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3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多……”米丰收冰冷的手捏住多多,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自己奋斗了一辈子,可最后连个亲人没有!身边只有这么一位小保姆在关心!
  米丰收的眼角湿润了,他望着多多,抚摸着她的脸,怅惘道:“多多,让你跟了叔叔……受苦了,是我毁了你,是我毁了你的青春啊!”
  “不不,叔叔,我是自愿的,不怪您……”多多摇着头,缩在他身上,“叔叔,您是一个好人。”多多说着话,目光注视到桌面上的相片,仔细一瞧把她吓得坐了起来。
  米丰收惨淡地望着她:“你说……叔叔还是好人吗?”
  多多认识相片上是过去经常来的杜姐,她也知道叔叔和杜姐的关系。但现在亲眼看到这些相片,仍然无法接受。虽然她与米丰收之间也干过相片上的这类事情。

  “多多啊……你去给我找来火盆,我要亲手烧了这些东西,是我对不起小梅啊!”米丰收摇摇头。
  多多听话地起身找来一个瓷盆和打火机。米丰收一张一张地烧掉桌上的东西,最后把光盘也投入到火中。他望着火苗中燃烧的相片和光盘,似乎在火光中看到了张清扬胜利的微笑。
  不过,米丰收明白,张清扬没有笑。也许在张清扬的心中,有的只是可怜和鄙视!这一刻,米丰收渐渐看清了现实,挑衅张清扬真是自讨苦吃!
  米丰站起来,多多扶着他回房间。1两人刚走上楼梯,米丰收突然停下脚步,扭头对多多说:“你在我身边的时间够久了,我已经和张书记说了,会给你在江洲安排个好位子,你回去吧……好好上班。”

  “叔叔,我不想离开您呢,我会像杜姐一样照顾您,您喜欢什么样,我就怎么样对你……”
  听到杜梅的名子,米丰收的心又是一颤,好像她那愤怒的面孔又出现在眼前。米丰收只感觉脚步有些轻,大脑一沉,眼前发黑,嗓子一痒,不可控制地吐出一口甜腥腻的东西。然后他就向多多身上倒去。
  多多被米丰收高大的身体压倒,抬头望着他人事不醒,尖叫道:“小涛,叔叔吐血晕倒了,快叫救护车!”
  今晚,张清扬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郑一波的电话。通过郑一波的努力,案件终于有了进展。
  米丰收住院的消息在省委省政府引起了振荡,谁也想不到平时身体健康的米副书记会突然住进医院。还有热心人调查出,米丰收住院的当天晚上,好像江洲市委书记张清扬过来拜访过。

  米丰收与张清扬的关系,在南海官场不是秘闻,就连老百姓都能讲出个长篇小说来。因此,这其中似乎就有一种令人想入非非的关联了。不过省委马上传出了声音,说米副书记只是积劳成疾,没有注意休息才导致的生病。
  无论省委如何表态,大家的心里仍然把此事联系到了张清扬的身上。但张清扬表面上仍然很平静,第二天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一大早上,郑一波便来到张清扬办公室,神色憔悴,双眼通红,最近这两个星期,可是把他操劳得够呛。郑一波面孔严峻,一丝笑容也没有。他垂直站立在张清扬面前,认真地问道:“张书记,我安排得差不多了。”
  “那就行动吧,不用请示了。”张清扬淡淡地说,神色平常。
  “可是……”郑一波睁了睁腥红的眼睛,犹豫道:“书记,这么做是有政治风险的,我怎么说也是位老刑警了。我以自己的职业经验和操守提醒您,最好不要这么做!”
  昨天晚上,接到郑一波汇报案情的电话之后,张清扬根据现状做出了一个计划。虽然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但是在郑一波看来,却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如果被政敌利用,张清扬就有可能败走麦城。
  “你坐下吧,”张清扬听到郑一波如此劝告自己,内心有些感动。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必竟一切后果都由张清扬承担。张清扬深深地望着郑一波,心想自己人就是不同,如果换成是孙建军,他肯定只会执行自己的安排。
  郑一波坐到张清扬对面,神色焦急地说:“形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张清扬微微一笑,问道:“你以老刑警的经验来说,你认为我这个计划好不好?或者说,你觉得我这个计划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

  郑一波沉着地点头:“从我的前期侦查和判断来看,成功率在百分之顺就过来了。张清扬请他坐下,铁铭泡上茶退出去以后,他说道:“我听说米副书记生病了,你知道吧?”
  “嗯,我也是早上刚刚听说。”白文顺也听到了米丰收住院与张清扬有关的传言,但不知道领导叫自己来什么意思,聪明的没敢多说话。
  “哎,好好的人,怎么说病就病了呢!”张清扬叹息摇头,演戏的功夫十分到位。
  “听说是工作太累了,没有休息好。当然,米副书记年纪也不小了,身体出点小毛病也算正常。”白文顺看了领导一眼。

  “哎,秘书长啊,我最近太忙,又要准备明天的常委会,所以麻烦你代表我去看一下吧,这些天多多注意米副书记的病情。”张清扬安排道。
  “我明白了,一会儿就代表您过去。”
  “多了解一下他的病,注意观察,知道吧?”张清扬笑道。
  白文顺点头,说:“您放心,我会认真询问并且转达您的问候。”

  “嗯,那就这样吧,你去忙吧。”
  白文顺回去的路上一直奇怪,以领导和米副书记的关系,巴不得他生病吧?可是从外表上来看,张书记似乎很关心米副书记。白文顺抓抓头发,一阵苦笑,心想自己在官场也算摸爬滚打了一辈子,可是还真看不透张书记的意思啊!
  方少刚的办公室里,他与助手们正在研究工作。明天就要召开常委会议了,他还真有些紧张。虽然议题他们研究了不止一次,但为以防万一,他还是把几人叫了过来。
  “孙书记、钱书记,此次炮台乡种子事件影响太坏,我们需要向张书记提醒,炮台乡的问题如果不引起重视,这是我们江洲的耻辱!”方少刚说得抑扬顿挫。
  “要我看……”
  “滴滴……”手机短信的声音打断了方少刚的讲话,他不快地放眼望去,只见王洪兵小心翼翼地掏出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变。

  兰马县县委书记柴军也紧张地望了王洪兵一眼。他注意到王洪兵掏出另外一支手机回复的短信,回复完以后,他就对柴军点了点头。柴军放了心,继续倾听方少刚讲话。
  方少刚安排完工作以后,大家都缓缓散去了。王洪兵走到了最后,方少刚淡淡地问道:“有事?”
  王洪兵摇摇头,说:“没事。”
  “没事就好,”方少刚说道,“你回去忙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