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4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底下哪里还有什么泥人啊,反倒是有一只已经发臭的小鸭子尸体,不禁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这这时来了两个小孩子过来指着白父一边哭一边嚷嚷道:“你干嘛要挖了我小丫丫的坟,你干嘛要挖了我小丫丫的坟。”
  而这小孩的母亲也过来,见他哭的厉害以为怎么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啊,这小孩的家里有一只小鸭子吃了搅拌有农药的谷粒(一般农村都是用来毒老鼠之类的东西)被毒死了,而这个小孩很伤心,说一定要给它安葬,这事情在那个年代,很多小孩都会这么做,抓只小鸟死了,要给他安葬,抓只青蛙弄死了,要给他安葬,总之就是这么个情况。
  而这小孩好葬不葬的居然把这只鸭子葬在了这个位置,同时挖坏了那两个泥人,白父欲哭无泪啊,总不能因为这事迁怒于他,说出去要被人笑死,何况有是邻里之间,只好认了命。
  日期:2017-08-15 20:50:48
  白家小孩满月的那天,那个乞丐又来了,开开心心的来,还特意把自己捣腾的干干净净,说是要来吃满月酒,可当他来到白家,白家把事情和他说了以后,免不得也是唏嘘感慨,说这一切都是命啊!
  白家好生招待了他,对他说的话也是深信不疑了,几壶酒下去,乞丐哽咽着说,他害了白家。白父安慰着说,这事根本不怪他。
  乞丐又让白父拿来活着那个女婴的出生日子,时辰等等,仔细端详,慎重斟酌了一番。说一胎二魂是跑不了了,而且因为之前石榴树下的泥人,让他们很雀跃,可是后来泥人被毁,导致他们发现自己被骗,这样一来,死去那个胎儿的生魂怨气更重,本来一胎二魂这种事情挺多,但是很少会有被叫醒继而双魂争体的事来,但是因为这只生魂被骗过,所以额外容易被叫醒。
  白家问他该如何预防,乞丐说,其他倒没什么讲究,就是对象有讲究。以后孩子找对象,八字一定要硬朗,但是切记不能和属狗,命里缺金,缺水的人处。和这类人处,有三种可能叫醒二魂,第一行了房事,第二结婚拜了香火。
  这第三吗?乞丐思考了一下说,第三不可在大婚之日说一些二魂愿意听的话。

  日期:2017-08-15 21:16:20
  说到这里,老根子大概已经有些明白其中的干系,他自己不正是属狗吗,而且也是缺金,缺水的命,所以自己当时提亲的时候被拒绝,就说什么八字不合,看来并不是白父刁难自己,而是真的有这么一层故事在里头。
  老根子战战兢兢,一根香烟已经烧到了指尖,他问白父,白巧兰的死,以及一系列的死人事件,是不是被叫醒了魂导致的。白父点了点头,沉下头来,老根子疑惑的说,自己不是没和她结婚,即使之前处的时候,也没和她又过分的举动,就更别说行房事了,那么究竟什么原因叫醒了她的二魂。
  “正是因为你一句话”
  一阵霹雳如雷的呵斥声从身后传来,转过身,一个垂垂老矣,花白胡子的叫花子朝这边走了过来,白父白母见过之后,赶紧迎了上去,这人正是当年那个乞丐。

  叫花子瞪着眼,目光如炬,他气呼呼的指着老根子的鼻子说道:“人家结婚,你好端端的咒她干嘛,你要不说那句话,能发生这么多令人心碎的惨事吗,你不说那样的话巧兰能死吗?”
  老根子一脸茫然,想着自己说了什么话,思来想去,总算想起,那天巧兰结婚,自己不正说了一句—祝你们不得好死。
  叫花子说,二魂这东西本来邪性,虽然沉睡其中,可是多少有些感知,更别说巧兰身上的二魂怨气格外重,它巴不得巧兰不好,巴不得它有祸事,那会儿老根子一句—祝你们不得好死,正中它怀,突兀间被叫醒,这还了得。所以往后的事情就发生了,婚礼上很多人都说着恭喜之类的话,这些话是祝福的,让二魂听了自然不舒服,偏偏老根子这一句。
  二魂醒来之后,就开始抢夺巧兰的身体,异常的爆烈凶残,它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杀死了在婚礼上祝福话说的最好听的那些人。

  当然二魂刚醒,还很弱,抢不了巧兰身子,它只能自己去杀了那些人,直到巧兰被关在拘留所的时候,它开始名正言顺,堂而皇之的和巧兰抢夺身子,而巧兰也知道,当初父母拒绝她和老根子的婚事,她以死相逼,所以父母无奈便把这个事情告诉她,所以她才同意不再和老根子来往,为的也是老根子好。
  此刻想起当日父母所说,又联想到连日来死了这么多人,不管怎么说也和自己有莫大关系,说不尽的自责,如果身子被这邪恶的东西抢了,指不定还会发生多少令人发指的恶事来,所以心一横,撞墙自尽。
  按道理人死魂去,自然有阴界差人来拘魂,可是一人一魂,巧兰的魂是被拘走了,却留下那和它一起出世的二魂。那鬼差也没法子啊,只能任由她游离人间。
  日期:2017-08-15 21:39:02
  此时的老根子,泪如雨下,不断捶着自己的胸口,这千错万错,原来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一句话,他恨不得以死谢罪。

  叫花子说他求死容易,可眼下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他做,老根子眼泪吧嗒的问是什么事,说只要是能弥补过错,他什么苦都愿意吃。
  乞丐说,巧兰虽然死了,可是那二魂却继续游荡人间,它性子暴戾,巧兰死了对它多少有打击,可是用不了多久等它缓过神来,必然还会继续行恶,而如今能阻止这一切的只有老根子。
  老根子问他,该怎么做。
  乞丐说二魂是他叫醒的,多少对他有一点感念之情,如今二魂也没有栖身之处,如果老根子愿意把自己的身子借给二魂栖身,往后的日子用善念感化,多给它讲些人世疾苦,忠孝礼仪,这样过上二十年,二魂没了戾气,老根子在死去,则二魂也会一并随他而去。
  老根子使劲的点头,说他愿意,于是第二天,晚上,乞丐给那二魂取了个名字—白巧花,又给弄了一块灵牌写着白巧花,老根子则捧着灵牌在白巧兰坟头附近晃荡,嘴里喊着白巧花的名字,一边喊,还一边说,巧花命苦,说它并不坏,说它也是被上苍作弄,本来该和巧兰再续前缘的,奈何成了姐妹,最可怜的是姐姐巧兰得以在世间行走,可它却只能沉睡其中,这份苦,这份悲哀,谁人能知。

  老根子挑着一些巧花爱听的话说,还说怜惜巧花,如果她愿意,自己愿意背着她在人间行走,不至于没有归宿,孤苦伶仃。
  这样喊了几个小时,凌晨的时候,老根子只觉得耳边传来呜呜呜的哭声,哭的很可怜,回头一看,原来后背上趴着一个人影,仔细一瞧,不正是白巧兰吗?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不是巧兰,而是巧花。
  老根子也不害怕,安慰着说道:“巧花,以后我背着你走人间,你也不用孤苦伶仃了。”
  老根子一边说一边也是流下泪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