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920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自古以来,被推到台面上摇旗呐喊的,永远都是戏子,永远都是小丑。
  真正的老板,总会藏在背后。
  从看守所出来,我慢慢开着车,在这座自从煤炭行业不景气之后就开始凋零的小城市里走着。慢慢开到了天泉公司的楼前,把车停好,我走了下来。
  天泉集团的写字楼,已经全部买了下来。
  装潢得很上档次,走到跟前,就能从那大大的玻璃门里看到清晰的自己,我走过去,捋了捋头发,门口来人不断,看起来很是忙碌。
  “刘,刘总!”
  窦斌正在一边走,一边和身边的人说着事情,在看到我之后,那小小的身体一下子蹦了起来。
  “挺忙?”
  我呵呵笑了一下。
  窦斌挥了挥手,身边的人作鸟兽散。

  窦斌笑嘻嘻地冲着我跑了过来:“没什么忙的,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苦笑一声:“来吸点血。”
  窦斌楞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板你没钱了啊?”
  看他的眼神,很是不相信。

  最近我在国内的风头,的确有点劲,他几次在开会的时候,都很意气风发地和公司里的人说,我们是刘总的公司!刘总的公司,就是那个二哈空降团的团长!我们的实力,必须要保证如何如何。
  这一下,竟然没钱了?
  窦斌感觉我头上的光环都要没了。
  “流动资金有点问题,公司账目怎么样?”
  我瞥了他一眼。
  窦斌一脸苦笑:“哎呦老板,您来的可真不是时候。钱刚拿去还了一部分银行的贷款,又贷了出来,棚户区改造,已经开始动刀子了,地皮太多,赔偿款太多。房地产就是这样,没开盘,就是无底洞,根本看不见钱。”
  他诉着苦。
  刘氏房产留下来的遗留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但公司的大部分流动资金,都用来给这些老员工们发工资了。还有闹起来的一些业主,对天泉没有什么信任,所以把之前订的的房子都退了。退货,你得给人家钱啊。
  这样一来,公司账目虽然还能流转,但只能勒紧裤腰带过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窦斌又跟我汇报了一下公司的情况,前景当然是很好的。跟着政府混,绝对没错。只不过公司现在账上,只剩下了员工们三个月以内的工资福利,再多的流动资金已经没了。
  我离开了公司,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钱了。
  这真特么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再想办法吧。
  公司都在正常运转,就是好事情。
  下午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下三大爷。三大爷恢复得不错,能说能笑。我知道老爸今天已经和三大爷说了刘洋的事情,可在我来了之后,他却只字不提,只在说着自己的身体,说着铁柱哥的媳妇毛小英的肚子刚卸货,是个大胖小子。
  老爷子的心情和期待,明显已经放在了孙子身上,这也让我心里松了口气。
  我给铁柱哥的孩子包了一个大红包,这才离开。
  叹了口气。
  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三天之后。
  刘洋终于要走了。一大早,他就被叫了起来。脱去手铐和脚镣,可迎接自己的不是自由,而是死亡。
  他今天的心情很平静。
  他申请的是注射死刑。
  他从小就很帅,不想死的时候脑瓜子有一个洞,那样下了地狱,也不遭待见吧?

  他知道,来自晋阳中院的死刑执行车,已经等在了外面。
  好好洗漱了一下,看了一下如此狼狈,骨瘦如柴的自己,他面无表情。
  没有人来送自己么?
  在狱警的押解之下,他一步一步,离开了这个昏暗潮湿的牢狱。迎面而来的阳光,让他的眼睛都被刺了一下,但他没有闭眼,反而微微仰着头,任由自己的眼睛直视着那清晨的太阳。
  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刘洋心里没有怨恨。
  他自己做的,没有饶恕的可能性。
  一辆改装过的丰田考斯特,就是执行注射死刑的车子,执行法警从狱警手里接过刘洋,确定他身上的安全之后,就把刘洋固定在了注射床上,从打开的后备舱门推上了执行车。
  刘洋躺在床上,表情安详。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没有挣扎,他也知道挣扎没用。
  车里的气氛很沉闷,没有人说话。
  那些戴着面罩的人们,只用肢体语言交流。

  在他身上装了很多探测仪器之后,专业打通道的工作人员,将针头扎进刘洋的静脉血管,这和平常打吊针是一样的操作。
  之后,就是注射了。
  执行过程需要注射两针,注射的药品被称为“一号”和“二号”,启动了注射泵之后,执行人员调节了一下。
  一直沉闷的车里,终于听到了人的声音。
  “注射一号!”

  号令一发,执行人员的手指在“注射”键上向下用力。
  “一号”即刻进入到了刘洋的体内。刘洋此时还睁着眼睛,无比留恋地瞥了一眼这个世界。他看着那带着死神微笑的注射泵压力器,在自己的眼前起伏,就这样,他慢慢失去了意识……
  “二号!”
  二号也紧随其后注射进刘洋的体内。

  几秒钟后,电脑显示屏的脑电波从有规模的波动,变成了几条平行的直线……
  “滴滴滴滴”的声音。
  车内那昂贵的仪器,发出催命一般的电子声,这个时候,打印机开始工作,脑电波前后的变化被清晰地印在纸上,这将作为死刑报告的主要内容。
  刘洋的尸体,在经过法医鉴定之后,被抬下了车。

  三大爷还是来了。
  注射死刑最人道的地方,就是能给家属留下一个完整的尸体。在古州县,一般都是土葬。尸体你可以领回去。
  三大爷颤颤悠悠,走到刘洋的尸体跟前,那皱巴巴的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脸庞,喊了一声走。
  铁柱哥就把刘洋给抱上了自己的车。
  执行了死刑的人,回去就草草葬了了事。而且刘洋生前的名声,的确不好。
  三大爷很坚强,倒是铁柱哥一路上哭个不停。
  看着这一家人离去。
  我一个人走在看守所出来的街上,片刻之后,一辆车子慢慢接近我。
  “哈喽老板!”

  卓伟那一脸烧包的样子。
  我看了他一眼笑道:“刚死了弟弟,别给我嬉皮笑脸。”
  卓伟打开车门,嘿嘿一笑:“死了我给你救回来不就得了?”
  我看了他一眼:“为什么非要我留着刘洋?其实我真不愿意他继续活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他其实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样面对我。”
  卓伟深深吸了口气:“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想法,老板你别忘了,我可是专业的侦探!走,我们回去再说!”
  没错。
  其实刘洋没死。

  王申在这件事情上帮了我的大忙,我也欠了他一个人情。
  其实刘洋在被宣判,甚至要被执行死刑之前,就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想办法把刘洋给弄成死缓,这个应该不难。
  我当时拒绝了。
  这次回来,王申再次给我打电话,跟我说着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要真死了,那是大罗金仙都救不回来了。
  这个时候,卓伟突然打电话,让我留下刘洋的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