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方东说道:“我认为丝毫不会影响马路和广场的美观,从这里经过的人们反而对我们会有一种崇敬心里,因为没有悲天悯人胸怀的人,是不会把它保存在这里的,再有了,城市马路干嘛非要这么笔直不可,人家设计高速路时还特别设计了弯道了,为的就是防止旅途视力疲劳,如果我们马路中间有这么一颗大树庇护过往车辆和行人,我认为不是破坏了马路的美观,反而为这条马路增加了人性关怀和自然的魅力。”

  规划设计人员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而是跟江帆说道:“具体能增加多大的投资还得进一步预算,我大致估计怎么也得一百多万元。”
  江帆说:“如果在辅以周边的基础设施什么的,一百多万元能拿下来就不错了。两边的建筑都要重新规划设计,不然会和这棵树不和谐。”
  那个规划设计人员说道:“是啊,目前勘探工作都以做好,如果扩宽马路,广场周边所有设计都要推倒重来,我说的一百多万元没有说多。您是学建筑的,您懂。”
  老马没想到这么多,他说:“用不着费那么大的事吧?”

  江帆笑了,“您老想简单了,如果把这树留下来,周围所有的建筑都得重新改设计,比如,我们的马路在这里成了一个弧度,或者我们把马路再进一步拓宽,您想想,我们还有可能会重新拆迁,那么我们两边的建筑就不能是直线了,就也要设计成弧线型的,您想想,是不是要费这么大的事?”
  老马说:“我也没考虑那么多,就是一门心思想留下这棵树,没想到这么麻烦?可是移不活的话那怎么办呀?”老马显然也没想到会这么麻烦,他为难了。
  江帆笑了,安慰他说:“我们共同想办法。”说完,他跟几个局长和技术人员又进一步探讨了一番,最后请规划人员重新设计方案,然后跟交通局共同拿出预算造价,他转向老马说:“老马,你们该搬迁就搬迁,这棵树差不多能留下了,但是最终能不能留下,还得多方研究决定,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希望你能理解。”
  老马很感动,他说道:“即使最后留不下,我也对得起它了,能把市长和这么多的领导请来,我就知足了,我这就动员大家搬迁。”
  方东说:“马大爷,这就对了,该搬迁就搬迁,跟我学,保护不了古墓怎么办?我闹情绪,不干工作,行吗?有些事并不是咱们想要怎么办就能怎么办的。您知道吗?这条路和广场的总投资都是提前预算好了的,那是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是经过全市人大代表最后审议才通过的,现在要追加投资,钱从哪儿来?只能动用他市长基金,您这一课树,估计就能把他全年的市长基金用完了,他以后在去个学校去个敬老院什么的,就办不了露脸的事啊,兜里没钱了,大爷,理解万岁吧!”

  老马因为古树没少和方东打交道,彼此很熟知,他知道这个方东是搞文物出身的专家,从来都不会曲意奉承当官的,今天能从他嘴里说出这话的确很难得。
  方东看着几个局领导簇拥着江帆走了出去,就小声跟老马说:“我告诉你,这棵树,砍不了了。”
  老马高兴的说道:“方所,你才是这棵树的恩人。如果不是你给我出主意,让我给市长写信,我估计我保护不了这棵树……”
  “嘘——”方东看了看门口,说道:“永远都别说,只要树能保下来就行了,说到底,还是咱们市长有学问、有见识、懂的多,比那些土豹子领导强多了。”
  果然,没几天,老马得到消息,规划部门重新改设计,广场的马路给古树让道,至此,老马的一桩心事放下了,附近居民也都拍手称快,称赞江帆是尊重民意的好市长。

  北城,任小亮办公室。他接到了市委办通知,说是钟书记一会去到北城中学视察,要北城书记主任立刻赶到北城中学。任小亮放下电话,推开党办的门说:“把彭主任叫过来。”
  姚平赶紧敲开彭长宜的办公室,就见刘忠也在,她说道:“任书记叫您过去一趟。”
  彭长宜说:“有什么事?”
  姚平摇摇头说:“我不清楚。”
  刘忠站了起来,说道:“去吧,有空再说。”
  彭长宜来到任小亮办公室,就见任小亮正在梳头,他说:“长宜,我们马上去中学,钟书记要到中学去视察。”
  彭长宜想了想说:“视察什么?”
  “电视台拍一个改善办学条件专题片,要去学校补镜头,叫我们配合一下,叫上刘忠和田冲,人多点。”任小亮又对着镜子整整衣领。

  彭长宜想想说:“要不你们去,我看家,钟书记一看咱俩又都出去了,该生气了,家里没人不行吧。”
  任小亮笑了,说道:“去吧,这次咱们是执行命令。”
  彭长宜点点头,出门后,冲着楼道就喊出刘忠和田冲,坐上任小亮的车就赶往北城中学。老远就看到校门口有几辆车停着,任小亮说:“这钟书记作风的确凌立迅速,才几分钟,他就到了。”
  他们急忙下车,进了校门口,这是,就见钟鸣义、江帆、高铁燕,还有教育局的局长、副局长陪着,北城中学的老校长正在跟钟鸣义说着什么,两名电视台记者,正扛着摄像机找着角度。
  任小亮和彭长宜跟钟鸣义和江帆握过手之后,钟鸣义说:“任书记,你们辖区中小学包括幼儿园校舍,有没有危房?”
  任小亮知道这是在做戏,就说:“按照钟书记和江市长的指示,我们在两年前就全部消灭了危房,准备在开学之前再搞一次全面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彭长宜在旁边听着就想笑,这个任小亮,真是巧舌如簧,说的钟鸣义脸上露出笑容,两年前消灭了危房,之前还是按照钟书记和江市长的指示精神,那个时候,钟鸣义应该还在南岭县。他极力忍住,才没让自己笑出来,但是他发现,江帆正抱着架子斜着眼看他,也面带微笑。
  彭长宜赶紧扬头,看了看北城中学去年才建好的教学楼,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一行人陪着钟鸣义在校园里边走边说,钟鸣义看见了树上的大钟,说道:“这个种现在还用吗?”
  校长说:“不用了,现在有定时的电铃了。”

  钟鸣义走过去,解开了系在树上的绳子,走远了几步,扬头看了看高处的铁钟,手里一用力,就响起了嗡鸣的钟声,清脆震耳。拉了几下后,就把绳索交给旁边的校长,然后摸着大树对江帆说道:“看见这口大钟很亲切啊,想起了我们的学生时代。”
  江帆笑着附和道:“是啊,很熟悉。”
  他们又走进了一个教室,眼下,离开学还有几天的时间,钟鸣义进来后,煞有介事的坐在课桌旁,比划着一个上课听讲的姿势,对着眼前的课桌有左右查看了一眼,说道:“北城的条件的确不错,全市都像你们这样就好了。”
  任小亮赶紧说道:“不是有句话叫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我们这几年的确加大了对改善办学条件的投资,别处可以省吃俭用,但是对教育始终都是倾斜的。”
  钟鸣义很高兴,说:“是啊,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不能马虎。”
  由于里面太挤,彭长宜没有进去,他站在门口听了这些话后,感到很可笑,心说,这都是应该做的事,有什么好唱高调的。他觉得有些不屑,看了一眼旁边的刘忠,刘忠也正在冲着他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