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6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分钟过去,徐燕萍还没有一点从她工作上分神出来的意思。杨秀峰觉得自己该主动了,打搅领导的工作固然不对,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能够从这种情况来论的。喝一口水,杨秀峰站起来,将王晓治所弄好的开发区与周边关于江堤界线的文件复印件拿出来,走到徐燕萍办公桌前,放到她的办公桌上。
  杨秀峰没有说话,自然不想就这样惊扰了她,但也要看看她的反应。此时,见到徐燕萍微不可察地动了下,手放在复印件上,往前稍微推了推,说,“对不起。”
  徐燕萍却没有抬头,也没有其他的回应。杨秀峰站在办公桌前,不打算就这样放弃,过一会儿,又说,“对不起,是我不对。”
  这一次的声音要稍大了些,徐燕萍不可能没有听到。果然,她将头抬起来,看着杨秀峰又像是看穿过他而看在后面的墙上。眼里显得有些无物,脸上也没有因为杨秀峰的道歉而有所波动。在办公室里,她是不会让自己的情感有什么波动的,工作就是她的全部了。
  看他一眼,随即看着桌上的复印件,只看一眼也就知道里面的东西,徐燕萍将复印件收起来,放进文件夹里。才再次看向杨秀峰,没有说话而是在等他进行工作汇报。杨秀峰能够体会到她的意思,心里有些不甘,但也不好在办公室里多说什么,想想,还是先进行工作上的汇报。
  “……我们的准备已经充分,从时间上看这工作也紧迫了,眼下必须抓紧做两件事,一是市长您之前就说过,要到省里请园林建设方面的专家来给我们进行规划,规划出来后,开发区对外进行招标才有依据。第二是对江堤开发出来的招标工作,要先将一些准备工作先做起来了。时间上看,江堤基础加固的工作,要在枯水期做,但也不能放到太冷的天气,也就显得重要工作上的紧迫。省里的专家,还要请市长您出面帮联系,开发区主动找上门去,就算不会给人赶出来,也只怕请不动他们……”

  徐燕萍在工作摘录本上记了些,杨秀峰就站在她对面,但却不敢多看,从手势走行上看,所记录的确实是关于工作上的事。说完工作后,杨秀峰觉得自己的心态上也就稳定不少,直直地看着她。徐燕萍也就感觉到了,抬头来看,却不与杨秀峰对视,说,“省里的专家,上次我到省里时已经找过,我给你们一张名片,开发区去办理这工作吧。”说着在办公桌里翻找,此时,两人就像之前都不曾发生什么事似的。

  很快徐燕萍就找到那张名片,放到办公桌上,而不是直接递给杨秀峰。杨秀峰不知道她是在故意回避两人之间的继续接触,还是工作上的一些习惯使然。没有多少时间让他好好来想的,会将那张名片从办公桌上拿起来看,也不会就去记上面的什么信息。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知道适不适宜。看着名片,从名片上将大部分的视线都投放在徐燕萍的脸上,要从她的表情找到更有价值的信息来,却不得而知。她一直就没有什么变化,好在也不是对杨秀峰用那种对待其他人的、职业化的笑容,让他心里的距离感不是太远。

  “市长。”杨秀峰说,“……见省里专家,心里发虚啊……能不能请您一起去……”自然不会有多少指望,甚至都不指望徐燕萍会开口和他说话,但这样的努力还是要做的,自己多做一些努力,她哪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时间上安排不过来,专家也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拒人千里。”徐燕萍说算是对杨秀峰的一种回应吧,说着将另一份文件拿过来准备办公了。
  “那请您到开发区给我们指导工作呢……”杨秀峰不死心,要做一把努力。
  时间稍长,杨秀峰也就适应了些,对徐燕萍的不做声也体会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恶意。基于这样的判断,使得他觉得有机会的。请徐燕萍去省里,她说没有时间,杨秀峰也就请她到开发区里去指导工作。徐燕萍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他也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杨秀峰此时就像一个无赖似的站在办公桌前,让徐燕萍也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对于杨秀峰,心里的好感却没有因为这些事件两人的冷淡而减弱多少,唯有如此,才让徐燕萍在他面前要更加平静更加冷淡。怕他一眼就看出心里的那种矛盾,当晚要把是那个电话,徐燕萍已经下决心说服了自己,将自己就这样给他了。只是,离开了那种环境之后,徐燕萍心里也有些后怕起来,真要发生了什么,今后自己要怎么来处理好两人的关系才是?对于和男人做些什么,徐燕萍倒是没有多少心理或观念上的障碍,就算在外地与陌生人一夜疯狂的事之前都做过。只是,自己是这样的身份,还予许有那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旦有了这样的考虑,也就缺少勇气。对杨秀峰从那天都不主动联系她,心里虽说有些失望,可也是一种侥幸的想法。杨秀峰真要做的太猛,会让她不知所措,也会让他感觉到更多的折磨。如今回想当时在江堤上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倒是没有过多地怪杨秀峰。男人能够这样做,或说男人能够做到这样,对于她说来就觉得满足了。他在茶楼里一步步地对她的进犯,也觉得是男人所应该做的,心里有这样的自觉性。

  但真的要不要继续下去?徐燕萍心里始终少了些断决之意。
  这时间杨秀峰慢慢地又有那些意图了,心里更加发急,但她在体制里修炼日久,早就能够控制追自己的表情与情绪。说,“还有什么事?”这句话问得冷了些,让杨秀峰感觉到一盆冷水从头往下浇地感觉,心里一慌也就没有了要说话的意思。
  看不出她的意思来,杨秀峰觉得自己在办公室里确实说不出什么话,也就告辞出去。汇报工作的时间已经到了,市长的工作都有时间安排,得轮上其他人来的。出来后,感觉陈静在情绪上也没有多少变化,走出办公室来却见下面一个县里的领导在外等着。
  坐进车里,杨秀峰才慢慢地想着刚才在办公室里的情形,回想徐燕萍的音容笑貌,从而来判断她对两人之间的情感问题是执事没有的态度的。一时间却没有找到多少对自己有利的信息,郁闷而有些失落地坐在车里。想到接下来该到省里去,但市里这边也还有些事要急着做完才行。到省里少说要两三天,还要对方肯答应帮忙才行。只是不知道徐燕萍对请人设计并帮绘制效果图的事,与省里的专家谈到哪种程度,总不会一去就能够顺利地拿到结果的。

  在市里收闲散资金的事,影响力不会扩大,涉及的人也不多而且也都是可靠的人,只是这样的资金要收拢起来也是要时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