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越发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他不再追问下去,唯有在心里祝福丁一,祝福江帆。
  到了永兴庄,他们直接来到了村委会办公室,村支书和村主任都在院里,见彭长宜的车进来了,支书说:“主任,您怎么亲自开车来了,老顾哪?”
  “谁礼拜天没点事,我没惊动他。”说着,就给他们做了介绍,这些村干部大部分都见过丁一,因为丁一和高铁燕经常下乡。
  丁一简单的跟村干部了解了一下邹子介的情况后,就说:“现在邹子介在哪儿?”

  村主任说:“应该在庄稼地里。”
  彭长宜说:“这样吧,你们也都别陪着了,今天丁记者主要是来采访邹子介的,你们有一个人把我们领到邹子介面前就算完成任务了,然后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不用陪着我们。”
  支书说:“那行,就让主任带你们去,我一会去给你们安排中午饭。”
  彭长宜说:“中午饭不用你们管,今天丁记者是我的客人,我来安排。”

  支书说:“那不合适,到我们村来了,怎么也要在我们这里吃中午饭。”
  彭长宜说:“你们别跟我抢风头了,今天中午说不用你们管就不用你们管,丁记者我来招待,要不你们中午也参加?”
  支书见彭主任这样说,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他说:“既然彭主任这么说,我们也就不参加了,地里现在的确有活儿,咱们两便。”
  彭长宜说:“咱们之间没这么多客套,我不会跟你们客气,你们也就别跟我客气,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
  书记点头称是。
  主任说:“我骑摩托车前面带路,您在后面跟着就行了。”说着,就踩着摩托车,驶到前面。
  摩托车行驶在庄稼道上,七拐八拐的,丁一就有些担心,说道:“科长,你行吗?”
  “没问题。”
  “你为什么不用司机?”
  “礼拜天尽量不用他,再有我那司机比较讨厌,爱打听事,爱琢磨领导心理,经常做些自作聪明的举动,嘴不言,所以办私事的时候我不愿用他。”
  科长把她正当的采访称作办私事,这让丁一感到很温暖,她感觉科长还是跟看重她的。
  他们驶进了一片玉米地,彭长宜有片刻了犹豫,他有些踌躇,这条路刚刚能走一辆车,进去就出不来,没法掉头。这时,前面的村主任见彭长宜没有跟上来,就停下,支好车,走了过来,彭长宜探出头问道:“能过车吗?”
  村主任忙说:“没问题,里面是一个大场院,能掉头。”
  彭长宜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带路。
  他们穿梭在一人多高的青纱帐里,走了十来分钟后,果然前面豁然开朗,一个水泥大场院,一排红砖北房,院里有三条土狗,比着齐的冲着来人叫唤。
  村主任支好车后,过来给彭长宜开门,彭长宜不敢下车,说道:“他这些狗咬不咬人?”
  村主任笑了,说道:“呵呵,放心,他养的狗没有咬人的。”说着,又去拉车门,彭长宜使劲关上了车门,说道:“把狗圈上,我们在下。”

  村主任说:“好,我去叫他。”说着,站在院中央,双手在嘴边握成一个桶状,冲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叫了四声“邹子介”。
  一会儿,从青纱帐里钻出一个人,中等身材,头戴草帽,身穿长袖衣裤,见了村主任就摘下草帽和他握手。
  村主任说:“把你这些狗圈起来。”
  邹子介说:“没事,不咬人。”
  “那也圈起来,还有女同志,怕狗。”

  邹子介说道:“我没地方圈,真的没事,他们就是瞎咋呼,叫几声一会就不叫了。”
  村主任一看,说道:“直说有女同志,怕狗怕狗的,你怎那么拗!”
  邹子介笑了,说道:“真的没事。”
  村主任一看这个书呆子教条,也就不跟他在这件事上费口舌,嘱咐道:“你看紧点。”说着,来到彭长宜车前,彭长宜和丁一就开门出来了。
  邹子介赶紧冲他们走过来,那些狗也跟了上来,其中一条小狗立刻就扒上丁一,丁一吓得叫了一声,一下子就躲在了彭长宜的身后。
  “小花!过来。”邹子介喊道。
  那个叫小花的小狗,立刻撇下丁一,向邹子介跑了过去。

  丁一的脸白了,低头一看,自己的白裙子印上了几朵小梅花。
  村主任冲邹子介嚷道:“你把他们圈起来不行啊?”
  邹子介赶忙将这些狗赶到一间空屋子里,然后关上房门,对丁一说道:“对不起,来我这里的女同志都不怕狗。”
  主任没好气的说道:“来你这里的女人都比狗还厉害,她们当然不怕了。”
  邹子介笑了,丁一发现,这个邹子介的脸晒的黑亮黑亮的,但是笑的时候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和他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反差。
  村主任说:“我替你沏水,你去洗把脸,换身衣服。”

  邹子介拿出茶叶,就出去了。一会穿了一件白衬衣,洗了脸,并且将头发也梳了梳。
  这是一个中等身材,体格健壮的男人,淡棕色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有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笑的时候还有几分率真和腼腆,也可能是刚才换衣服的原因,见了丁一居然有些局促。丁一发现,他居然光着脚穿着一双皮鞋,当丁一主动伸出手,要和他握的时候,他赶忙在身上擦了擦手,很有分寸的轻轻握了一下,尽管他没有用力,但是丁一依然感到那双手的粗糙和有力。
  丁一记住了林老师说的话,遇到性格内向的采访对象,千万不要用那种记者式的提问,要先跟他拉家常,淡化你的记者身份,要向初次见面的朋友那样,先了解他一些无关紧要的情况,切不可直接进入主题,这看似不是主题的谈话,却都是在为主题服务的,要谈他最感兴趣的话题,慢慢他就不紧张了。另外,能够让他拉开话匣子一个行之有效的途径就是尽快熟悉采访对象的生活和环境,这样容易找到共同语言。一句话,你千万别拿自己当记者,只有这样,你的采访才能成功。

  丁一很快发现一个有趣的事,靠北墙的旧沙发上,铺着一块洗的发白的干净军用帆布,有一条沙发腿,是用报纸包着两块砖垫起来的,尽管屋里摆设简单,甚至有些寒酸,但却干净有序。丁一还看见,靠墙的写字台上,有一个红木托,上面是一块类似矿石的东西,乌金色。她走了过去,仔细看后,才发现里面闪着许多金色的矿物晶体。丁一没见过,但是她隐约觉得应该是金矿石,就说道:“这是不是金矿石?”

  邹子介走过来,说道:“是金矿石,而且是含量较高的金矿石,你掂掂。”说着,把这块石头放在丁一手上。
  丁一感到这块石头很凉很重,就说道:“金子是不是就从这里面提取的?”
  “你是搞玉米育种的,对矿石也有研究吗?”
  “呵呵,没研究,这是老师给我的。”
  “哦?是什么时期的老师。”
  “育种界的老师,原来在我们村下放劳动,住在我们家,我育种就是跟他学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