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35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4 20:09:21
  彼岸花开道尽人间繁华,回首叶落无声凄凄凉凉。
  奈何天涯无悔难叙真情,从此双生双栖乐得逍遥。
  半个小时以后,我出现在上官青的楼下,给她打电话,她风风火火的下楼,指着手腕上的手表问我,几个十分钟了。
  我耸了耸肩,也懒得解释,问她找我有什么事情,昂着头,眯着眼,不怀好意的瞪着我问:“好你个方金水,你什么意思啊,凭什么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你要不要脸。”

  我质疑的瞅着她。“有病吧你,我啥时候跟别人说你是我女朋友了。”
  “别狡辩”她煞有其事的说道:“昨天在医院,遇上一个人,见我就说,我是你方金水的女朋友,还问我你在哪里,最近忙什么的,你给我解释解释看看。”
  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她说些什么,更不知道她又是闹哪一出,所以不予理会,不过后来的日子,我算搞清楚她为什么会这样说,原来那天去医院的那个朋友以前见到过我和女鬼青青一起逛过街,以至于看到上官青之后,会这样认为。
  上官青放下这件事情,也不追究,反倒是指着我的鼻子,啧啧啧的嘲讽起来:“真看不出啊,方金水啊方金水,想不到你居然结过婚。”

  我眉头一皱,反问道:“结过婚怎么了,再说了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她冷笑道:“怎么没有。”
  我说,那你倒是说说,我结婚离婚跟你哪门子关系。她吱吱唔唔却也说不出什么,憋了半天,找了个理由说道:“我不允许,也不能容忍我的朋友是个这么不负责人的男人。”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你可以不把我当朋友。”
  她玉手一扬,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说道:“方金水,你给我滚。”
  我瞄了她一眼,惹不起,我还躲不起,说了句滚就滚,之后转身离开,独留她在那里咬牙切齿,她那生气的模样,我也是暗笑不语。

  日期:2017-08-14 20:25:21
  第二天接到了丧报,曾外婆死了,想到了正月里她和我说过,她大限将至,而且自己又答应了她的事情之后,匆忙打了个车子回去。
  到曾外婆家的时候,在舅舅等人的帮忙下,曾外婆已经放到了门板上,一些相应的东西也处理好了,令人寒心的是曾外婆的儿媳妇和儿孙们果然一个都没有回来,一个个撇的干干净净,我舅舅说已经给她们打过电话,但是最终得到的就是她那些已经另嫁他人的儿媳妇,给舅舅的卡上打了总共五千块钱,让舅舅帮忙料理后事,还说她们忙就不回来了。
  人情冷暖,可是想想又觉得反正已经改嫁给别人了,或许也真有说不出的苦闷,但是她的孙辈总得过来,哪怕上柱香也好。
  抛开这些事情,有时候真的是远亲不如近邻,索性舅舅和村里的一些人扛起了这个事情,同样我回来之后也兑现了曾经答应过曾婆婆的事情,给她当起了孝子,守灵等等。
  那三只公鸡也是通人性,我守着曾外婆的灵堂,它们也一步没有离开过,而是蹲在我旁边,闷声不语,平常扑腾翅膀闹腾的很,此刻却异常的安静。
  我还喊了叶军,尝试性的问她能不能过来替她念一段经文,也没打算大开大合的弄一场法事,无非是念上一两段就行了,谁成想到,叶军居然整套班子带了过来,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给她做了一场功德,这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友情归友情,弄了这个阵仗,总归不能让他空手而来,于是我自掏腰包准备给叶军支付功德钱。
  叶军收了五百快,他说就当利市讨吉利,还说我现在经济也困难,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让我就别做了。

  停尸三天之后,殡仪馆的李哥开着车子过来拉尸火化,而我和他一番商榷之后,他把驾驶位让给了我,就这样我把所有答应曾外婆的诺言都给兑现了。
  日期:2017-08-14 20:33:29
  在殡仪馆等待的时候,走到大门外头,点上一支烟,大门斜对面不远处有一栋小洋楼,此刻屋主老根子正在外面打扫,瞅见了我,免不得放下手中的扫把,和我打起了招呼,说起来我和他也算老相识,以前在这里上班,每次出车等要从他屋前路过,而即便是我每次天还没亮就出发,总能在他门口瞅见他坐在那里抽烟,久而久之的就算认识。
  老根子全名叫什么我不清楚,只是别人都这么叫他,年龄看上去只有40岁不到,他给我的感觉有些神秘,按道理这附近的人家,因为当初兴建殡仪馆都已经搬出去了,可是他却一直没走,试想生活在殡仪馆旁边,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常人自然是难以做到。
  这一带除了老根子以外,还有几家纸扎铺,卖各式死人物件的商家,骨灰盒啊,纸钱啊,香烛之类的,不过人家做的是这门生意,倒也可以理解,唯独老根子不一样。
  日期:2017-08-14 20:51:58
  我走上前去,给他递了一支烟,随后给他打上了火,他问我最近忙什么,我只是敷衍了事,说瞎忙活,反问他过的如何,他说也就这样,两个人闲扯着,看到他的烟烧到了指尖,又给他递上了一支。
  这时,殡仪馆那边有老同事喊我说,曾外婆的灰化的差不多了,让我准备准备,我和老根子道别之后,往殡仪馆走去,一个不自然的转身,瞅见老根子转身走回屋子里的时候,伛偻着腰,背上仿佛趴着一个人,我眨了眨眼,继续看了眼,哪里有什么东西,估计是自己眼花,管他呢,眼花也好,其他也罢,这些东西已经见惯不惯了。
  烧灰的同事神秘兮兮的跟我说:“金水,你这曾外婆有些稀奇啊!我觉得不是人。”
  我后背发凉,倒不是震惊,而是觉得这事如何会被外人知道。瞪了他一眼,让他别瞎说,他很认真的说,不是乱讲,还说让我自己去看,于是随着他走进火化间,沿着烧尸体那炉子外头,一面供他们观察尸体用的,大概盘子大小的玻璃窗往里看,果然,熊熊烈火焚烧着她的尸体,已经差不多到尽头,偏偏头颅还没烧尽,依稀可以瞧出,那是一张黄鼠狼的样子。
  我叮嘱同事说,奇怪事多了,让他别声张,他也晓得,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要是哪天因为自己的胡言乱语,招来祸事,那可得不偿失,所以他笑着点头跟我说:“我也就跟你说说,咱们这稀奇事多了,每一件我都和别人说,那还不吓死人,成了,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乱讲的。”
  我欣慰的点点头,十几分钟后,取出了灰,装进了一个早已备好的骨灰盒当中,装灰的时候,也是我和这个同事两人,本来我准备让舅舅他们村里随行下来的老一辈装,可是当我看见火化炉取出来的一些骨头,关节之后,还是算了。
  这些未烧尽的骨头怕被他们看见了,也会吓的他们傻眼,所以这事情,只能交给我,事情忙活完之后,我偷偷的递了一个红包给烧灰的同事,他欣然收下,还说不是贪钱,按礼不应该收我这红包,但是今天的事情确实怪异,拿红包无非是讨个吉利,我点点头。
  当天下午顺利的安葬了曾外婆,一众人在她家吃了吨饭之后,相继离去,而我离开的时候,看了看这间房子,不免心声凄凉,曾外婆走了,她带着期待而来,如今带着一番无奈而走。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日期:2017-08-14 21:17: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