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7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徐燕萍扭身暗示,杨秀峰自然明白,也知道这时已经到最好的时机,时机一过,也会影响到两人之间办事的。但他却无视徐燕萍的暗示,没有伸手到她努力侧起到背后去拉扯开系着的结带。只有先将背后的结带拉开,才能将泳衣蜕剥下来的。徐燕萍不知道他是没有留意,还是故意都自己,心里已经让那种煎熬弄得有些急迫了,但却不好直接说出来。
  然而,就在徐燕萍准备放开手,自己来做这事时,杨秀峰的手却伸到她两腿间摸索着。摸索一下将那里隐藏着的细小拉链给拉开了,徐燕萍自然就感觉到那里的不同,心里此时异常地欢快起来,抬起头在他脸上猛烈地亲吻算是对他的奖励。
  被拉开后,最隐秘之处也就完全暴露在他钢枪之下,徐燕萍欣喜之余也不禁有些紧张。知道两人肯定要做这样的事,只是真正到临头时,还是有些迷茫的。杨秀峰体会着她的反应,俯身亲吻着她,再让她的手握住自己让她自己引导着到她城门外。那汁水横溢的城门早就为他而开了的。
  动作很慢,就算真的对方的心情很急切,杨秀峰也都控制着自己的动作,而徐燕萍在男人真正进入自己的时候,也还是控制着不让他太猛了。不单是他的长度有些超出她的感觉,更因为很久没有得到男人真正的关爱,心里的那种生怯让她感觉到怕。慢慢地,男人吻着自己却还是没有分散她的注意力,感觉到自己被撑开感觉到自己慢慢地被占有,虽然动作慢,可她心里还是担心起来,就像让人挖耳之时,明知道不会损伤耳膜的,可还是莫名地担心。

  杨秀峰感觉着她的担心,知道此时要让她先适应一阵,就停下来。侧脸亲吻着她的脸和耳垂,徐燕萍却也侧脸过来要和他接吻,两人就吻在一起。有江风不时地吹来,重一阵轻一阵的,凉意也随着夜的加深而更加凉了。但两人对此却丝毫没有感觉到,问起沉醉在接吻里,吮吸着啃咬着纠缠着。
  这样表示了彼此的爱意后,身体里的**自然再度燃起,徐燕萍就先动起来,却在说,“你要疼我啊,我好怕……”杨秀峰没有说,而是用动作来。缓慢地再进入、再进入,感觉着她的接受和适应,也感觉着她真是少和男人做这样的事,要不也不至于欲情激发后还顾及这些,想邢静、唐佳佳等哪会管这些?直接坐没而入的事她们都做过多次,宁愿痛一阵而享受到那种极致的**来。按照邢静的说法,陪杨秀峰猛做一回,足有半个月舒坦过日子。这话自然是夸张了些,但邢静沾上杨秀峰后没有再让其他男人沾身,杨秀峰倒是相信她的。

  徐燕萍体会到他的柔情与爱怜,亲着他舔着他以示奖励和谢意。等两人渐渐适应了彼此,杨秀峰也就动作起来,对徐燕萍这样的,只有最原始的方法才能够缓解她的担忧和紧张。抽动起来,那种节奏和攻击程度,让她在适应之后就体会到自己随之而来的快乐。之前的一些痛意消散后,她也就知道自己的承受力了。
  之后,随着杨秀峰的动作幅度增加,给身体带来的感觉也就大幅增加。徐燕萍先还能够细心地体会着每一次抽动的感觉,随后的感觉有如江水泛滥汹涌而至也就不再专心去猎取分辨,嘴里吐出的是那种承受不住似的叫声——呻吟。
  就这样姿势不变地重复着同一动作,徐燕萍的叫声却是有的很大的变化,是一曲春曲,由她在无意识里哼唱出来。杨秀峰也在这一的曲调里,更是调整着自己的进攻。
  和自己之前的经验不同,徐燕萍在家里进行义务和责任时,往往是猝然间将感觉激发出来,随后就淹没淡去;而自己偶尔在办公室或在宾馆里开的房间里自己找些快乐,总有一种隔靴之感;就算那一回在酒吧里虽男人到宾馆里,那一次也是欲情泛滥,给那个男人折腾得久,但还是体会不到那种至高的感觉。或者说,那一次也是她体会到的一种高度,有**的夜让她恐惧而躲避,但和此时相比,当真就差别太远了。火星是心灵里对他的完全接受,对他的每一个动作的赞许,对他给自己的任何都是幸福吧,感觉到男人给自己都是一辈子来前所未有过的体会,女人也能够疯狂到这样的,也能够给身体里的欲念完全燃烧。

