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41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徐燕萍的声音与其说是在抗议,不如说是在呻吟更为准确。两人下部一靠贴住,杨秀峰也就扭动着幅度不大,裙子很薄,彼此也就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热力和动静。杨秀峰那不乖的东西此时就有了变化。变化的速度快,徐燕萍也就感觉到他那里对自己小腹出烙得火辣辣地。那物事徐燕萍是有感观的,虽说没有见到本来面目,但当初在医院里将被单高高顶起的景象,一直烙在徐燕萍心里,就像是时刻都顶在她心口一般无异。这时感知到那东西,心里更慌乱也更觉到自己真要完全乱了。

  想要退开一些,杨秀峰的手却在腰间用着力,更感觉到新身子最深处有什么东西在流动在乱窜,不可控制的情绪一再地对徐燕萍说要她放弃了。但她却不想就这样让自己迷失,总觉得自己还没有想好,总觉得他虽然让自己满意,但自己就能够将今后交托给他?
  杨秀峰扭一阵,自己也就感觉到那祸根的变化,也感觉到徐燕萍的变化。随后将臀往后收,让两人分开起来。徐燕萍也就感觉到了,随即有一股很深的失落,就觉得本来是靠在很实在的东西,突然抽走后自己面临着深渊一般。不由自主地想往他那边靠过去挤过去,要再次接触才得偿心愿。
  正在犹豫要不要做出出击的决定,杨秀峰先前退缩的臀却再次推进过来,但不同的是,这次他将那男人的枪稍做了调整,对着徐燕萍小腹刺来。而接触后,徐燕萍酥然而惊,知道他在对自己使坏,但一股从全身汇集而至的力,却促使自己有种痉挛之感,这力不受控地对着那惹祸之物使力迎去。一推一迎,两人也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杨秀峰看着她,见她的脸更热更红,美艳不可无方,当真是想要狠狠地咬一口才解气。

  而两人身下那最敏感之地,却无法承受得住两人的力,杨秀峰下意识地调节方向,就直接地顺着徐燕萍小腹处往下,找到空隙处就钻去。虽隔着裙子,但裙子下很薄的布料,根本就没有多少阻挡那种接触的感觉。
  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种说不清的感觉了,只是觉得那麻酥传遍全身,自己的每一个神经末梢都被激发出感觉来,都能够体会到外面的变化,却又与身子里最深处系联着,像是要把自己心子都要牵扯出来一般。新奇而享受,浑身都不知处在何地,敏感的触觉过一会就适应了,然后就觉得这样的接触不能够满足需求。期望有更强烈更深入更全面的接触,需要更本质的东西。
  就算看见杨秀峰那种快意有些不满,但徐燕萍也无法主使自己的感受无法压抑自己的需求了。那根东西就在自己的腿间捣乱,明显有一种劲力不足的感觉,心里毛糙糙地却知道自己就这样给人收拾了是不应该的,可就无法将已经被唤醒的需要再压制回去,无法在回到之前那种平静的心态了。
  理智的人在处理自己的事时,往往也难以做到理智。此时的徐燕萍也觉得自己出在两难的徘徊之中,想随自己的感受而走,又想脱离这种对自己说来分明是危险甚至是毁灭的游戏。但也知道他不会再放过自己了,当初在省城酒吧里自己能够走掉那是因为他对自己一无所知,可目前彼此都知道了底细,也知道了心迹他哪肯放过自己?当然,细细想来还是自己迷恋在这种沉沦里,是自己心里在放纵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一步一步地哦走过来的。

