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趴在他背上的白巧花更是哭的痛心疾首,一边哭,居然还喊了她一声“姐夫”

  日期:2017-08-15 22:10:32
  这往后老根子就背着巧花,每日里和它说些劝人向善的事情,化解她的戾气,可是一个恶魂又如何能这么容易感化。
  第二年,巧花暴戾起来,害死了老根子的父母,老根子虽然万分伤痛,可是他没打算怪巧花,也为他觉得这一切的因果都是自己造成的,他依旧每天用善念感化她,逐渐的巧花也是多少有些触动。
  后来县里兴建殡仪馆,老根子这一带的人都拿了补偿款搬迁离开,唯独他没有离去,而是在这里建立一栋小洋楼,而我也明白他不搬走为的是什么,因为殡仪馆每天都有人哭灵,这种哭声能让人产生悲鸣,所谓至孝送终,巧花也多少能听的到,这无疑能很好的起到感化作用。
  老根子还和我说了一些事情,但是大概的我已经清楚了,他咽下一口气之后走了,背上的巧花陡然间出现在我面前,没有任何吓人的模样,没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它之前对我有些不友善,可是当老根子咽气的时候,她哭了,抚摸着他的遗体,莺莺而啼,我知道她其实已经被老根子感化的差不多了。
  如今见老根子撒手而去,免不得伤心难受。
  一阵阴风骤起,它看了看我,微微一笑,它说老根子死了,它也该走了。
  我问它去哪里,它说老根子去哪里,它就去哪里,说老根子背了它一世,下一世它也要背老根子一世。
  派出所的人来了,我报的警,处理了相关事情,也认定他是自杀,跟我没有关系,没多久老根子远房的亲人过来料理,我就没多做逗留,和丨警丨察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说晚上从殡仪馆拉尸体,碰巧路过,见他大门敞开,因为平日里又认识,所以串门打招呼,继而发现了这事情。
  老根子走了,他这一生也算凄苦的很,受尽了煎熬,但是终究感化了白巧花,这也算是一种造化。
  我记得这件事情以后几年,曾做了一个梦,梦中老根子和白巧花笑盈盈的跟我说要去投胎了,我问她们去哪里,白巧花说它下辈子是一匹马,至于老根子,他没说。而我也该有些明了,白巧花曾经说过,说老根子背了它一世,下一世它也要背老根子一世。如今它成了马,或许对应诺言,老根子似乎就是骑乘它的那个人,也正应验了来世做牛做马想报之说。
  老根子的事情结束了,可是双生魂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日期:2017-08-15 22:37:51
  《金刚经》里头有句话:“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所谓世间众生皆有相,其实鬼魅也一样,眾生本是無相的,相由心生,鬼相亦如此。
  我偶能瞧见脏东西,也该是相由心声,却免不得牵扯一些因果,比如说上一次十字路口遇上鬼物,而上官青被它幻化的小孩所迷糊,正准备上去扶它,被我拉了回来,之后货车疾驰而过,等于说救了她一命。
  原本这应该是因果,小鬼是找人替死,所以迷惑了上官青,找她有因,替死有果,这就是因果,偏偏被我遇见,叶军曾说,这是我它们之间破了因果关系,有违天理?其实再我看来这又是另一种因,另一种果,如果没有因我也不会出现在哪里,所谓的果就是我救了上官青。
  叶军和我理论,他说,救的一时,救不了一世,阎王要你三更死,你又如何能活五更天。我不以为意的说,你不是说过,道法自然,天地皆有因果,必是他命不该绝,遇上我是果,定是种了善因,才得善果,免了一死。
  叶军论不过我,我又说了一句直接叫他无语,我说你也算是半吊子和尚吧,佛家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什么此刻又有这番说法。
  其实我总觉得,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社会百态,芸芸众生,"天"、"地"、"人"、"鬼"都应法"道"而行,最后回归自然,虽然说因果循环,但是注意的是循环二字,而不是因果二字。

  循环二字又讲究自然,怎么说呢,举个大家都能理解的,比如说某天,某个时候,某人偶然的路过一个彩票店,而后买了张彩票,中了大奖,这是偶然吧!确实,中大奖啊,要不是偶然的,那么人人都买彩票了。
  但想想这偶然间是否有必然,比如说那天,那个时候,他必然会路过那个彩票店,必然会买彩票,必然会中大奖,这其实也说的过去啊!偶然和必然之间到底如果或许又回到了因果关系,我没多少悟性,对这方面研究不透彻,也只是片面的理解,不可当真。但是有一点我确信,任何事物都该抱着平常心,一切随缘而定,不强求,不勉强,顺其自然,始得初心,唯有真正的回归自然才能更好的理解因果,不管如何,多种善因,才能多得善果。

  日期:2017-08-15 22:56:47
  老根子的死了的第五天,我和堂哥堂嫂以及方冉冉一起吃晚饭,吃饭的时候,堂嫂拿出手机给冉冉看视频,我和她对坐着,并没看到视频里方些什么,只听到,视频里头传来声音,堂嫂教一句,冉冉说一句,什么,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云云,都是讨彩话,冉冉每跟着说一句,都会惹来旁人哄堂大笑一番。
  我一边扒拉着饭,一边问堂嫂谁结婚啊,她说是何老师。
  眉头一皱,哪个何老师,嫂子继续说是舞蹈培训中心的何老师,我放下碗筷道:“哥啊,是不是冉冉还在那里学舞蹈。”
  堂嫂马上道:“不不不,金水,你别误会,上次你和哥说的事情,他和我说了,我也觉得真这样确实不能继续把冉冉放那里学舞蹈了,有伤风化,所以找了个借口,没让冉冉去那里继续学舞蹈了,只不过昨天她给我发了请帖,说结婚,我想想吧,总该给个面子,所以就去了。”
  我点点头,索性担忧是多余的,下一刻冉冉把手机递给了我,还一边说着:“叔叔,你看新娘子何老师漂不漂亮。”
  我瞄了一眼,可是这一眼瞄的我是惊心动魄,何老师一身洁白的婚纱,自然是美艳动人,可是偏偏在她背上却趴着的另一个何老师却让人好生恐惧。
  我拿过手机,仔细的观看,冉冉说一句讨彩话,那背后趴着的‘何老师’就咧嘴一次,面目越来越恐怖。

  脑子里突然想到老根子跟我说的事情,该不会那么巧,这何老师也是双生魂吧!联想当日接冉冉时候偷窥看到的事情,和各种反常,我开始有些担忧起来。
  堂哥他们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反而堂嫂说:“金水,也就你说的我信,要是别人说的我打死不信,何老师多好的人,平日里斯斯文文,待人又客气,而且又漂亮,你说骨子里怎么这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