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4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笑了,说道:“我会那样吗?”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这倒是,你不会跟他们一样的。我跟你说,现在电视台的人都有个毛病,出去就要纪念品,你可不许呀,别让我瞧不起你!”
  “呵呵,放心,我缺什么东西一定来跟科长要,绝不跟外人要。”丁一调皮的歪着脑袋说。
  “哈哈,对。”他很想伸手去摸丁一的小脑袋瓜,但是没有。
  说着,他们就往出走,刚出门,迎面就看见沈芳走过来,彭长宜一愣,跟丁一说:“你先下去。”
  丁一点点头,她看见沈芳,以为是北城的工作人员,就冲她笑笑,先下楼了。
  沈芳也看见了丁一和彭长宜,她的脸色骤然变的苍白,不错眼珠的看着丁一,见丁一若无其事的跟自己点头微笑,气的手都有些哆嗦了。
  彭长宜问:“你怎么来了?”
  沈芳很少到单位找彭长宜,她本来是上街买衣服来的,看中一件,钱不够,想到彭长宜早上说值班,就找到单位跟彭长宜要钱,没想到他居然和一个漂亮的姑娘私会,她没有回答彭长宜,而是大声的毫不客气的说道:“她是谁?”
  “电视台的,你有事吗?”
  沈芳嘴唇哆嗦着,大声说道:“把门打开!”
  彭长宜知道她误会了,就转身把门打开。
  沈芳进来后,眼睛首先扫向了床铺,见彭长宜的床铺整整齐齐,只有刚才被坐过的痕迹,单位发的毛巾被也叠的整整齐齐,上面还有一把折叠扇,那是刚才丁一随手放在上面的。她又走到纸篓前,看见里面只有烟蒂、碎纸片和方便面袋,没有其它可疑之物。

  彭长宜很生气,说道:“你干嘛?到底有什么事?”
  尽管一无所获,但是沈芳的嘴毫不服软,说道:“你说干嘛?瞧瞧你是不是真的在加班。”
  “你看见了。”
  “是看见了,我看见每一间办公室都锁着门,只有主任一人在单位加班,我不知道你加哪门子的班,是不是给刚才那个小妖精在加班?”
  “不许胡说!”彭长宜怒吼了一声。
  “胡说,你告诉我,她是谁?今天你不说明白别想出这个屋子。”沈芳越想越觉得有鬼,气的脸都白了。
  彭长宜不想跟她在单位里吵,说道:“她叫丁一,原来跟我一个科室,现在调到广电局,我们要去永兴庄采访邹子介,你不信的话跟着我们去。”
  她就是丁一?沈芳听部长夫人说过,给高铁燕当过秘书,还给王圆介绍过,没想到彭长宜科室有个女的,他这么长时间从来都没跟自己说过,就说:“我不信,电视台采访干嘛要选在礼拜天,难道他们不休息吗?分明就是你们旧情难忘,早就捏咕好了今天私会。”
  彭长宜不知怎么才能和她说清,就耐着性子说道:“她刚调到广电局,现在在北京培训,平时上课,就是赶在周日回来采访,你不信就跟着我们去,或者你给广电局温局长打电话,跟他核实一下有没有这事。”说着,把机关通讯录扔在桌上,就走了出去,全然不管屋里的沈芳。
  彭长宜下了楼,看见丁一正等在门厅,丁一见他脸色铁青,问道:“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嫂子呀?”
  彭长宜说:“你怎么知道?”
  “嘻嘻,猜的。”
  彭长宜冲她一瞪眼,说道:“嘻嘻什么?”说着,就开开车门,也不让丁一,就自顾自的坐了进去。
  丁一见他不高兴,赶紧拉开后面的车门,也坐了进去。彭长宜发动着车,那个门卫老头赶紧从里面用遥控打开栅栏门,彭长宜的车出去后,又遥控关上。
  沈芳站在彭长宜办公室的窗前,看得一清二楚,她又仔细的检查了彭长宜的床和纸篓,这才拿过那本通讯录,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她索性找出温庆轩的电话,打了他办公室,没想到温庆轩在办公室,她怯怯的说道:“是温局长吗?我是彭长宜家属。”
  温庆轩很纳闷,彭长宜家属找他干嘛?他们互不认识,就是跟彭长宜本人跟他也没什么交集,就客气的说道:“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奥,是这样,他早上说和你们那里的一个记者要去采访,我有急事找他却联系不上。”
  温庆轩有些匪夷所思,就说道:“对对,是的,他陪我们的丁记者去永兴庄了,去那里采访一个搞玉米育种的人。”
  “哦,是这样啊,谢谢您,可能那里没有信号,才联系不上。”沈芳说道。
  “我一会也过去,你要是有事的话我见着彭长宜可以告诉他。”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急事,麻烦您了,谢谢您。”说着就挂了电话。
  看来彭长宜没有说瞎话,沈芳的气消了不少,她给他带上门后,才想起找彭长宜是跟他要钱来的,钱没要上,还喘了一肚子气,就悻悻的走了出来。
  再说彭长宜,开着车,一路无话,丁一就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她试探着问道:“科长,是不是嫂子误会你了?”
  彭长宜没好气的说道:“她从来就没有理解过我,误会太正常了,不误会反而不正常了。”
  丁一一听,知道被自己猜中了,就说道:“回去好好解释一下,说明他在乎你,不希望你被别人抢去。”
  彭长宜没有接丁一的话茬,而是说道:“怎么采访邹子介,你心里有数了吗?”
  丁一知道他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就说:“嗯,有点数。”
  “这是不是你第一次采访?”

  “是第一次单独采访,林老师带着我们实习过。”
  “在北京学习有收获吧?”彭长宜语气轻松了一些。
  “太有收获了!我是一块白纸啊。”丁一说道。
  “有收获就好,说明单位没白花钱培养你。”

  “丁一,你哥哥说的那个温室西瓜,我们过几天就去人学习,你不顺便看看你哥哥去吗?”
  “你们联系上了?”
  “是啊,按照你哥哥给的地址,柳主任联系的,柳主任说他们农院的老师也建议去你哥说的那个地方学习。”
  陆原哥哥前些日子打听到了种植温室西瓜的地址,丁一就告诉了彭长宜,她说:“我可能没时间去,要抓紧时间准备毕业作品。”
  “你哥哥什么时候结婚?”彭长宜问道。
  “预计是国庆节结婚,主要是看哥哥的时间。他们订婚的日子都推了三次,才订成。”

  彭长宜驾着车,说道:“是啊,军人的时间不属于自己,什么时候军事行动,都是不提前通知的,军令如山。”
  “是啊,好在杜蕾比较理解他,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还以为他不想订婚呢。”
  “你是不是跟哥哥感觉比跟爸爸还亲?”
  “陆原哥哥很关心我,在我去电视台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特地从部队赶来,还骗我说有一天的假期,根本就没有,他担心我有事。爸爸经常把我遗忘,但是哥哥却总能想起我。”丁一撅着嘴说道。
  “呵呵,怎么会,还是爸爸亲。”
  “我到没说爸爸不亲,只是哥哥让我感到了依赖。”丁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