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支书因为事前听彭长宜说,市长是有私事找他,所以不好在这里继续打扰他们,就说道:“彭主任,您说中午怎么安排,我去准备。”
  “我刚才就说了,不用你们管,温局长带人来咱们北城采访,江市长也来督阵,中午我安排,你要是有事就去忙,要是没事就一起。”
  村支书听他这么说,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就说:“这么多领导来我们这里视察工作,我就是再忙也不忙了。”
  江帆说:“你该忙就去忙,我真的没事,是找长宜来了,不是视察工作。”
  支书说:“我也没啥事。”说着,就又去给他们倒水。

  他们坐下后,话题自然围着这个邹子介,支书就给在座的领导介绍了邹子介的情况。
  通过介绍,在座的无论是江帆还是彭长宜和温庆轩,都深深的感到邹子介是个人才,而且有着朴素的观点,他最初搞育种,首先追求的就是高产,高产是他的终极目标,他研究培养的亢单1号,曾经创下亩产1260公斤的记录,刷新了老师的亩产1120公斤的记录。
  彭长宜问道:“这个亩产量是不是要经过有关部门的核准?”
  村支书说:“是啊,都是经过农业部专家组测产验收得出来的结果,当时这个亩产量报纸上都有报道的。”
  “哦?那我们也要增加报道力度了,温局?”江帆看着温庆轩说:“咱们不能墙内开花墙外红。”
  温庆轩说:“是啊,自从小丁有了这个选题后,我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这是外宣的一个好素材,所以我今天就追来了。”

  村支书说:“邹子介的确是墙内开花墙外红,他的种子在别的地方卖的就好,可是咱们本地种子站就不卖他的种子。老百姓愿意种他的玉米,知根知底,而且产量高,抗病性好,有的就从他手里买种子,农业局知道后还找家来罚他。”
  彭长宜说:“为什么?”
  支书说:“种子专营,其实这话我不该说,种子站卖外地的种子,都是有回扣的,可是这小子太拗,不给回扣,也不会说好话,更不会搞关系,按说他本身就是农业局出来的,哪有攻不下这个关的,就是性格的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旁人不好表态。
  江帆说:“他现在能有点收入吗?”
  “能,不过,所有的收入都用在育种上了,每年去海南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两年能自给自足就不错了。”
  支书说到这里,看着江帆,说:“市长,咱们市里真该好好扶持一下他,全省搞玉米的就他一个人出了成果?。”
  江帆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不太了解情况,而且对这个领域一窍不通,不知怎样帮他。”
  “市长,您只要把属于他的钱给他就行。”
  江帆皱着眉,说道:“怎讲?”
  支书说:“省里每年都给他一笔研究经费,可是每次他都没有得到过。”
  “哦?为什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一会问问他就知道了。”支书显然有顾虑,不愿多说。
  此时,在一片玉米地里,丁一对套着纸袋的玉米很是新奇,她只在书本上见过,实际生活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就问道:“套纸袋起什么作用?”
  邹子介说:“能够保持籽种的纯度。”
  “我明白了,是人工授粉?”
  “对,你很聪明。”邹子介冲着她率真的一笑。
  “呵呵。”丁一也笑了,她感到这个邹子介很有意思,又问道:“按你掌握的信息看,咱们和育种业最发达的国家比,有多大的差距?”
  邹子介说:“我掌握的信息应该是最前沿的了,世界玉米育种甚至所有的育种,最发达的应该是美国,他们都是市场运作。如果单凭技术层面来讲,咱们比他们并不落后,你像炎老师的品种赖氨酸含量就超过了美国,其中还有高蛋白、高淀粉、高油的含量,都超过了美国。但是,咱们落后的是手段,他们育种手段很先进,而且一年达到了三季育种甚至四季,我跟你说,你要保密,我目前有一项研究成果,如果培育成功的话,就填补了世界空白。”邹子介的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

  “哦?什么成果?”
  “但是你不能报道,更不能往外说,没有研究成功的东西绝不能往外讲的,那会被人笑话。”邹子介憨厚的笑着说道。
  “我不讲,只想了解一下。”
  邹子介想了想,说:“这真是个秘密,我都没跟老师说过。”他为自己无意暴露了不成熟的技术而有些不好意思。
  丁一笑了,她觉得邹子介是个很朴实很纯净的一个人,就越发想知道,“你放心,无论从哪方面讲,我都无权暴露你的研究秘密,我会遵守规矩。”
  似乎她的表白起了作用,他说:“你跟我来。”

  说着,邹子介就往青纱帐深处走去,他在前边细心的给丁一开路,一边走一边嘱咐她:“你把胳膊抱起来,这样叶子就划不着你了,我们常年在玉米地钻,无论多热,都是长袖长褂,如果被叶子划伤,再一用汗腌,生疼生疼的。”
  丁一已经感觉到了疼,她白嫩的胳膊上,已经有了几道血印。
  邹子介说:“怪我没想周全,应该给你穿一件长袖的衣服就好了。”
  丁一拍了一下胳膊,说:“没事。”
  邹子介领着她来到一条没有水的小垄沟里,垄沟两边的地头,插着一个个的木牌,上面写着玉米的英文字母和代码。邹子介站住,摘下草帽,他指着里面两行玉米说:“丁记者,你看看里面的这两行玉米和其它的有什么不同。”
  丁一仔细看了看,果然发现里面有两行玉米的确与众不同。别的玉米植株都是碧绿的,这两行的植株却是淡紫色,而且越接近地面就越紫,她没有看见任何的标记牌,知道可能这就是邹子介的秘密吧,所以才没有标记。

  邹子介走过去,拨开地头掩护的几株普通玉米,给丁一指着说道:“你看,整株都是淡紫色,越往根部,颜色越明显,穗都是紫色,往上颜色就淡了,你再看。”说着,他摘去玉米穗头上的纸袋,剥开玉米穗,里面的玉米粒也是淡紫色的。
  丁一有些不解。
  他又仔细的把玉米穗的包衣弄好,重新套上纸袋,有些兴奋的说道:“这是我从海南地里带回来,第四次种植了。”
  “只是颜色不同吗?”
  “对呀,我当时在成片的植株中,偶然发现了这棵变异株,你不知道,如果发现一棵变异株,对育种人来讲,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当时她才这么高,还不到我的腰部,兴许知道自己长得和别人不一样,羞羞答答的样子,我当时喜出望外,对它就多加注意了,几乎每天都去看它,等他长到一人多高的时候,我就发现它的气根都是紫的了,成熟的时候,它的籽粒也是淡紫色,只是不太明显。我后来查阅了大量资料,都没有紫玉米这个品种。我就把它的种子专门保存,经过选育和培育,让它自交,慢慢的,紫色越来越突出,你现在看到的就比当初我发现它时紫多了,而且颜色相当明显。我经常幻想着这是上帝赐给我的紫姑娘。我就给她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紫婷,你看她是不是像一个紫衣姑娘那样亭亭玉立,婀娜飘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