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3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好,就知道你不怀好心……女人要是不漂亮了,是不是会被人像丢抹布那样丢在角落里?”
  杨秀峰不知道这样也会给找出语病来,当下站起来,说,“是不是要我走过来给你敬酒?”走到身边敬酒,会不会再有什么肢体接触,那就说不定了。要是他顺势坐在身边赖着不走,自己怎么处理?要是他过来搂住自己,甚至要亲自己又怎么办?徐燕萍知道男人一旦得知有了机会后,会缠着一直到得手为止。不过,从面前的事说来,他倒是没有让人反感。徐燕萍喜欢**一些的人,但却不喜欢粗暴的人,而在她这样的位子上,最怕的就是不能够自控的人,缠着她总是要这要那当真就是件大祸事了。

  “不准过界。”
  “怎么这句话让我想起那个笑话来。”“什么笑话。”徐燕萍见他没有直接说敬酒,而说到笑话,也就顺着话题说。
  “就是那个禽兽不如的典故啊。”这种典故对于徐燕萍说来早就听说过了的。
  “那你要做禽兽,还是做禽兽不如?”徐燕萍说。
  “你希望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希望我怎么做?”杨秀峰自然不会上当,将问题交还给徐燕萍来处理。
  “呸,关我什么事。你做不做禽兽,与我没有一点关系。”
  “那就先让我敬礼这杯酒,喝下后我再汇报我的思想。”说着再一次将杯子举起送到徐燕萍面前来。徐燕萍也就将酒杯拿起来,杨秀峰见了就去碰,说“祝你一切顺心,万事美满。”说着将酒喝了,徐燕萍也将酒一口全喝了。
  “谢谢。”杨秀峰说,看着徐燕萍,“感情深一口吞,太感谢你了。”说着伸手去要徐燕萍的杯子,要再倒酒。徐燕萍拿着杯子不肯给,说,“先说好一杯的,你不能赖皮,还是不是男人。”
  两人哪时说过只喝一杯?杨秀峰却不能够去争这话,说,“好事成双,是不是?”说着这话就有些更明显的暧昧,暗示太明显了,让徐燕萍不听控制地痴了下,随即感觉到自己的手给杨秀峰隔桌而抓在手里,也不知道他是真要自己的酒杯,还是想借这个借口来捉住自己的手。男人的心思很坏的,也就是要奔那一点事,平时和陈静在讨论婚姻时,不免会对男人进行抨击,对男人的本质也就剖析过多次,心里很明白他所做的一切。不过,女人一步步地退让,不就是鼓励甚至与引导男人走到那个方向去?

  见男人看着自己,徐燕萍看回去,但见他执意起来,也就不对视了。将杯子给他,杨秀峰也就顺而放开她的手,这一次地试探已经完全表明了她的心意。杨秀峰拿到杯子后看向她一眼,就隐含着更多一些的东西,让徐燕萍不受控地心跳乱动起来。不知道是酒在身子里作怪,感觉到心意志气的散乱迷失,当真就应验了那一句:酒不醉人人自醉。
  斟好第二杯,端给徐燕萍,说,“敬你第二杯祝你事事都好事成双,青春永驻,事业大成,爱情事业双丰收。”说着在她杯沿上碰了碰,将酒喝下。徐燕萍说了句,“谢谢。”也就将酒喝下了。才要坐,杨秀峰再次伸手来,徐燕萍说,“你多喝一点吧,我就不喝了。”
  杨秀峰将酒瓶扬起来说,“看,没有多少了,我们各一杯,就剩下一口凉,这一口我们都不喝留着,算是久久远远留下的情分,你说好不好?再说,就算我们各自再喝一瓶也都不会真醉,是不是?”说着将手伸过去把杯子递给杨秀峰,徐燕萍原以为他会不会乘机又在捏一捏自己的手,可这一次却很老实地将杯子接过去。
  斟满两杯,果然剩一点,只有一小口的样子。杨秀峰很满意地将酒瓶盖好,放到一边算是很郑重地将留给两人久久远远的情分收藏好。端酒杯给徐燕萍,放好之后,说,“你说要用什么名义来喝这一杯?”
  徐燕萍见他看过来,眼里有些热烈,估计他心里在想着是不是要给他一个较为明确的答复?彼此的心迹也都明确了,但要说明答复或暗示徐燕萍是说不出口的,对他不反感,但也不想就这样将自己交出去,情浓之时做出些率性的事也才有可能。徐燕萍也就不理会他看着自己,拿着筷子夹着菜往嘴里放。
  “要不,学他们喝杯交杯酒?”
  酒场上喝酒都讲求一个名目,有了名目才好说话。酒场上更有很多套路,按照这些套路就有规矩可循;更有数不清的酒桌辞令,让一般不熟悉的人,一听就无法推脱,处处都要受人摆布。最后,喝酒是罪过,不喝酒也是罪过。
  在官场上的酒桌,喝交杯酒是非常普遍的,特别是新见面的男人之间更是如此,另一种就是混得熟的人之间,也动不动就说:来,我们喝杯交杯酒,联络联络感情。徐燕萍对这一和交杯酒的事看多了,也参与不少。在柳市里不会有人找她这么做,但离开了柳市就说不定了。
  此时,杨秀峰提议说两人在最后一杯白酒时,来搞一搞交杯酒其含义是完全不同的。徐燕萍迅捷地看了杨秀峰一眼,看他是不是一种表示。但见他表情却是带着一些笑意,像是在邀请又像是在开玩笑。说,“不行。”

  杨秀峰也就没有执着,说,“那以什么名义喝这一杯,还请你来定。”
  “为什么一定要名目?喝酒就喝酒。”“好,就为喝酒敬你一杯。”杨秀峰见不能喝交杯酒,但也没有收到多少打击,知道对徐燕萍这样意志坚韧的人,得一小步一小步地向目标靠拢。此时,想到之前在柳水江边,要是那时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或许就没有这时在一起喝酒的可能了。她要是不是彻底想好,肯定会第一选择是自我保护,到高位上的人,对自我保护的意识非常强烈的。
  徐燕萍也就不多说,见杨秀峰没有多少手打击的样子,碰了碰杯子,爽利地将酒喝下。当然,要是杨秀峰站起来坚持要和她喝交杯酒,她也不会拒绝,但此时的心里却觉得他这个人能够放下这些事,与她所要的那种情况就更接近一些,在心里也就更加放松一分。
  杨秀峰给徐燕萍再盛了一碗汤,而自己却盛一碗饭。盛好后,说,“美女要保持身材,你得再喝一碗汤,然后吃饭。吃进肚里感觉饱,但摄入的营养不会过剩。”说着举起碗来对着徐燕萍,做一个邀请的姿势。
  两人一个吃饭一个喝汤,等徐燕萍喝汤后杨秀峰伸手接她的碗,要给她盛饭。徐燕萍稍犹豫了下,也就给他。吃过这一碗,徐燕萍也就差不多了。而杨秀峰在这当空中加紧速度,自己多吃不少,也就和徐燕萍的节奏保持了。
  将那瓶红酒开了,用另一种杯子来喝,将酒斟满才递给徐燕萍,她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徐燕萍拿起一看,估计是不重要的电话,顺手也就掐了。杨秀峰本想要她将手机关了,却知道作为市长说不能够这样做的。徐燕萍也不为这就转移了注意力,而是将杯子举起来,说,“谢谢你。”说着将杯子朝杨秀峰碰过来。

  “要怎么样感谢?有没有实际点的,你知道我是个很市侩的人。”杨秀峰随口花花地,找到这机会,自然不想错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