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其实是想招她说说对新书记的印象,谁知她没有会意,自己也就不在往这个方向引了,就说:“您有什么指示?”
  “你就寒碜大姐吧,我哪敢指示市长啊?”尽管高铁燕这么说,但是她很高兴江帆这么说,就说道:“有件事跟你汇报一下,省里要召开一次文物保护工作会议,要求旅游文物局和主管领导参加。”
  “那您就去呗,什么时候?”
  “下周。”高铁燕说:“还有,锦安要组织一次改善办学条件现场经验交流会议,咱们这里是参观重点。另外,电视台要做一个十来分钟的宣传片,检查的时候播放。锦安的意思想在咱们这里召开现场会。”
  江帆想了想说道:“改善办学条件咱们去年和今年都没少投资。”
  高铁燕说:“谁都不说自己投钱少。”
  江帆笑了,“咱们这是实打实的。”
  “那倒是。电视台的专题片这个礼拜就要开拍,脚本我看了,还不错,你在看看,最好把把关。”
  江帆一看字迹很熟悉,就说道:“是温局亲自写的?”

  “是啊,现在市里的脚步据说都是他亲自写,教育局提前拿了个初稿。”
  “他亲自写?”
  “是啊,他不写谁写,小丁他送走学习去了,李立伏不下心,哎——”说起丁一,高铁燕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样,一点委屈受不得,就拿小丁来说,谁也没怎么着她,说什么都不干了。同样是秘书,人家李立出去就是副局长,她哪?说真的,现在说起这事我脸上都无光。最可气的是温庆轩,得便宜卖乖,说幸亏我们没有重用小丁。”
  江帆没言语,其实在丁一去电视台这件事上自己也有些愧疚,说真的,她也没想到丁一性格里还有倔强的一面,发现他对她冷淡后,居然跳槽不在政府干了,直到走的那一刻,都没跟他说。想到这里就说道:“呵呵,那是,谁让她是您的秘书?”
  “她是我的秘书不错,天天不是也给你们使着吗?给你们收拾屋子,打水,煮方便面,你还是市长呢,怎么也没安排了她?”
  江帆语塞了,本来他就觉得丁一这样出去有些委屈,高铁燕这么一说,他就更内疚了,就说道:“不怪我们,要怪就怪这个温庆轩太会挖人,都挖到市长的墙角了。”
  “谁也不怪,她自己愿意这样别人也没办法。”高铁燕显然对丁一非常不满。从来都是她辞退秘书,这次居然被秘书辞退,心里想必也是很窝火的。就换了话题,说道:“你还是看看脚本吧。”
  江帆说道:“温局是有名的一支笔,你又看了,我就不看了。”

  高铁燕说:“人家温庆轩再三强调,让江市长审审,你就看看吧,毕竟对这块工作咱们熟悉,他不熟悉。”
  江帆心想,市长管那么细做什么,但是不看好像又对温庆轩不尊重,就说:“如果不着急就先放这。”
  高铁燕说:“怎不急,这周就要拍,温庆轩说还要剪辑制作,这个片子在锦安检查之前就得做好,你还是抓紧看吧。”
  江帆说:“你看了吗?”
  “看了。”
  “那我就不看了,有大姐把关,没问题。”说着,就把脚本递给高铁燕。
  高铁燕说:“不看就不看吧,我看他给你安排了一段同期声,另外也给你安排了好几个镜头,你得配合拍了。”
  江帆说:“同期声我不出,要出的话让钟书记讲,下基层学校的镜头尽量安排钟书记出,他们什么时候拍让跟办公室协调。”
  高铁燕看着江帆说:“钟书记刚来,他根本就没参与这事,他出境哪合适呀?再说这个脚本上安排的是你呀?”
  江帆笑了,说道:“合适,他是书记,温局考虑欠缺,咱们不能不讲政治,就让他出吧。”
  高铁燕又看了他一眼,半天才说:“你这话似乎有牢骚啊?”
  江帆笑了,说:“大姐啊,您就别给我戴帽子了。”
  高铁燕咧着嘴笑了,说道:“唉,这几天下乡,从上到下,感觉都怪怪的,全是这个腔调啊?这样搞下去怎么是个好啊!”
  江帆笑笑,没有说什么。

  高铁燕又说道:“你不出镜我把本子给温庆轩,让他自己去找钟书记,我不给他找。真烦他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我感觉我就够马列的了,他比我还甚。”
  江帆看得的出来,高铁燕似乎对这个新书记也不太感冒,就说:“如果钟书记也不出的话,你就出吧,这块是你分管,你出也是正当防卫。”
  高铁燕接过脚本,说:“你就玩心眼吧!”说完,大眼睛瞄了他一眼,还撇了下嘴。
  江帆笑了,说:“我哪会玩什么心眼啊,你就冤枉小弟吧。”
  高铁燕也笑了,她也不好说什么,就说:“哎,领导一个不出也不合适呀?”说着,拿起稿子就走了。
  高铁燕刚走,林岩就进来了,他说黄金在等他,江帆就点点头,示意让他进来。
  黄金夹着包就进来了,江帆站起来跟他打招呼,他却回身,把手里的半截烟扔在门口的痰盂里,这才急忙走到市长跟前,跟他握手。

  黄金坐下后,“从包里掏出了一封信,交到江帆手上,说:“这是北城一位老居民写的,让我千万转交市长。”
  “哦?”江帆接过没有封口的信。
  黄金说,“周六送到建委的,这次广场拆迁,涉及到了他家,他说坚决拥护政府建广场,他本人对拆迁补偿也没有任何意见,就是听说要把他院子里的古树伐掉,他坚决不答应,声称如果不把这棵树保存下来,就誓死不搬迁。”
  江帆看了信,大致内容跟黄金叙述的一样,江帆说:“现在拆迁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快了,这户拖到最后了,他要求修改设计。”黄金说道。
  江帆看了看手表,说道:“走,咱们去他家看看。”
  黄金说:“先别急着走,咱们先想想对策?”
  “什么对策?”
  “他要是以古树相要挟,为的是增加补偿款呢?”
  江帆说道:“那也得看看是不是古树,林秘书,叫上文保所的人,咱们去看看。”
  黄金没再说什么,就跟着江帆出来了。
  等他们来到这户人家院落时,老远就看到了一棵参天老树伫立在一排平房之中,江帆看了看,感觉的确有些年头了。
  黄金带头进了院子,大声叫道:“老马,市长来了。”
  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手里拿着老花镜,手里还拿着一本书,他看到黄金后面的江帆,就赶紧往屋里让。
  黄金说道:“老马,我把你的信转给江市长了,他看完就来了。”
  老马认得江帆,电视上见过。
  江帆说道:“不去屋里了,就在院里坐会吧。”说着,就抬头打量这棵树。
  这是一棵槐树,长的很高大茂盛,足有水桶般粗。江帆走过去,双手抱住,勉强能抱住,他说:“这树有多少年了?”
  “具体年头我也说不上来,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就说过他小的时候常常爬在树上捉知了。,那时这树就一抱粗了,所以我估计起码有二、三百年以上了。”老马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