  最为美妙的感官只是化为一声接一声的呻吟。徐燕萍等第一次潮涌起来后,很深都痉挛着,两手死死地抱紧了他,恨不得将他融进自己胸膛里。而双脚盘住他的双腿,痉挛般地拥着力,要将自己身子里的那种说不出的东西表达出来。
  杨秀峰不会就此放过她,慢慢地,在她**渐渐消退之时做了第二波攻击,此时的攻击就狂猛多了,而她的叫声也没了节奏。等杨秀峰播射出来时,徐燕萍也第二次到达顶点。
  不知道要怎么样说自己这些从没有体会到的快乐,简直是疯了、疯了,简直就是死了、死了。徐燕萍只觉得自己当真一次次地快乐地死去,又快乐地活过来,反反复复,虚飘飘空荡荡地,全身都敏锐至极,对男人的感触都是那么强烈,而花心处的不断捣杵,就是一切敏锐的中心源头。之前的微微痛感,此时早就麻木,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这过程里,很疯狂地在沙滩上抬腰挺臀地迎合着男人的进击,配合着让男人的捣杵捣中每一个地方。

  到达最高端时,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维,但却对男人的播撒却是清楚的,这时,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要想让男人播撒出结果来,就想着要是为男人孕育出一个孩子来该是多么地幸福。这种念头徐燕萍自己的莫名其妙,但那时最明确的念头就是这样,所以,本能地将男人的臀搂的更用力,就想让男人进入自己更深一些,自己里面承受到更有力的撬动也就下意识地以为更容易让男人播撒出有效的种子。

  等那股子劲力散去后,徐燕萍才从迷茫浑糊中清醒过来,记起自己也分不清是不是在安全期。心里也就有些惊慌,无力的手在惊慌里也就有了些力气,推着身上的男人,说,“坏了、坏了。”
  “怎么了?”杨秀峰不知道这时她会这般惊慌起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安全期呢,你……”徐燕萍说,但那些话却依旧不肯直接说出来,女人的羞怯于矜持注定她们就算做出一些事情来,也不会开口说。自然是指男人图自己的快乐,此时完事了却给她留下后患来了。当然,也不是要责怪男人,只是担心这样出事也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对不起……我,是我不好……”杨秀峰说着准备站起来,两人还连着没有分开。徐燕萍也就感觉到他的那种关爱,心里一下子觉得自己先前有些做过分了,就算真有什么问题,也不是现在就能够解决的,今后的事该今后再处理和面对。

  “是我不好,你不要往心里去……”徐燕萍说着将他的臀一下子抱紧,两人正要分开,给她这样搂住后又镶合在一起。只是,此时男人分心了也就不再坚强,可女人要的是令人的亲密贴合,不想让男人有什么误解。相互亲着,来表达各自心里那种最幸福的感受,亲密一会后,徐燕萍说,“好人,你不会怪人家吧。”“怎么不会怪你?就是要怪,你太美太迷人了,知道不知道?其实,我们早在省城那次就该这样的,你说,要不是你那晚走掉,怎么会浪费这么多的日日夜夜?我要你给我弥补回来就不怪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