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抓起电话,想给江帆打一个,想去他办公室磨叨磨叨这事,但是,想想又放下了,毕竟,经历选举这件事后,他和江帆彻底站在了对立的面上。看到他倒霉,江帆说不定怎么乐呢?他就没打这个电话。没打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他对钟鸣义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他不会这么绝情,钟鸣义可以不顾及焦太强,可以不顾及苏凡,但是不应该不顾及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吧?
  哪知,在常委会上,钟鸣义丝毫没有顾及到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其他常委当然不能表示反对,因为涉及不到他们的利益,涉及到的只有他张怀的利益。
  但是有一点,是张怀始料不及的,他没想到焦太强居然去行贿新的市委书记!他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不是在给他自己凑材料吗?他怎么就不明白,钟鸣义眼下要的不是钱,而是权威!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再说了,人家对你焦太强一点都不了解,谁知道你是什么居心?别说是两万了,就是再摞上两万他也不敢要啊!
  这个钟鸣义下手也太黑了,一点都不留情。由此他看出钟鸣义的冷血,就决定向江帆靠拢,跟江帆联盟是在开完常委会后的第二天早晨想明白的事。因为头天晚上他喝多了,据说当时在酒场上他口出不逊,但是他记不起都说了什么,反正没好听的。所以他早上给江帆打电话,决定摒弃前嫌,跟江帆联盟,从而对抗钟鸣义。
  他知道,这个时候跟江帆合作,江帆应该不会拒绝,因为这个书记太强势,想必江帆也会有危机意识,所以说,合作的最好的办法。通过观察,他认为江帆这个干部尽管年轻,但是行事很老道,就拿他跟樊文良合作这一年多的时间可以看出,他是非常有水平的人。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听出江帆回来了,但没有立刻过来,他要给江帆时间,因为林岩肯定要告诉他自己找过江帆,加上那天草上给他打电话,如果江帆不愿意结盟,就会找借口打发了自己,因为跟江帆汇报工作这种事,在张怀身上很少发生。他江帆应该知道自己的意图。
  令他欣慰的是,江帆主动给他打电话过来,这就表明了江帆一部分立场。他江帆也不傻,知道眼下只有结盟,才是对付钟鸣义最好的办法,最起码不要互相残杀。
  张怀进来后,江帆说话也不客气,就说道:“怎么了张市长,一脑门子官司,是为焦太强和苏凡吧?”
  张怀很高兴江帆没跟自己玩太极拳,而是直奔主题,这让张怀很高兴,说明他也愿意结盟。
  张怀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说道:“哎,气死我了,你说有这么办的吗?我提前还找过他,那个官腔打的,我从来都没见过。”
  “呵呵,别生气了,都过去了,再气也不顶事。”江帆劝说道。

  “江市长,”张怀说道:“你没觉着他这个整顿机关干部工作作风,提高效能的活动有点目的不纯吗?”
  “哦?”江帆故意做出不解的神情说道,“怎么个不纯法?”
  “往大了说,他这是摆花架子,搞形式主义,往小了说,他这是在树立个人威信,清除异己的手段。”张怀气氛的说道。
  “呵呵,老张,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江帆笑笑说:“我也认真想过,感觉钟书记搞这么一次干部作风整顿工作还是很应该,也是很英明的决定。干部工作作风的重要性你我都是很清楚的。特别是对那些平常工作作风散漫,不拿工作纪律当回事的同志,加强教育,要引起他们的充分重视,彻底改掉他们工作中存在的坏习惯,坏毛病,还是很有积极意义的。”
  张怀对江帆的话似懂非懂,忽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江帆又笑笑说道:“钟书记很重视这次整顿活动,并且他提前请示过锦安市委,也是经过上级认可了的。所以,咱们政府部门应该全力配合市委搞好这次整顿工作。我想了一下,这一次整顿绝对不能走过场,学习阶段一定要有学习笔记,自查阶段要写出自查报告,这样才能确保对这一次的整顿活动有充分的认识和重视,不然的话,在抽查整改阶段这些同志可能就会很被动,很难过关了。回头我让曹南发个简报,特别要求和布置一下。”

  听江帆的口气不像在唱高调,也不是糊弄他,江帆特意指出,钟鸣义搞的这次活动,是经过锦安市委同意的,还特别强调要让同志们充分重视,尤其是在抽查阶段不能被动,不然很难过关,这些,都是对自己的暗示。
  江帆明白,钟鸣义下车伊始就大开杀戒,而且又要搞整顿机关工作作风活动,说的是为了提高工作效能,其实就是尽快把权力抓到手,借助整顿让大家都快速向他靠拢,从而完成亢州权力的快速转移,清除政敌,达到全面掌控政局的最终目的。现在江帆已经发现钟鸣义是一个很强势、很爱玩心机,但有些假大空的人,对付这样的人他并不擅长,他需要跟张怀联盟,利用大家的力量来防御钟鸣义。所以也就提醒张怀,这次整顿是上级市委同意了的,不能掉以轻心。

  张怀马上就明白了江帆的意思,他笑了笑说:“江市长,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说的真是太对了,我一定提醒下面的同志,要按照您的要求去做,确保整顿活动能够收到最好的效果。”
  江帆看张怀明白了他的意思,便笑了笑说:“实际上这也不算是我的要求了,这是钟书记想要达到的效果,我们一定要尽力做好它,确保钟书记这次整顿成功。”
  张怀呵呵笑了起来,说:“是啊,钟书记的这份苦心一定不会白费的。”
  江帆忽然张怀有些苍老,两鬓的白发没有及时染,已经露出一公分的白头发了,可能是被苏凡和焦太强这事折磨的吧,就说道:“听我劝,焦太强和苏凡的事别往心里去了,怎么也那样了,要怪还是怪他们自己不争气,尤其是那个焦太强,敢行贿市委书记,如果钟书记想要大做文章的话,那是极其容易的。”
  张怀一愣,他立刻明白了江帆的意思,额上就有汗冒了出来,屁股就坐不住了,腾的站起身,说道:“这个混蛋,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干这等蠢事。江市长,改天老兄请你,我还有事,以后我们交流的时间还长着呢。”说着,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江帆忽然有些好笑,官场,真是变幻莫测,前些日子跟张怀还是剑拔弩张,现在居然为了某种目的站在一个阵营里了?尽管是暂时结盟,但是无论怎样,这对江帆不是坏事,政场上,总比处处树敌好吧。
  江帆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腰部,他感到身体有些乏,昨天体力严重透支了,想起她问他,是不是以后每个礼拜天都来北京,他就不由的笑了。
  这时,高铁燕推门进来。这是高铁燕的习惯,她来自己的办公室,从来都不敲门,好像她有这个特权似的。高铁燕见他自己在笑,就说道:“自己一人在办公室偷着乐,肯定有好事。”
  江帆说:“把坏事剔除掉了,剩下的就都是好事了。”
  高铁燕说道:“这话怎么听着耳熟?”

  江帆笑了,“当然耳熟,这是樊书记经常说的一句话。”
  “哈哈哈,我说的哪,听着耳熟。”
  江帆说:“这樊书记才走几天,您就听不出他的话了?”
  “嗨,谁像你们天天咬文嚼字的,我是大老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