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东的脸红了,他说:“是是,我接受您的批评。我受过这方面的刺激,原来因为修南城马路的地道桥时候,发现了一个汉代合葬古墓,我找过无数次县长和县委书记,都被言辞驳回,我又往上反应,差点没被处理。他们说,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保护他们干什么,老百姓还没饭吃呢,要解决吃饭问题,必须修路。国家文物局和省文物局都来人,要求当地保护古墓,就地建个博物馆,因为这个古墓实在太珍贵了,在平原地区发现这么大规模保存这么完整而且没有被盗的古墓实在太难得了,没办法,地方不同意,后来,省文物局就四处给古墓找家,异地保存。京州市的市长知道后,主动申请,接受古墓,并且在当地的博物馆中另建一个展厅,这才让古墓有了安家的地方。在迁移古墓那天,我没敢露面,觉得脸上无光,本来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却抛弃了它,迁移工作进行了二十多天,我这二十多天就没到现场去看,病了一场,等迁走后,需要填埋,施工方要文保所签字的时候,我才到现场走了一遭,当时眼泪哗哗下来了,他们迁走的是最精华的部分,许多更加有价值的东西都被破坏了,因为他们不可能把全部都迁走……”

  方东的眼圈红,他停了停又说:“京州市为这个古墓建了一个展厅,在开展的那天,全国各地的文物专家都去了,我没去,我不忍心看,被这样移走可以说是野蛮的移走,肯定不是我最初发现它时候的样子了,我担心心脏受不了,始终没去参观。后来省里的同行告诉我,说如何如何保存的好,我才略微欣慰一些,但是一想到古墓移走后剩下的残骸和被破坏被掩埋了的整个墓群,我的心就疼。不瞒您说,我父亲去世我都没像那天那么哭过,因为做儿子的尽了孝心,我无愧,但是对古墓,我有愧,十来年了,每次想到这件事,我都心疼难受。”

  江帆被他感动了,他没想到一个基层文保所的所长,对这些文化遗产存有这么深的感情?以至于十多年都念念不忘。
  方东继续说道:“后来樊书记来了,有人跟他说起这事,有一天他特地到了文保所,问我还有没有补救措施,我说,没有任何办法,首先,吐出的东西还能再吃进肚里吗?人家京州市能同意吗?现在这个古墓几乎成了京州市的名片,人家肯定不能给咱们了。再有,您能把那路断交建博物馆吗?不能,肯定不能,哪条我们都做不到。后来,他想让我跟着他去京州市去看看,我说您让我干什么都行,去京州博物馆看古墓,我坚决不去。”

  江帆说道:“方所,我理解你的心情。”
  得到市长的理解,方东显然更激动了,他说:“市长,我跟您说,尽管我把古墓丢了,但是古墓里挖出的宝贝我一件都没丢。”
  “这个汉代夫妻合葬幕,不仅填补了我们省的研究空白,也填补了中原大地的研究空白,首先夫妻合葬不多见,像保存这么完好,又是帝王之家的夫妻合葬没有过,另外,出土了三件国宝级的文物,这三件宝物在文物界从来都没出现过。是世界级的孤品。没有相同的物品出土过。国家文物局想征收,省文物局想征收,我誓死不答应。”
  江帆说:“我们能保护好吗?”

