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4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朝诺和许开银同时笑了起来,笑完后,他们也不客气,等着万浩鹏一杯一杯地敬他们,等到他敬柳锦时,明朝诺和许开银打趣地问:“你真正的贵人恐怕是锦老总吧,我们可不是帮你,我们在帮自己,这毕竟是我们的家乡。”
  刘守信和许崇高也在一旁打趣,搅得万浩鹏和柳锦不得不互相敬着他们,他们才作罢。
  酒喝得差不多了,明朝诺才说:“老许,太平镇连接河南这条国道的计划,你抓紧点,常务会,我再敲敲边鼓,另外,小万把计划方案形成字报到县里来,我想办法找找李书记和吴县长。”

  万浩鹏一听,赶紧示意许崇高和柳锦一起敬明朝诺,明朝诺又笑:“小万,我发现你喜欢拖着柳总一起敬酒,这是什么个**呢?”
  万浩鹏赶紧说:“因为这条路一通,最受益的是柳总,对半山公司的发展很有帮助的。”
  刘守信一听,赶紧也说:“对,对,只要路一通,我准备开发一片别墅群,供太平镇在外工作的人回乡渡假,寻找回家的感觉和味道,记住曾经的乡愁。”
  “是啊,这可是我多年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来,我先敬明县长和许局长,见敬万镇长。”柳锦站起来说着。
  万浩鹏一见,也跟着站了起来,对着明朝诺和许开银说:“我是代表太平镇的老百生,柳总是代表半山养殖公司,我们各付其责,各尽所能,两位领导,这个**行得通吧?”

  明朝诺一听,大笑起来,而且一边指了指万浩鹏和柳锦,一边说:“还是年轻好啊,年轻的大脑是转得快。今晚喝得很开心,很尽兴,这样,我们干完这一轮后,喝个团圆酒,来日方长是不是?”
  “听县长的。”柳锦因为只有一个女性,酒桌自然是占优势,接过明朝诺的话回应着。
  等团圆酒喝完后,刘守信开车送明朝诺和许开银回县里,万浩鹏喝了不少酒,和许崇高留在半山公司醒醒酒再回镇。
  刘守信领着明朝诺和许开银一走,许崇高也喝了不少酒,倒在沙发呼呼地睡着了。
  万浩鹏一见,忍不住笑着对柳锦说:“看看,你狠,把我的人喝倒了一个。”
  柳锦咯咯地直笑,盯着万浩鹏说:“我们算是同年代的人,我可能你大吧,无论我你大还是小,我们没喝倒是胜利是不是?”
  “为什么呢?”万浩鹏不解问。
  “因为未来属于我们!你不觉得吗?”柳锦话有话地说着,说得万浩鹏心一热,可他不敢再看柳锦,也不敢多想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柳锦见万浩鹏不好意思起来,又说:“我们出去走走,看看山村的夜景如何?”
  万浩鹏也有此意,呆在房间里,听着许崇高的鼾声,总之是一件不太美丽的事情,特别是身边还有位可人的姑娘时,这种环境也确实该换一换。
  “走吧。”万浩鹏率先站起来朝外走去,柳锦跟了来,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一到公司附近的水库边时,柳锦快走了几步,和万浩鹏并肩走着,万浩鹏想拉开一点距离,又担心伤着柳锦,任由她和自己并肩走着,时不时还能撞一下肩,每撞一下,万浩鹏的心紧一下,特别是酒后,这种被拧起来的感觉,很有些刺激,但是他不敢多想,多动,毕竟他对柳锦一无所知,而且她是一个生意人,官员与生意人之间要保持好度,这一点海宁市长生前也一再强调,不是不同老板们交往,同他们交往时一定要注意度,近了不好,远了也不行。特别是太平镇目前这种状况之下,万浩鹏需要大力发展经济的时候,需要这些老板们,需要他们起带头作用,没有能人带领,乡村的经济想发展,很难,很难。

  万浩鹏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对柳锦时不时撞过来的力量除了有意无意地迎合外,不敢有任何让她发现自己在逃避的举措。
  “刚刚那个姑娘是做什么的?”柳锦突然问。
  万浩鹏没想到柳锦还把小霞的事装着,难道女人都喜欢拿另外的女人说事吗?郝五梅总是和吴玉争得不亦乐乎,嘴说瞧不起吴玉,嘴说吴玉有什么资格和她争,和她,心里却又不是这样认为的,到一起个没完没了,只是有些日子没和这两个女人联系了,她们也知道万旺生去世的消息,所以也没打搅他,再说了,这一段也确实发生了很多事,他也需要静一静,想一想。
  “柳总真要帮她吗?”万浩鹏玩笑地问了一声。
  “只要你需要,我肯定会帮她。”柳锦毫不含糊地说着,说得万浩鹏有些感动,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因为世界属于我们的啊。”柳锦说这话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声音还有些大,可能因为是旷野的原由吧,万浩鹏觉得这笑声有些响亮的。
  “谢谢你。”万浩鹏由衷地说着。
  “可你好象对我很介蒂一样,是不是觉得官员和生意人不交朋友?或者认为生意人不配和你交朋友,你们的盛大美女是这样的思维,你不会也有这种思维吧?”柳锦提到了盛春兰,这让万浩鹏还是愣了一下,他虽然知道她和盛春兰一定有矛盾,没想到矛盾如此公开化。
  “她这么说过吗?”万浩鹏试探地问了一下。
  “对啊,她亲口对我说,我算什么东西,一个生意人而已,没资格和她谈论一切事务。我不过是告诉她,我们赚钱归赚钱,但是我们有底线,我和刘哥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们养这些动物的同时,我们也爱护它们,在鹿繁殖期时,我们绝对不会采集它们身的血,我们不是装逼,而是不忍心这样做。她说我们又想当表子又要立牌坊,说我们拿了政府这么多资金扶持要为政府办事,这个我不懂了,我们是正常借的贷款,怎么叫我们拿了政府的钱要替她办事呢?什么逻辑啊。”柳锦因为喝了酒的原因,也因为她对万浩鹏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这个大男生一定可以成为自己的知己,她当年靠刘守信资助念完了技校,学的是养殖业,后来去了深圳,万千名打工涌入的深圳,各种辛酸,各种冷暖只有她自己体验,可偏偏深爱的男人和最好的闺蜜劈腿,她再大度也接受不了亲眼看到他们抱在一起的场景,是在这个时候,刘守信一个电话讲了自己的想法后,她辞掉了深圳的一切,跑回了家。

  万浩鹏从许崇高哪里知道盛春兰要半山鹿酒送人情被拒绝的事情,但是亲耳听到柳锦这么说时,他还是很心酸了一下,很真诚地接过柳锦的话说:“政府是欢迎你们的,没有你们这些能人带领,乡村的经济想发展基本不可能,我虽然是第一次下乡工作,但是我一直从事各种课题的申报工作,我对全市经济发展这一块还是了解的。所以,盛书记的说法是错误的,再说了,国家也意识到了乡村经济需要有能人带领,所以才有了精准扶贫的政策,除了扶贫真正的困难户外,对市场主体老板是大力支持的,怎么叫拿政府的钱呢?你和我是平等的人,只是选择的职业不同,走的路不同,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的,我尊重一切的老板,没有他们在市场摸爬滚打,没有经济的发展,这一点永远值得我们官员学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