  是不是自己压抑过久才会着迸发出来而不可收拾?徐燕萍在受用彼此的接触所带来的欢快之际,心头也还在矛盾着斗争着。
  杨秀峰很坏地耸动着,让两人摩擦起来,就算隔着裙,也会让两人的情绪更高涨起来。徐燕萍有些怕了,真要走到那一步,也还是无法下决心的。可他坏旧坏在手将她禁锢起来,一只手勾住她的手,使得无法远离,而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臀上,很节律地拥着力,配合着他臀部的推送使得摩擦无法离开。
  “不要……”徐燕萍有些受不了了,多久没有这样给男人戏弄过了?就算有时回家,与自家男人完成功课,彼此也都是很直接地奔着核心去做,男人机械地动等她稍有点感觉后,男人却是收兵熄火了。再者,在家里男人对自己的抚慰,机会都没有什么感觉,而男人也没有一点情感与激情,无法将那种需要激发出来。
  但此时自己却异常地敏感,而欲念却是何等的强烈,她知道自己的事,闭着眼想将这一切都回避开。杨秀峰的坏笑传进她的耳里,让她更有种着恼的意思。就在此时,脸上一凉,却是给他亲了下,睁开眼看,见他更加得意的样子。
  “别闹了,我们喝酒好不好?”徐燕萍一下子极度柔顺起来,看着杨秀峰有种乞怜的样子。“好,那再给我要一口。”杨秀峰得理不饶人,得寸进尺起来。

  “哼。”徐燕萍没有很有用的反击办法,只得抗议以对。他却不顾这些,手环住徐燕萍落在她的发际控制着她的头部,要来亲咬。等他咬到后,才放开,徐燕萍红着脸往后退时,也估计到他还会有袭击自己的。果然,两人的手在分开之际,杨秀峰很让人厌恶地顺手在徐燕萍怀里捏一把,捏住那里的波涛汹涌。
  “无赖。”徐燕萍说着将他推回小桌对面,杨秀峰也就退回来,这一次交杯酒已经达到目的,总不能给将这一过程就这样做完,要慢慢地将过程延长,才是令女人彻底迷醉的法子。
  给两杯子斟满酒,递给徐燕萍等她接着时,还是在她手上轻捏了捏。徐燕萍乜一眼,算是回应。杨秀峰说,“好事成双,我们该再喝一杯交杯酒,你说是不是?”
  “就你坏心思多,不准过来的,说好了的。”
  “我宁可你骂我禽兽,也不想你骂我禽兽不如。”杨秀峰笑着说,拿着杯子要过来,徐燕萍说,“先好好喝一杯,好不好?等我先想一想……”
  见徐燕萍着样子,已经将之前那种涌动的欲情收敛住,杨秀峰也就站着不再逼过去。知道对她这样的人,强逼着肯定不行,她这种性子给逼着会更加逆反而坏事的。碰杯后将酒喝下,杨秀峰说,“我搬椅子过来。”说着见自己的坐椅拖动着,要和徐燕萍坐一边桌面吃饭。徐燕萍看着他那无赖的样子,也是无计可施,如今要想他还老老实实地,那是不可能的了。知道这人的性子,徐燕萍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但他还是渐渐挨过来。

  等将坐椅并排放好,徐燕萍说,“坐这边可以,但先说明不准乱闹,要真闹我就走了。”“肯定听你的,是不是?我哪一回没有听你的?”说着,杨秀峰的眼却落在徐燕萍那挺立的胸上。明知道他会这样,徐燕萍在心里叹息一声,当真是前世就欠他的了。
  一瓶红酒喝下,恋人也都没有什么酒意,只是彼此的感觉就近来许多,杨秀峰的手一直就落放在她的腿上。
  两人都知道是在沉沦了,只是,这样的结果是两人心挨近后渴望得到这样的结果。
  酒瓶已经空了,杨秀峰的手在徐燕萍的大腿上留连摩挲,虽说都准备着要将她的裙摆揭开来。只是每一次他有所动作之后,徐燕萍不厌其烦地警告着他,捏住他的作乱的手,将自己的裙摆放好,保护好自己裙底的春光。喝完最后一口酒,杨秀峰再一次手伸进裙里,还是给他的手阻拦着,却将眼盯在她的胸口。那里的巍峨那里随着徐燕萍的动弹而颤动,那颤动带着裙衣一起动,就将杨秀峰的心儿也晃动起来,颤悠悠地就像人在半空。很担心那两团会不会掉下来或太重了些让她受累,心里就总想着要用手捧着,是对她保护也是给她分一份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