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2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堂嫂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完,堂哥却说,人不可貌相,有时候不能光看表面。
  他们俩顾自讨论着,而我却陷入一阵惆怅起来,万一这何老师是双生魂,那可就不妙了,而且老根子那事,可是死了一大帮子人啊,难道!我不敢多想,只能心中祈祷这是我多心了,我再一次拿起手机观看视频,可是这会儿同样的画面,何老师的背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有的只是一个穿着婚纱,沉寂在幸福当中的美丽新娘。
  日期:2017-08-15 23:23:39
  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而似乎和老根子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就在何老师结婚的第二天,也就是我和堂哥一起吃晚饭的那天,死了一个人,何老师老公的朋友,死的也是离奇,喝酒喝死的,被人发现的时候,旁边放着十几瓶已经打开,被喝的干净的红星二锅头。
  往后一天,又死了一个,何老师学生的家长,当天也去喝了喜酒,莫名其妙的跳楼。
  得知这些事情以后,我火急火燎的赶到堂哥家里,生怕连累到堂嫂和冉冉。
  到了门口,使劲敲门,却发现家里没人,于是给堂哥打了电话,他说在医院,我说大半夜的在医院干嘛?他叹口气说,冉冉生病了,无缘无故的发高烧,我急了,开始后怕了,掏出手机给叶军打了一个电话,断断续续的跟他说起老根子的事情,同样又说起当下的情况。
  我和叶军赶到医院的时候,冉冉躺在嫂子的怀里正睡着,此刻正挂着点滴,可是烧却依然没退,偶尔睡梦中会说一句什么,漂亮老师,难看老师之类的话。
  嫂子看的揪心,红通通的双眼,显然是哭过,堂哥在一旁愁眉不展。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也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只好和叶军两人守护在旁边。

  第二天我让叶军在医院继续呆着,虽然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是想着毕竟人家一个法师,有他陪在旁边总会好一点,堂哥让我们回去休息,说什么小孩子发烧正常,应该没什么大事。我把他拉到角落,语重心长的说:“哥,听我说,你要信我,这不是发烧那么简单。”
  堂哥有时候也会听我说一些奇怪事,多少还是信一些,又见我说的那么凝重,还把叶军带来,回头一想,可能还真有什么不对劲。
  我没和他说些什么,所谓心照不宣,有些东西不需要过多的表达,我让他好好在医院陪着冉冉,同样也让叶军陪着,他们点点头,又问堂哥要了何老师的电话号码,准备去找她,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事的源头,我认定就是何老师,此刻去找她,就是希望能找出一些解决问题的端倪。
  刚走出医院大门,身后就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是上官青,她说她刚下班,问我去哪里,此刻没心思搭理她,只是说有急事,然后就风风火火的打了辆车子,在车上的时候给何老师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里,说我是谁谁谁的叔叔,有事情找她。
  何老师在培训中心附近的一家超市买东西,说既然我找她有事,于是就在旁边找了家咖啡厅,说在那里等我。
  日期:2017-08-15 23:50:51

  来到咖啡厅,一番巡视,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何老师,抛开其他不说,这何老师真的很美艳,身材又好,此刻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越发显得韵味十足,她撇着头看着窗外,眼神中似乎涤荡着一份迷离,指尖握着汤匙,不断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
  我径直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她猛的回过神来,朝我微微一笑,依旧是那番温文尔雅。
  “你是冉冉的叔叔吧!我见过您,您找我什么事呢?”
  我狐疑的瞅着她左看右看,她不禁羞红了脸,有一丝难为情。
  忽的我直入正题,堂而皇之的说道:“何老师,放过我侄女吧!”
  她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我没听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我直言不讳的说道:“咱明人不说暗话,你的秘密我知道,你身上背着的那个东西已经祸害了两条人命了,如今又把魔爪伸到了我侄女身上。”
  何老师兀自里脸色突变,我知道,他明白我说的意思,只是她稍作镇定之后,继续装的一副很茫然的样子问我到底想说什么。
  我冷笑道:“你欺负别人我不管,现在欺负到我侄女身上,我可不能袖手旁观。”这话自然也是说给她身上趴着的那个说的,虽然此刻我并没有瞧见它,同样我说那话也是给自己壮胆,说实在的,它要真出现,我又怎么奈何的了,但不论如何,如今牵扯到我的亲人,说难听点,就是鸡蛋碰石头,也要和她掰掰手腕。
  何老师有些心神不宁了,目光中闪烁着不安,她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东西,我要走了。”
  见他要走,我直接吼道:“难道,你就忍心你家人,你的好友,一个个惨死吗?”
  她突兀间一屁股坐下,眼泪飙了出来,无声的抽泣,我知道有谱了。
  她腥红的双眼看着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挥挥手道:“说这些没用,你老实告诉我,你的情况,也许还有挽救。”
  何老师,用纸巾抹了抹眼泪,镇定了一番,看着我道:“其实我也没办法,都是它在作祟。它说它是我的姐姐,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总之有时候我失去意识,自己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可是等我缓过来的时候,别人就会说我刚刚做了些什么什么事情。”
  我突然间有所明了,当日见到她在培训中心的时候,难道是另一个它,另一个它霸占了她身体之后,发生的另一种事?
  也许这就是她们彼此间在争夺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利,我问她这种情况出现多久了,她说从十八岁开始,我想了一下,你是不是十八岁就和男人发生了关系。

  她大吃一惊,脸色泛红,战战兢兢的问我怎么知道,我没有回答她,不过也奇怪,如果说是行房事唤醒了二魂,为什么这些年来都安安稳稳,没有发生怪事。
  后来我才知道,何老师本来八字硬朗,即使唤醒了二魂,很多情况下自己的意识主见能控制的了,顶多也就是有时候被占用一瞬间的身体罢了。至于二魂为什么不能自己出去行凶,也是因为能耐不够,离开这个身体之后,没有任何作用。
  直到何老师结婚,收到的怨恨,越来越深,越来越重,所以才出现这个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