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205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嫂子好似不敢反抗我,很听话的扭过头,只是眼神却有些躲闪,每次她躲闪的时候,我的频率就更快,更深,她就身子一阵颤粟,眼神不安的望向我。
  我喜欢面对面的和嫂子做这些事,看到她满脸害羞的样子,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好似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喊我小志的情境。
  我感觉自己在嫂子身上的时候,时间特别长,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身份,让我非常亢奋的原因,每次都是她快要晕眩,无力接纳我的时候,我才不得不快速的释放出来。
  这一次也是差不多,等到最后嫂子没了力气,连喘声都变得轻微了许多,我看她好似睁开眼睛都没了力气,但是我最后释放的时候。
  “都给我。”嫂子声音有些嘶哑,好似刚刚喊的时间太久了。
  我闷哼了一声,把这将近一周的积蓄全部给了她,我最爱的嫂子。
  我们就这样睡下去,嫂子累的没力气起身,我也不想再折腾,就这样双腿相交的抱在一起,等到第二天天亮,第一束眼光打进来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嫂子在看我。
  “怎么醒那么早?没有多睡会。”我帮她把头发给捋了一下,露出精致的五官,不知道是不是经常滋润的关系,她的皮肤很好,看不出一丝皱纹,个头又显得娇小的关系,说实话走出去,估计别人也顶多认为她只有二十四五岁,谁也猜不到,她已成人妇,有三十岁了。
  “我也是刚刚醒,等一下起来还要洗床单。”嫂子有些害羞道。
  “好像流了好多。”我感觉腿上都是黏糊糊的。
  “还不是因为你,像是一个小蛮牛一样,使不完的劲。”嫂子嘟囔了一声。
  “难道你不喜欢吗?”我呵呵一笑。
  嫂子摇了摇头。
  “我可不知道摇头什么意思,我想你亲口给我说。”我在嫂子胸前捏了一下,每次摸竟然都不厌烦,着实很大。
  “想让你一直在我身上,好了吧。”嫂子说完就脸红红的,低下了头。
  我脸上露出得意。
  “感觉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嫂子看我得意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小孩子,哪能让你这么爽,昨天嗓子都喊哑了。”我逗她道。
  “啊,不带这样的,怎么老是提那个事。”嫂子把头伸进我怀里,好似有些不适应一大早就说这样的话,她倒是挺容易害羞的。
  “对了嫂子,老是这样,会不会怀孕?”我想到昨天可是全部射进去。
  “安全期,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不会怀孕的。”嫂子摇了摇头对我说。
  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巴不得嫂子真怀了,我妈可是等着抱孙子的,不过想一想也感觉怀了反而麻烦,刘哥那边就不好解决。
  想到这些烦心事,我就有些头疼,感觉时间差不多,今天侯秘书应该回来,不知道事情结果怎么样,想到这里,我还是先起床。
  嫂子看我起床,也没有多待,也匆忙跟着起来,她好似想让我先出去洗澡,她再起来。

  不过我直接掀开被子,望了一眼她凹凸有致白皙的身子,突然直接把她给拦腰抱了起来,就这样光溜溜的冲进了浴室里。
  啊
  嫂子惊呼的喊了一声,不过于事无补,只能缩在我怀里,快三十岁的女人竟然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抱着也不重,不知道这么小的身体,怎么能承受住我将近一百三十斤的身体的重压。
  我也感觉女人挺神奇的。
  一起洗了澡,大多数都是嫂子帮我搓背和打香皂,好似不管在哪里,只要没有外人,她都是很细心照顾我,服务我。
  早晨走出小区,眼光普照,又是新的一天,不过等我到了店里的时候,黄丽丽还没有来,一直到九点多的时候也没有来。
  我有些不解 ,难道小女孩出去玩,太累了,今天也忘记上班了。
  不过想到黄丽丽应该不会啊。

  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不过电话那头没人接,我有些担心,不过我知道她家住在哪里,我就打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她住的地方。
  等我到了那里的时候,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从里面走出来,好似在收拾房间。
  “阿姨,租这户的女孩去哪里了?” 我有些诧异,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里面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了,不过格局还是和上次一样,应该不会错。
  “你说那个女孩啊,昨天就搬走了,走的倒是挺匆忙的,对了,你是谁?”阿姨望着我道。
  “我是她朋友。”我皱了皱眉,黄丽丽怎么突然走了,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到底是什么原因。

  “你姓徐吗?”阿姨问道。
  “是啊。”我点了点头。
  “这里有封信,上面写的是徐志,我看放在桌子上,不像是随便扔的垃圾,就给留着了,等一下,我拿给你。”阿姨说完走到房间里,给我找了 一封信递给我。
  我道了一声谢,接过信就打开了,看到信上的字,是黄丽丽的。

  “徐老师,我走了,不要找我,谢谢你那天陪我逛街,那是我过的最快的一天,谢谢有你的每一天。”
  信上没有几个字,感觉信封的纸上还有点点泪迹,看得出来,写这封信的时候,她是很伤心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如果黄丽丽有好的工作,我会很高兴的祝贺她,不过她这样不明不白的只是留了一封信就走,我有些无法接受。
  我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不过电话那边还是没人接,等再打过去,电话已经关机。
  我只能发了一条信息给她,很简单,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逼迫她,还是说这里给的工资太低,她有更好的发展,才选择留下一封信走的。

  我在她的房门口站了大概十几分钟,她都没有回我信息。
  等那个阿姨锁上门走了之后,我叹息了一声,也走了。
  黄丽丽在的时候,没有怎么觉得有什么不舍得,不过等她一走,我竟然有些不适应,每次出去都好似缺了一个人。
  自己说一句话,她都会很快的去做,虽然一开始做的差强人意,不过事后都会完成的很好,竟然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一个人在。
  突然间人就不在了。
  中午嫂子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的,忙不忙。
  我告诉她在学校没有什么事,她给我说,做好了午饭,问我要不要回来吃。

  我告诉她等下就回去,挂完电话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去,刚好赵老师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份档案袋。
  “搞好了,你看看。”赵老师高兴道。
  “挺快的,花了多少钱?”我一边接过档案袋,从中拿出几封文件,文件开头写的就是补习社的名字,为了以后配合公司宣传,我把补习社改成了学托邦补习社。
  只不过公司才刚刚运作,所以谁也没有把补习社和一家公司联系在一起。
  上面大多数是对于补习社的授课方法和内容做出了详细的批注和认可,有几个知名大学教授和教育机构的签名和盖章,表示我们补习社的教学方法属于自己原创,有很大的优势。
  另外一份是对与补习生近期的学习一个宏观和微观的统计,他们有专门的人过来调查,所以相对而言,还是很客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