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道:“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政治园丁、校长,您说的太对了,听了您的话,我是受益终生啊!”
  王家栋笑了,说道:“江市长的园丁在更高层。”
  江帆愣了一下,没有完全意会。
  王家栋又说:“说个笑话。原来在老县委办公的时候,因为是平房,耗子横行,每年政府灭鼠的钱就是一大笔。但是这些耗子相当精明,只要发现同伴吃了鼠药后,绝不会再有同伴去吃。我就从家把老伴儿养的两只猫抱来了,这两只猫是母子关系,小猫还在吃奶,你就看吧,老猫捉了老鼠后,它并不急于咬死,而是交给小猫玩耍,供它练习本领用,这招近乎我们现在部队的军事演习,既没有危险,也练了兵。所以我说,江市长的园丁在高层。”

  江帆听了王家栋的话后,陷入了沉思,尽管他还不能完全认同他的说法,但是他的话开导了他,使他更加清楚自己目前的定位。
  坐在前边的彭长宜说道:“真是太精彩了,一不留神,我当了旁听生。”
  王家栋说:“刚才的话,同样适合你,你跟那个任小亮也一样,你们面临的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合作。其实,我也是经过许多锤炼和打击才悟出合作的重要。原来,我最不怕的就是斗争,我这人先天就有一种好斗的天生,越斗越兴奋。我跟范卫东从文丨革丨斗到今天,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呵呵,现在都没脸说出来了,天天被一种斗争的激情兴奋着。你们跟我叫校长,其实我的校长是谁?是樊书记。我这人怕的就是尊敬,人家一尊敬我,我就没脉了。我斗走了几任书记了,没想到樊书记降服了我,樊书记不温不火,对我一尊敬,我就没脾气了。范卫东就不懂得这点,我曾经跟他主动示好过,但是他不领情,不懂得尊敬,我总想教育他,让他知道官场上有斗争也有合作,估计我是教育不好他了,老朽了,哈哈。”

  江帆和彭长宜没有笑,他们都知道王家栋不惜拿出自己多少有些不光彩的一面,目的就是想跟他们阐述一个道理,那就是合作是必须的,斗争是其次的。
  王家栋继续说道:“我今天跟你们年轻人卖弄了这么多的道理,不是说我王家栋有多能,有的时候,合作比斗争更重要。我可是不惜牺牲我的隐私我的阴暗心理,就是想让你们俩明白一个道理,这话我跟儿子都没说过,跟你们俩可是掏心窝子了。”
  江帆伸出手,说道:“江帆谢谢您。”
  王家栋笑着握住了他的手,说道:“只要你们不嫌弃我这老朽,我愿意跟你们抖落抖落我这点存货。”

  江帆明白,眼下王家栋也是向他表明了一种姿态。江帆不傻,他当然不愿失去王家栋的辅佐。就说:“您的存货都是积淀下来的精华,该抖落就抖落吧。”停了停又说道:“我现在就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如果钟书记说暂缓广场建设,我该怎么做?”
  王家栋想了想说:“广场建设项目不能更改,更不能取消,暂缓,就意味着你对市民的承诺要打折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样做的目的……”王家栋顿了一下说道:“我可能是以小人之见度君子之心了,他干预这个项目,就是有自己的目的,这个目的也许是经济上的,也许是政治上的,那么你能做的就是让利不让步,我说的让利包括政治层面和经济层面上的让步,因为这个项目拆迁已经完成,没有暂缓的理由。你们还年轻,要打政治仗,不要打经济仗”

  彭长宜说:“他那么马列……”彭长宜没敢往下说,因为在他面前的是市长,是市委副书记。
  没想到王家栋听了他这半截话笑了,说道:“呵呵,看问题不能看那么表象,表象的东西往往是不真实的。”
  “受益匪浅,受益匪浅啊!”江帆感慨的说道,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们到了阆诸市的丰顺县境内,王家栋一看,说道:“这小子把咱们带到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彭长宜笑着,不言声。
  王家栋又说:“江市长,看见了吧,不抓整顿行吗,这个地方你来过吗?”

  江帆摇摇头,说道:“没来过。”
  “这不得了,这么远的地方他们都能钻得到,可想而知,平时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研究吃吃喝喝上了。”
  江帆笑了,说道:“您说的对极了,我也这么认为。”
  说着话,寇京海的车停在了路边一处小店门前。只见这家店面一点都不起眼,普通的平房,铝合金门窗,上面有五个大字:马家特色熏乳鸽,一目了然。
  王家栋和江帆都没有立刻下车,显然走了这么远的路,就到这么一家跟街头早点摊没什么两样的饭店吃饭,心里有落差。这时,寇京海来到车前,拉开了后门,说道:“请领导们下车吧。”
  江帆刚要下车,王家栋说道:“你小子带我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就到这么一家路边店吃饭,你当我们是大车把式啊?”
  寇京海赶忙又转到他这边,给他开开车门,说道:“您先下车,看一看,尝一尝,再骂不迟。”
  江帆也说:“您刚才说什么来着,他们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研究吃喝,肯定这个大车店有过人的地方,下车吧您。”说着,就下了车。
  王家栋尽管嘴上这么说着,人已经下来了。
  进了小店,里面面积不大,十来张餐桌,已经是一个开放的餐厅,里面坐满了人。他们来到后面一排被称作雅间的平房,在外面洗了手后,进到一个八人台的雅间。里面很朴素很干净,多余的东西没有,就连四面墙壁都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的装饰物,一看这个店家就是不会摆花架子、朴素、实在,心无旁骛做生意的人。

  寇京海说:“这个饭店只有一样拿手菜,就是熏乳鸽,其他菜品很简单,也很平凡,没有什么特别的香味,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味道,反正到这里来吃,你记住的就是乳鸽,不是装修,不是富丽堂皇,也不是漂亮的服务员,只有一个印象。”
  江帆把王家栋让到上座,自己坐在他旁边,听完寇京海的介绍后,说道:“高明。”然后跟王家栋说:“估计您要冤枉他了。”
  王家栋说:“嗯,我都想吃了。”
  彭长宜赶紧冲外面喊,:“上鸽子。”
  两只切好、码放的就像振翅飞翔的鸽子端了上来后,江帆和王家栋轻轻闻了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香味,只有一股淡淡的肉香味。
  王家栋说道:“嗯,不是想象的香气扑鼻,真功夫应该在肉里。”
  寇京海说:“喝什么酒?”
  彭长宜说:“吃乳鸽,就得喝高度二锅头。”
  王家栋说:“你拉倒吧,我儿子孝敬我的好酒都喝不过来,还喝二锅头,去,让司机拿酒去。”
  彭长宜说:“呵呵,就知道你车里有货。”
  很快,司机拎上两瓶茅台。
  江帆把两只玻璃杯往前面一推,说:“书记喝多少我喝多少。我对这鸽子充满好奇,是香味闻不到臭味也闻不到,王书记,我先替您尝尝,好吃您再吃,不好吃您就别吃了。”说着,就要下手。
  彭长宜赶紧说:“等等”,他一转身,从旁边的柜里拿出一沓薄膜手套,递给江帆两只,然后每人发两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