  “能,我把上面拨的钱盖了一个仓库,自动防盗装置,洲际射线,都是最先进的技术。再有,这几件东西一年在咱们这里呆不了几天,总是被国家和省里的借走去展览,我的原则是借行,但是不给。”
  江帆被他的一片赤诚感动,说道:“等你的宝贝什么时候回来,我去开开眼,顺便到你那里看看,我对这块工作还真不太了解,到时你跟小林联系。”
  方东很高兴,他说:“我太欢迎了。市领导就樊书记去过,其他任何人都没去过。我有许多想法想跟您汇报呢,如果我们只知道拆迁而不重视保护,那我们的城市就跟缺钙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尽管江帆很认同他的观点,但是现在作为主政一方的市长,他是不能助长他这种过激的心理的,说道:“呵呵,方所啊,你说的很好,但也太刻薄了,城市缺钙是不能凭一种现象就能下断语的,包括许多层面。如果我们不发展经济,那这个城市就不是缺钙了,是缺血,缺血的城市就跟人一样,就会没有生机,没有生命,没有希望。”
  方东有些尴尬,他忽然想到站在他面前的市长,既不是泥腿子出身,也不是唯我独尊的人,他是首都建筑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是建设部下来的干部,是个知识型的领导。他额上就冒出了冷汗,妹妹方莉曾经多次嘱咐他,要他注意跟领导的交流,别总是卖弄他那一套,在经济社会中,发展和保护天生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再说了,现在当官的谁不要政绩,谁会对你那些古董感兴趣。尽管妹妹这么说,但是,天生的性格改不了,第一次跟市长接触,就给市长留下这个刻薄的印象可不是什么好事,这样于己于工作都是非常不利的。于是他赶紧说道:

  “呵呵,江市长是学建筑的,想必对城市建设和城市保护比我懂的更多,并且都是深层次的懂得,我有些班门弄斧了。”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江帆笑了,说道:“方所,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的确是每个城市都会遇到的,是现在的普遍现象,作为一个基层文保所的工作人员,很难得你有这样的忧患意识,一个城市的底蕴是和其中的历史文化分不开的,历史,增加了这个城市的底蕴,城市,使这些文化符号得以流传,等哪天有时间,我们单独聊聊,把你的一些想法看法告诉我,也让我长长这方面的知识。”
  方东有些受宠若惊,他说:“市长您太谦虚了,您是我见过的最有知识品味,最谦逊的市长。”
  “呵呵,是啊,谦逊和知识不能让你收回牢骚,真不知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江帆笑着说道。
  “市长,您可别这样说了,我都无地自容了。我只是觉得遇到了真人,说了几句真话而已。”
  江帆笑了,说道:“尽管你说话很直接,但是很有道理。在城市建设中,我们的确有急功近利的行为,这是文化的短视,如果照此下去,我们留给子孙的将是一个贫瘠的城市,其实,眼下城市的建设者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从我们国家最近这几年的申遗力度就能看出。不过保护和开发本来就一对矛盾,那个方面过犹不及都不好。当政者考虑的是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问题,这一点也请你们理解。”

  方东一拍巴掌说道:“江市长,你说的太好了。”
  这时,规划局和园林局和交通局的领导都来了,交通局来了一位工程科的科长和一位筑路工程师,江帆这才想起今天市委组织部要去交通局宣布新的局长任命通知,原来的主管副局长是寇京海,他今天即将被正式任命为局长,肯定是来不了的,江帆说道:“把你们几位领导找来,也是我的临时动意,眼前有个问题我们需要解决,就是这棵三百多年的老树,和咱们的马路发生冲撞,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怎么解决。你们说说吧?”

  关于这棵老树,这几个部门都知道,当初规划的时候,老马就找过规划局局长,但是在亢州,修了这么多马路,还没有哪条马路给一颗树让道的先例,即便在全国也不多见。
  规划局长说:“如果给大树让路的话,两边的马路还要往外扩,这就涉及到了拆迁,另外,影响马路的美观和整体形象。”
  交通局的工程技术人员看了后说道:“那样的话肯定修路的成本就上去了。”
  这时,园林局的局长和一名技术人员围着树在嘀咕,江帆就说:“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那名技术人员说道:“我们的意见是就地保护,这么一颗古树,如果移到别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它的命。移不活,几百年了,它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的一切。”
  江帆看着规划设计人员,说道:“如果不移走,修这条路能增加多大的投资?”
  那个人说:“关健不是投资,而是马路和前面广场的设计难度,那样所有的设计都要推倒重来不说,还影响广场整体美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