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2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明天是周末,我没准明天回去,然后周日去采访他,周一要赶回来上课。”
  “这么紧张?”
  “是的,我之所以现在采访他,一是怕他回海南,二是怕他试验田的庄稼收了,那样就没得拍了,还得等到明年。”
  “呦嗬,看来入门了,说的头头是道,估计,亢州电视台要诞生一颗新星了。”彭长宜为丁一的进步高兴。
  “那是了,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丁一这话跟的很快。
  “呵呵,都会吹牛了,看来牛吹的比较艺术性,捎带着连别人也给吹了,这也是学习的结果啊。”彭长宜笑着说道。
  “哈哈。”丁一也笑了,又说道:“科长,我周日采访他,你能陪我吗?”
  “能,必须能,正格的了,丁记者到我辖区来采访,我怎么也得做好服务和招待工作,鞍前马后的照应着。”
  “呵呵,那就谢谢您了。”
  “不谢不谢,是我该做的。”说完,挂了电话。
  不知为什么,自从丁一悄无声息的调到电视台,而且没有和他商量,他就觉得丁一和自己渐行渐远了,或者说有主见了,尽管他一再跟她强调,自己是她在亢州最近的人,但是她却就没跟他说调动的事。那天发现高铁燕换了秘书后,他问过林岩,也问过江帆,而且江帆说他事先也不知道,温庆轩来要人他才知道,这让彭长宜心里多少有些平衡。后来,彭长宜跟丁一联系上后,从她的语气中似乎听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他立刻想到的就是高铁燕,似乎她们分开,是他早就预料之中的事。总想给她践行,但是,丁一铁定了心不让任何人欢送她,林岩说他们政府办都没有欢送她,曹主任几次说请她都被她以各种借口拒绝了,林岩还说,江市长说过,她是以这种办法让别人内疚。他似乎从林岩的话里又听出了那么一点弦外之音,似乎江帆有愧疚丁一的地方。彭长宜不止一次的想,江帆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能让丁一离开政府机关?但是后来种种迹象表明,似乎江帆和丁一之间又不存在芥蒂,那天和寇京海去北京,本来说好了和江帆在北京聚聚,他就是听江帆说有丁一,就临时改变了主意,他的确认为他们不该打搅他们的相见,这不是自己一直以来压抑对丁一的向往,希望看到的结果吗?江帆人不错,他能够担起丁一的未来,丁一当然更不错了,本世纪最后一朵玫瑰,估计下个世纪找不到这样的女孩子了。

  想到这里,彭长宜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朵玫瑰他彭长宜一辈子都不能去触摸,但是,他可以在心里把她珍藏一辈子,自己心里的事,别人管不着。
  彭长宜感到自己很好笑,也很阿Q,习惯的拉开抽屉,拿出那个深蓝色的剃须刀。每次看见这个剃须刀,他都会想到丁一。可能丁一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剃须刀,彭长宜只是看,但从来都没忍心用过,他固执的认为,只要用一次,就是旧物了,他要永远保持这个剃须刀的新度。
  这个剃须刀的确很漂亮,时尚,便捷,直到现在,彭长宜都没有遇到相同的产品,可能丁一直到现在都无法参透他为什么把这款剃须刀复制了无数个,并且当做礼物带给了许多人。除去这个剃须刀本身的价值和实用外,可能彭长宜自己都无法说清这么做的真实原因,但是有一点他心里最清楚,那就是他不希望丁一继续自己的感情,不希望她对自己产生热望,这倒不是因为自己自身的原因,主要他不敢向前,就像在阆诸她的家里,自己吻她时所顾虑的那样,他总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而且对他充满了失望,从此以后,每当自己对丁一有所向往时,这双眼睛都会不由自主的出现,无论是作为兄弟还是下级,彭长宜在知道江帆喜欢丁一的那一刻起,他纵是爱死丁一,也不会做出格的事的,因为他知道,秩序这个东西尽管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却无处不在。有的秩序可以逾越,有的秩序你却一生都不该触碰。他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柳下惠,但是在丁一这个问题,他却固执的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尽管这个原则有时让他饱受折磨,但是必须如此。

  彭长宜感动自己很悲壮,习惯性的甩甩头,他决定不去在想这些,他刚起身,电话就响了,彭长宜接通后,才知道是王家栋,已经成为亢州市委副书记的王家栋,跟彭长宜说话的口气依然没变:
  “你小子怎么回事,刚才跟谁通红着,打了这么长时间?”
  “哦,书记您好,没跟谁?”
  “没跟谁?难道你一人对着电话自言自语吗?”
  “呵呵,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你还没回答我哪,我必须确定你刚才的电话不是打给某个不该打的人。”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总是寒碜我,我刚才跟永兴庄的村支书通话着,呵呵,您老有什么指示?”
  “没有指示,想出去透透气,天天这么学习熬死了。”王家栋口气里有了厌烦。
  “呵呵,是谁说的这是政治需要,要好好配合,争取转段?”
  “这话我会一直说下去,但那是对你,我个人知道该怎么做,好了,别贫了,我现在就出去,你下楼吧。”王家栋跟他说话,一如既往的不容置疑。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遵命。”放下电话后,就走了出去,本来学习完后也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

  彭长宜走出单位门口时,等了一会,就看见王家栋崭新的桑塔纳徐徐停在他旁边。今年选举过后,机关新添置了好几辆桑塔纳,王家栋这辆车是他上任后另买的。车停好后,司机降下车窗,彭长宜这才拉开前面的车门,坐在副驾驶旁边。他回头看了一下,后面还坐着江帆。他笑了,说道:“王书记打了埋伏了。”
  江帆说:“怎么,是失望中还是希望中?”
  “呵呵,领导干嘛都那么睿智啊,如果我说是无尽的期盼中,您相信吗?”彭长宜说道。
  “哈哈哈,真是什么人教什么徒弟啊。”江帆开怀的笑道。
  王家栋说:“我出来,正看见江市长仰头看天想心事,我就把他绑架了。”
  江帆说:“我是有先见之明,知道您会来,所以提前等在门口,跟着王书记有饭吃。”
  江帆站在门口,的确在仰头看天,最近,整顿,似乎成了压倒一切的工作,晚上,除去必须的应酬外,他很少出入酒场。自从上周回来后,一到晚上,有种思念,总是那么不可抑制的疯长,今天下班后,他正在思量是否回北京的时候,王家栋出来了,问他去哪儿,他说想回北京,王家栋说明天再回吧,明天是周六,说着,就招呼他上车了。
  彭长宜感动江帆最近往北京跑的勤了,不知他是跟妻子修复和好还是另有所念,就说道:“那我以后天天等在大楼的门口,你们不知道啊,作为伙计,是多么希望天天领导能给机会啊?”
  “呵呵,这话也不知是真是假,好长时间都没人理我喽——”王家栋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