁一深深吸了一口气,果真把脸扎在水里,立刻,凉凉的水抚慰着灼热的皮肤,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冰爽舒适,她连续做了几次,直到感觉脸不那么疼了,才抬起头。
  邹子介早就给丁一预备好了新毛巾,丁一把毛巾浸湿,敷在脸上。
  这时,温庆轩的司机小高开着车回来了,大包小包拎了两袋子东西,还有两捆啤酒,原来,他去采购食物去了。
  坐在葫芦架下,几个人临时动意,不去饭店吃饭了,就在这里吃,因为邹子介这里种了好多时令蔬菜,从玉米授粉之日起,邹子介就会雇一些人帮助干活,授粉,除草,浇地。这些菜就是这些人种的。
  丁一见小高买来熟食,就说道:“我去切菜。”
  小高说:“不用切,都切好了,只需找盘子装上就行了。”
  邹子介回屋去找盘子,丁一也随后跟着进屋了。
  邹子介打开一个橱柜,揭开一块白布,露出了盘子和碗筷。
  丁一发现,尽管邹子介和庄稼打交道,但是他的屋子却收拾的井井有条,这些碗筷洗的干干净净,而且那块白布也是纤尘不染,不由的暗暗敬佩。
  邹子介搬过来一张大圆桌,摆放好八个小圆凳,丁一把所有的空盘子空碗都放在桌上,最后数了数,筷子不够。
  邹子介说道:“筷子不够好说,我们用树枝。”
  “树枝?”丁一反问道。
  “对,树枝剥掉皮后最干净的了。”邹子介说道。
  小高说,“我去弄树枝。”
  这时,温庆轩摘下一个嫩葫芦,说道:“我一会来个素烧葫芦片。”

  江帆把啤酒打开,放进刚才的凉水桶里。
  彭长宜去地里摘了黄瓜和茄子,还有苏子叶和香菜,嫩萝卜缨,彭长宜可能是闻到了香菜的味道,不停的打着喷嚏。
  江帆笑着说:“既然闻不了那味道,就不要弄了。”
  彭长宜说:“我这不是为人民服务吗?”说完,又接连打了四五个喷嚏。
  丁一和小高把已经切好的熟食装在盘里,丁一数了数,说道:“不能把空盘子全都用完,,呆会还有凉拌菜和炒菜,就没盘装了。”
  邹子介说:“好办,我去找盘装熟食。”说着,他来到地边,扯了几片嫩玉米叶,在泡啤酒的水桶里洗干净,然后从屋里拿出一把剪刀,将玉米叶剪成四片,对折后,用草梗围着穿成一体,又用牙签固定住,一个玉米叶的方盒子就做成了,丁一就把羊杂肉装进这个玉米叶的盘子里,邹子介又做了三个这样的“盘子”,四个凉切肉就都装进了这样的盘子里。
  众人打量着这四个玉米叶“盘子”,立刻,餐桌上就有了一种返璞归真的田园风情。丁一笑着说:“这个你也应该去申请专利。”
  邹子介说道:“这不是我的独创,我们在海南,经常带着酒菜就地聚餐,谁都不带盘子不带筷子,就用这个办法装熟食,用树枝当筷子,既干净又环保。”
  “呵呵,真有办法。”江帆说。
  这时,支书家属骑着自行车赶来了,她用一块屉布兜来了十个金黄色的玉米面的菜团子,说是刚出锅的。
  支书说:“好了,咱们就等着吃了,一切交给她吧。来,小丁,快坐下歇会,邹子介这个小子也真不懂事,带着丁记者站在地里那么长时间,看把她人晒的。”
  邹子介看着丁一,嘿嘿的笑着说:“你的脸明天就会脱皮了。”
  丁一瞪大了眼,说道:“真的?”
  “嗯,你回去买点烫伤膏抹上。”
  “有那么恐怖吗?”丁一摸着脸说道。
  “有,你的脸皮太嫩了。”
  丁一感到脸非常烫,她又将毛巾浸在凉水里,敷在脸上。
  江帆说:“你说你有鲜食玉米,现在能吃吗?”
  邹子介说:“鲜食玉米下来的早,我种的晚,所以现在吃最合适,我这就去掰。”说着,拿起一个篮子,就去掰玉米,小高说:“我跟你去。”
  彭长宜这时走了过来,说道:“地里的花生是你家的吗?”

  邹子介笑了,说:“你问着了,那片花生的主人在这儿呢。”
  支书笑了,说道:“总吃这些,太对不起领导了。”
  彭长宜说:“这才好吃呢,咱们去刨花生。”
  丁一说:“我也去。”
  彭长宜看了江帆一眼,说道:“你别去了,凉快会吧,跟市长汇报汇报工作。”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你这话让温局听见就有意见了,别忘了,丁记者不归你管也不归我管了,她现在的直接上司是温局。”
  “哈哈哈。”彭长宜笑着就和支书刨花生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