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知道雅娟今年整三十岁,再不结婚就错过最佳年龄段了。能让她等这么久的人肯定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想到这里就说:“我猜这个人,除去你说的那些优点外,肯定还事业有成,而且特别会体贴女人的那种人,不然雅娟姐不会死心塌地等这么长时间?”
  “是啊,再不结婚我就老了。”
  丁一感到雅娟的大眼睛里有了深深的忧郁。
  “你们离的很远吗?”
  “有的时候感觉很远,有的时候感觉很近。”
  丁一觉得雅娟所这话像个哲人。
  “雅娟姐,结婚吧,再不结婚感情就会变淡的。”
  “哎,傻丫头,我也想结啊,可是我结不了。”

  那一刻,丁一似乎明白了雅娟肯定有难言之隐,她就不再问了。
  今天晚上,雅娟又没有回来,想她可能是会男朋友去了。丁一躺在床上,遐想着,每个女孩子都会有一个白马王子的形象,丁一的白马王子却是比较模糊的,她没有像同学们把白马王子量化,许是她性格里天生的随遇而安吧,她总认为能让自己心动的就应该是自己的白马王子来了。
  最初,科长让她心动了,是的确的心动,但是后来随着科长有意的疏远自己,她明白了科长的用心,那就是他不能爱她,很显然,他是有家室,这也正是爸爸非常担心的,但是这似乎不影响在她心里暗恋他,直到她听说科长跟那个女记者的绯闻后,才逐渐淡化自己的感情。可能科长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这种比较模糊的感情,所以才对自己一直不上心。尽管这样,在亢州,科长还是她比较知近的人,因为她看出,有的时候科长还是很关心她的,这个关心不是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

  随着江帆对她的进攻,她感情的天平开始向市长转移,不是她嫌贫爱富,实在是江帆很懂她,从回家夜里的猝然之吻,到水中相救,甚至那首温和深情的“读你”,都在她少女的芳心荡起层层涟漪,尤其他亲切的叫自己小鹿,她感觉江帆是爱自己的,尽管她不知道前些日子她因何冷淡自己,但是她还是感到他爱她,尤其是那天夜里,那么好的机会,他都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对自己再做什么。不过从这一点上说,科长也是,那天在她的家里,他也是很好的顾及了她。

  想到这里,丁一自己都感到自己脸红了,她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听市长说他明天要来北京办事,她有些高兴,最起码明天有人跟自己玩了。他感觉跟市长在一起轻松愉快,他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但愿明天雅娟早点回来,陪她逛完商场后,早点和市长见面。
  江帆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梳洗打扮一番后,换上了雪白的短袖衬衫,又拿出领带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又不是出席正式社交场合,搞那么隆重干嘛?拿起剃须刀,反复仔细的刮着胡子,想到昨晚林岩说自己的话,他不由的笑了,摸了摸胡子,确信没有半点胡茬后,才关了剃须刀。
  他拎起旅行包,刚要出门,电话响了。能够把电话打到这里的人应该不是外人,他放下旅行包,就接了电话。
  是副市长张怀。他很纳闷,他怎么把电话打这里来了,随后想到那个女领班,也就不足为奇了。他说道:“张市长,有事吗?”

  “江市长,你今天出去吗?”
  “是的,我正准备走,回北京。你有什么事能在电话里说吗?”
  “哎,要不等你晚上回来再说也行。”
  “我现在不确定晚上什么时候回来。”
  那头张怀沉默了,他知道江帆对自己是有戒心的,尤其经过了选举这件事,他对自己就更有戒心了。他也知道江帆闹离婚闹了好长时间了,是很少回北京的,他如果说回北京的话,多半就是办事,而不是为了回家才回北京。他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北京,如果回来的早就联系,如果回来的晚就明天上班再说,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
  江帆确定张怀找他不是要紧的事,最起码也不该是工作上的事,就说道:“那好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他已经猜到张怀找自己干嘛了,无非就是结盟。因为钟鸣义刚来,就拿掉他的两员大将,而且当场驳回了他的说情,从昨晚他喝醉骂人来看,也是气愤到了极点。新书记到任伊始,做为常务副市长他就和书记闹的不愉快,可想而知,也只能跟江帆结盟了。
  这就验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官场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眼下对于张怀来说,只有和江帆结盟,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越来越小。
  樊文良告诫自己要和钟鸣义搞好关系,尽管没说那么详细,但是他似乎也听出一些韵味。所以目前,他不会和钟鸣义闹翻的,尽管对他的一些做法有意见,但是还是会以合作大局为重,所以他也不忙着跟张怀见面。
  当然了,他也不反对张怀跟他结盟,最起码这样可以增加自己阵营的实力,钟鸣义就不会小看自己,就不会太过分,太肆无忌惮。

  其实,他刚才完全可以让他赶过来谈,他知道张怀之所以在星期天找他,说明他也不想在单位跟江帆谈。一来自己不想让张怀这么快就如意,不想造成他江帆也愿意跟他结盟,二来的确是自己想尽快进京,尽快见到他的小鹿,哪怕和她吃顿饭喝杯茶聊聊天也好。
  想到这里,他拎起旅行包,就要出门了,他担心一会再有电话打过来,有事拖住他走不了。
  呵呵,还真是巧,这时的电话又响了,他以为是张怀改变了主意,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接了,这次不是张怀,却是彭长宜。
  原来彭长宜听林岩说他今天回北京,彭长宜也去北京,去北京一家很有名的家居城看装修材料,说如果有机会的话在北京见面。
  江帆问道:“是你开车吗?”
  彭长宜说:“我的驾驶技术还不敢进京,老寇的车。”
  江帆就说道:“好吧,到北京后再联系。”
  刚放下电话,又有电话进来,他就奇怪了,怎么这个星期天这么多人打这个电话,接过来一听,是丁一。

  丁一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接电话,就结结巴巴的说:“市长,您……您,我还以为你出来了……”
  江帆心一动,温柔的说道:“等着急了?”
  “不是,是……雅娟还没回来,我估计我们逛不了商场了,就想试试您出来了没?”
  江帆说道:“呵呵,我马上就走,顶多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你们学校。”
  “市长不去办别的事了?”
  江帆很想跟她开句玩笑,但是想她太单纯了,就说:“我的事晚会办,我先去找你,不然那个叫什么雅娟的一回来就把你抢走了。”
  江帆说:“如果这期间你有变化,就打我传呼好吗?”
  “好,您开慢点。”
  “好的,一会见。”
  江帆挂了电话,感觉有一股活力弥漫了全身,他快速拎起旅行包,就走了出去,他不能再接电话了,不然会让她久等的。
  江帆开车已经要驶上国道了,才突然想起老领导樊文良还在宾馆,他赶紧把车停在了路边,就打了樊文良的电话,不通。心想可能走了。他又打了王家栋的电话,才知道他们早上六点就走了。
  江帆这才重新起步,驾着车就向北京驶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