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谈过朋友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我在找什么。”
  她坐了起来,下身传来的不适,驳斥了雅娟的话,她皱皱眉说道:“雅娟姐,究竟是什么意思?”
  “告你说,如果你有男朋友,两人在亲热的时候,就会……这样,”她做了一个亲吻的姿势,“男人比较馋,他情急中就会不管不顾,会在你的脖子上、胸上留下吻痕的。”雅娟说着,自己也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丁一还是不太明白,说道:“吻痕能看见?”
  雅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下的那个地方,就说道:“回头让你男朋友吻你一回就知道了。”
  丁一突然站起来,冷不丁走到雅娟面前,调皮的拉下她的衣领,天哪,果然有好几个红印。这些红印的颜色深浅不一,看来不是同一时间吻的。她不由的惊呼:“你这里有!”
  雅娟笑着就躲开了,说道:“你个死丫头,刚教会你,就在我身上试验。”说完,就追逐着她要打她。

  丁一赶快滚到了床上,雅娟开开门,便对着门上的玻璃照着自己。
  丁一贴着墙,坐在床上,看着雅娟,哧哧的笑了。她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她很庆幸江帆没在她的脖子上留下红印,心想雅娟的男朋友不好,夏天女孩子穿的本来就少,不该这样大劲的亲她,要是露出来被人看见,多难为情啊!由此她感到,江帆是真心爱她,也是很珍惜她的。
  雅娟看着她幸灾乐祸的样子,就说道:“别美,你也会有那么一天的。”
  丁一又笑了,她说道:“雅娟姐,我看你该老实说说,除去这个……”她指着自己的脖子说道:“那么还做了什么?”
  雅娟白了她一眼,说道:“干嘛,是好奇还是取经。”
  “好奇。”
  雅娟走到床边,躺在丁一的腿上,说道:“小丁,雅娟姐跟他做什么都不过分,我们好了都好几年了。”

  “嗯,我懂。”丁一摸着她那一头漂亮的卷发说道:“这么说,你昨晚没去朋友家,是跟他在一起。”
  雅娟“嗯”了一声。
  “你们……该结婚了吧?”话说出后,丁一忽然想起了她跟市长的猜测,心里一惊,感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他说还不是时候。”雅娟幽幽的说道。

  “我现在也不逼他了,给他时间,反正我现在岁数也不大,等得起。”
  “你,爱他吗?”
  雅娟说道:“你真弱智,如果我不爱,能等他好几年吗?他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投入了全部身心的男人,在他之前,我也谈过几个,但是他们都不能记起我的爱情,也不能点燃我的激情,可他不一样,我爱他,爱的心都疼,爱的死的心都有。”
  丁一感到自己腿上有了湿凉,雅娟肯定流泪了。她知道雅娟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了那个男人,就说:“只要爱过就行了,别想那么多了。”
  雅娟说:“我也那么想,但是有时候也说服不了自己,有时候就想离开他,真离开了又想的不行,丁一,你还没真正爱过,你不知道其实爱是一种很折磨人的东西,在我看来,爱对人的折磨,远远胜过她的美好,等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话的含义了,有的时候用身心俱焚来形容毫不为过。”
  丁一拍着她的肩膀,尽管雅娟背对着她,她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她明白此时她一定的泪流满面,因为感觉自己小腿越来越潮湿了。

  也可能,此时的丁一无法理解雅娟的内心感受,也许,她目前被那满满的幸福包裹着,还体味不到她所说的“爱的折磨远远胜过美好”的感觉,更体会不到“身心俱焚”对人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她感到的,是江帆对他无尽的温存和爱恋。可是,当她真正知道什么是爱的折磨和身心俱焚之后,她的心早已是沧海桑田……
  雅娟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坐了起来,说道:“小丁,别笑话我。”
  丁一伸出手,替她拢拢头发,她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动作很像江帆,心就跳了一下,说道:“雅娟姐,别想那么多,只要真心爱着就够了。”
  雅娟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最初也是这么想的,只要彼此真心相爱,哪怕没有婚姻也满足了,但是,时间久了,我发现,我还想要更多,可是有些东西,可能是他无法给我的,也许是自己贪心吧。”
  丁一更加明白,雅娟是为什么而痛苦了,她爱的那个人,可能除去一样东西不能给她外,其余什么都能给吧。丁一不敢往下问,她怕问出所以然来,也怕一个严峻的事实,她甩甩头,说道:“雅娟姐,他,爱你吗?”
  “这一点我从没怀疑过他。”雅娟说道。

  “那他会给你想要的。”
  “我也这么想。只是,有许多问题,是爱解决不了。”雅娟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忧郁和痛苦。
  “我,不明白。”丁一的确困惑了。
  雅娟笑了一下,笑的很苦涩,说道:“小丁,记住姐的话,千万不要招惹已婚男人,你懂吗?”
  丁一的心跳了起来,雅娟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砸在她的心上,她忽然想起哥哥对自己的担心,半天她才点点头,艰难的说道:“我……懂。”
  “好了,跟你说会话我心里痛快了好多,小丁,谢谢你,谢谢你听了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给姐保密,好吗?”雅娟握着她的手说道。
  “好。”丁一点点头说。
  雅娟跳下床,说道:“我去洗洗脸,呆会咱们去上课。”

  她似乎轻松了,丁一却平添了一层心事,她不知自己是否会成为第二个雅娟,更不知道江帆会怎么解决他自己的问题,直到收到了江帆的短信,她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江帆在头上班前,赶回了单位,小许早就等在门口,见他回来了,赶快迎上去,伸手接过车钥匙,他要去洗车加油。
  江帆来到办公室,坐下,拿起电话,给丁一打去传呼:已到单位,放心,帆。放下电话后,就见林岩站在旁边,他一愣,说道:“有事吗?”
  林岩笑了,他似乎猜测了刚才市长的传呼是打给谁的了,心里暗暗高兴,脸上就有了笑意,作为秘书,和领导相处久了,就有一种息息相关的关系,高兴着领导的高兴,幸福着领导的幸福,忧愁着领导的忧愁。他当然希望市长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开心快乐,前一段见市长痛苦,失眠,不开心,他做事也十分小心翼翼。市长很少在北京住宿,他最近连续在北京过夜,估计和丁一有了进展。想到这里,他说道:“张市长一大早就来了,问您回来了吗?”

  江帆想起他头回北京的早上,张怀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就“哦”了一声,说道:“他有什么事吗?”
  “我估计是跟您发牢骚,寻求盟友吧?”
  江帆嘴角挤出一丝笑,然后说道:“今天咱们有事吗?”
  林岩翻着笔记本说道:“今天您应该跟雷总联系一下,跟他定什么时候去北京。”

  “明天吧。”
  “不行,明天是全市大会。”
  “整顿作风,提高效能动员大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