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5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听到半句,任倩笑着说,“……你自己去得了。”却不知道金碧云说句什么两人就闹在一处。杨秀峰虽说上次对任倩冷落了,也是不想将这女人引进自己生活里来,不过,反转想这事也是难以回避的问题。钱维扬会与金碧云偶尔见面,他又要杨秀峰到碧云酒吧里来说事,杨秀峰自然就不好总不领金碧云的好意,而每次都看着钱维扬与金碧云两人亲密。会显得自己与他们不太合拍,不接受任倩甚至会引起金碧云在某些时候的误会。

  想到这些,杨秀峰也就给任倩倒一杯酒,拿在手里等两女将话说完。站在一边不远处看两人闹,偶尔会有一些让人心惊的春色显露一下子。杨秀峰也就乐见这些的,很有耐心地等着两人。金碧云在一次袭击任倩的胸,而任倩要回击时指着杨秀峰说,“还闹,让他看便宜呢,可不兴你这样帮他的。”
  任倩对杨秀峰上市的冷遇一直都没有释怀,自觉得还是一个很不错的美女,谁知道也给人就这样放着回家,不是一般的打击。到这里来之前,也估计到可能会见到他的,心里想好要好好冷落一番,让他知道什么是没有面子。可金碧云这话,让她说得两女相闹事任倩取巧来讨好杨秀峰了,不由地更有气,苦笑着说,“金姐,他是谁啊,我可不认识。”
  “看你装,继续装。”金碧云说着就走到杨秀峰身边,却在看着任倩,见她真有些冷意,心里知道美女一下子放不下脸面的。对杨秀峰说,“怎么也得拿出诚意来,得罪了美女是很严重的。”
  杨秀峰这时将手里的酒杯伸手递过去,说,“到酒吧里,不喝杯酒,金姐哪会开心?”任倩见杨秀峰第一句话不是道歉,而是说到金碧云,自然不好发作。将杯子接过去,轻轻喝一小口却还是不肯就理会杨秀峰的。这时,楼梯响了,知道是钱维扬到来。金碧云也就出门去接,杨秀峰也不说话,觉得任倩的脾气不免大了些,真要做身边的情人来玩,也不知道今后会有什么事。只是,对金碧云这一番好心真不能够就这样推掉,却也懒得借两人在房间里这一短暂的时间进行解释什么。

  钱维扬很快就进来,见到杨秀峰也只是点头表示,杨秀峰自然要将自己的尊重之意表达出来。招呼后,忙着给钱维扬斟酒端上。
  坐下来,也不忙着就说事,四个人说话,钱维扬很快也就察觉到任倩和杨秀峰之间的隔膜了。看着任倩说,“怎么回事?小杨欺负人了?有什么委屈说给我听,我给你做主。”
  “谢谢……”任倩说,却没有说具体的事,总不好将上次杨秀峰没有将她那个了说出自己的不满吧。金碧云附在钱维扬耳边说了几句话,估计是在解释,钱维扬听着脸上挂着笑,对杨秀峰在平时的生活上这样小心也是满意的,知道他小心谨慎的个性,只是不好将这说明了。看着杨秀峰一会,转而看向任倩,说,“小任,女人每月有那么几天,男人也是有的,只是没有女人那么明显罢了。上次是不是正好给碰上了?”说着转而看向杨秀峰,脸上没有多少要笑的意思,显得很是那回事一般。

  金碧云在钱维扬身旁,听着就笑翻了,随即倒进钱维扬的怀里。任倩听后也笑起来,虽不放肆,但也有种云开雾散的感觉。杨秀峰讪讪地苦笑,拿着酒瓶给其他人添酒。挡着钱维扬和金碧云的面,杨秀峰轮到给任倩添酒时,她也就气色好多了,算是将比起之间的那种冷漠给消除了。
  喝两杯,任倩已经坐到杨秀峰身边,他将手搂着她的腰,很安闲很自然的样子,就像是两人已经是很久的情侣一般。钱维扬喝下酒,就要金碧云和任倩先回避一下,两女也就下楼去了。钱维扬等两人走后,说,“秀峰,逢场作戏也不必放在心上。”“是,老板。只是觉得她有些心计脾气……”对钱维扬他还是要解释的,免得在他心里有什么想法与猜测。
  “能有什么,出来玩玩,不会带进自己的事务里的。当然,也要注意不要让生活上的事,一影响到工作上。”钱维扬说得有些慢,那是在开到杨秀峰要怎么处理这些问题。
  “知道了,老板。”杨秀峰正脸地回应。
  随即两人就说到雄健斌的事,杨秀峰说,“……雄健斌虽说他的资金链是有保证的,但我想,他要不是走到哪一步,或预见到那一步,也不会将这个方案就做出来,而且做得很系统。”说着将雄健斌给他的材料交给钱维扬去看,钱维扬却没有看,而是看着杨秀峰,说,“说说你的想法……”
  “雄健斌在接高速公路项目之前,肯定就预见到今天的情况来,才会将收拢民间散款的方案做出来。当然,对我们说来,本来这些事与我们都没有多少关系的,可他特意过柳市来,老板一您的判断,他是不是有意向要抽走开发区的建设资金?”
  杨秀峰自然不会说出自己的判断,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毕竟,雄健斌的收款方案里有不少的风险,而他的意思要将这样的事交托给杨秀峰来接。收几百万的散款,杨秀峰觉得没有太多的困难,只是其中的风险有多大,却是一时无法看准的。就算用开发区里的楼群做抵押,也要有钱维扬点头后才有可能将这样的操作变为现实的。
  钱维扬一直在想,十多分钟都不说一句话,杨秀峰很有耐性,虽说喝的酒也不少了,酒意还淡,心里也很清晰思路也在围绕这事而动,预计这钱维扬会怎么样来决定。雄健斌抽走开发区里的建设资金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显,不过,他提前来做这样的事,也算是对这边有了交待,算是负责的态度了。
  “资金会有多长时间回笼?”钱维扬说,看着杨秀峰。“他说最多两年,而所收民间存款也只是以半年为界,也就是半年后,存入资金的人就可将本息一起提走,对于继续存入的自然欢迎。这种存入还可以将时间延长到三年五年都行的。照这样操作,这一笔存款会越累越多,今后的利息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担负?”杨秀峰相信钱维扬也能够看到这一点,人们的贪性只要见到有人能够得到利息,而有很守信用地将钱取出来,投机的人自然会多起来,只要有一部分人拿到钱后,而相应的一些有地位的人再说几句话,将钱存进去的人会更多。

  这种趋势自然能够看出来的。
  “如果我们不做,开发区这边能不能维持下去?”听到钱维扬这句话,杨秀峰也就体会到他的态度,对这一件事是支持的。杨秀峰也觉得有必要进行支持,只是要将范围控制起来,将收纳的散款总量进行控制,适当的时候将利率降下来,也就能够将其中的风险消弭去。
  “老板,雄健斌要真是将这边的资金撤走,开发区里就很被动了,不仅会影响工程的进度,还影响到招商的大局。商家要是见到一些楼停下来不修,哪会不问?开发区当真不好解释。对雄健斌就算罚款或督促,也都无法改变现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