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忙了,殡葬改革要时刻绷着弦,计划生育要来检查,还要学习,如果不是整顿学习,马上要清理农村宅基地,许多工作都干不过来了,哪个都是要紧的事,工作一忙,跟领导汇报的机会就少了。”彭长宜诉着苦说道。

  “对了,计划生育你还真得认真抓,在国家检查组下来的时候,省里和市里都要查的。绝不能出现纰漏。”
  “唉,看了吧,业余时间都不让伙计轻松,还不忘布置工作。”
  “哈哈。”江帆笑了。
  彭长宜说:“当着市领导,说句不该说的话,眼下这个整顿学习真是要命,现在干部们都私下拿这个开玩笑,太左了,看着谁不顺眼撤了就行了,真要这么搞半年,我看觉悟提高不了,反而会影响工作。”
  “只有让你们不间断的学习,才能发现你们谁顺眼谁不顺眼,你小子注意,少说些阴阳怪气的话,一下子处理了两个正科级干部,这可是锦安地区都不多见的。别以为他不敢剃你。当年在南岭,他由县长升任书记,靠的就是这招才巩固了权力。你不会想做焦太强二世吧?”王家栋严肃的说道。
  江帆说道:“王书记说的对极了,长宜,的确要注意。对了,寇京海上任了,你们去夸官了吗?”
  彭长宜心说,当着两位领导,还是低调点吧,就说:“哪敢呀,眼下这个关口,我不敢轻举妄动。”其实,他们早就秘密的聚过了。
  江帆点点头,说道:“那就好,凡事多注意。”
  王家栋说道:“江市长,你怎么什么都信?”

  江帆一听,扑哧乐了,说道:“长宜的话我信。”
  “江市长真是太善良了,他们如今是忽悠你没商量,就是他说的话是真心所想,那个寇京海能让他们太平了?”
  “呵呵,长宜,给他打个电话,看他在干嘛?”江帆突然来了兴致。
  彭长宜掏出电话,开机。那个时候的电话大部分都是为呼机服务的,双向收费,电话费太高,一般都是不到用时不开机。

  彭长宜先拨了寇京海办公室电话,果然,他还在单位,就说道:“寇局,还坚守岗位哪?”
  寇京海嗓子有些沙哑,声音疲惫的说道:“嗯,你哪位?”
  “彭长宜,认得吗?”
  “哦,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彭长宜一听寇京海这么正经说话,就知道他旁边有人,不方便,果然,就听寇京海跟里面什么人说道:“就这样,下周我们开班子会再研究,我刚上来,有些情况还不了解,好吧?”愣了一会,才听到寇京海对着话筒说道:“长宜,你千万别叫喝酒去,我告诉你,我当这个官不容易,别再把乌纱帽弄丢了。”
  “没关系,丢了再捡回来,大不了再晕倒一次。”彭长宜说道。
  “操蛋,说过你多少次,再这么说小心我跟你翻脸。你说我招谁惹谁了,赏个官帽子吧,还以这么一种形式,成心寒碜我,他妈的真……”
  彭长宜听出他的嘴要没把门的了,就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行了行了,别得便宜卖乖,我身边可是坐着书记和市长呢,小心让他们撸了你。”
  果然这话很管用,寇京海立刻小声的说道:“真的?是王书记和江市长?”
  “那能有谁,人家钟书记高高在上光芒四射,也不屑于搭理我呀?你还差不多,刚来就垂青于你。”

  “老弟,你太阴了,当着王书记和江市长,引诱我胡言乱语,不安好心。说吧,什么指示?”寇京海吃过嘴上的亏,一听王书记和市长在旁边,就不敢胡说八道了。
  彭长宜笑了,对电话那头的寇京海说:“领导们请你。”
  寇京海小声说道:“你这家伙,想要我的命吗?我敢让江市长和王书记请我?”
  彭长宜说:“对命不敢兴趣,对你脑袋上方的东西感兴趣。”
  “少来,回头再跟你算账,说,去哪儿?”寇京海显然没兴趣跟他逗下去,他要弄清车上到底坐着什么人。
  “去哪儿?”彭长宜重复了一句他的话,就看向江帆和王家栋。
  王家栋说:“让他下楼,先上车。”

  彭长宜说道:“你先下来,别开车了,我们到门口了。”
  寇京海听听见了王家栋说话,赶紧说了一声:“好的,马上下去。”
  他们刚把车停好,寇京海夹着包就到了门口。
  彭长宜下了车,拉开后面的车门,跟王家栋说:“您请前排就坐吧,尽管那是秘书的位置,也比在后面挤着强。”
  寇京海一看,说道:“我开车去吧,让领导们挤着不合适。”说着,就往回走。
  江帆说,“回来,你开车谁喝酒啊?王书记您前排吧,我们三个挤点就挤吧。”
  寇京海回过身,赶忙说道:“我开车也喝酒,大热天跟领导挤着不礼貌,再说了,您那衬衣太白了,我怕给您蹭脏了。”
  彭长宜冲着他的背影说:“别把自己秀的跟劳动者似的。”
  王家栋笑了,就说:“开就开吧。”
  寇京海开着车就出来了,也不问去哪儿,直接就开到了前面,沿着国道向北驶去。
  彭长宜说:“嘿,还很自信,也不问问去哪儿,就往前开?”说着,掏出手机就要跟他联系。
  王家栋说:“跟着他就是了。”
  江帆笑了,说道:“呵呵,的确自信。”
  他们跟着他下了国道,然后一路向西。

  王家栋问彭长宜:“他这是去哪儿呀?”
  彭长宜故意说道:“不知道。”
  王家栋显然不相信,说:“你们天天一块泡,能不知道?”
  彭长宜乐了,说道:“好长时间没在一块泡了,这些日子,都在认真、深入、深刻领会整顿精神,没有时间聚。”
  王家栋说道:“竟是屁话!”
  江帆笑了,说:“学习还是有必要的,现在去哪个单位,保证都能找到人。”
  “是啊。”王家栋说:“有的时候,该敲打也得敲打。”

  彭长宜说:“钟书记在南岭县,呆了十多年了,也没有太大的起色,冷不丁就把他弄到了经济发达的地方当书记,也不知道上级是怎么想的?”
  江帆说:“不要这么说,钟书记还是有工作思路的,最起码他知道丨党丨委的抓手在哪里。”
  王家栋看了一眼江帆说:“我希望他抓住该抓的,不该抓的别抓。”
  江帆听出了王家栋话里的意思,他笑笑,说道:“哎,书记没有不该抓的。”
  王家栋笑了,说道:“江市长,我今天记住你的话了,如果书记抓了不该抓的,你可不许抱怨。”
  江帆笑了,说道:“他抓了不该抓的正常,真有了那一天我抱怨一下也正常。”
  王家栋觉得江帆比开始的时候成熟多了,成熟的有些可怕。在钟鸣义任亢州市委书记这件事上,他和樊文良有一段探讨的话,王家栋也发出了像彭长宜刚才那样的感叹,谁知樊文良说道:“家栋啊,想想你对彭长宜的用意,人同此心啊。”樊文良这句话让王家栋琢磨好长时间,似乎领悟到樊文良这话的深意,于是说道:
  “江市长,你能这么想太难得了,他愿意抓就去抓,愿意怎么抓就怎么抓,我们每个人只要做好本职就行了,许多事有人主动抓甚至争抢着抓是好事。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终究不是坏事。”王家栋一语双关的说道。
  “事实是,今天上午已经把我叫去了,询问广场建设项目的事。”江帆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