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7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发现,气运影响,远非只是生意受挫那么简单,从那时开始。李林奇便迅速开始衰老,从一个英气逼人的小伙子,变成了气色不佳的枯朽老头。
  正应了那句话,海枯石烂此心不变。李林奇依旧没有丝毫后悔,反而跟狐女还生了个女儿出来,继续与世间规则抗争。
  李林奇不后悔。狐女却不能无动于衷。她想过很多法子,比如引导李林奇修行,又比如尽量不跟李林奇同房,以此来减少对李林奇气运的影响。但可惜的是,李林奇根本没有修行天赋,而两人又是年轻人的心态,哪能没滋没味空守活寡。
  到最后,狐女只能用青丘一族的秘法,将自己的生命力强行灌输给李林奇,来减缓他衰老死亡的时间,可自此之后,她自己因为生命力的大量流失。也很快成了一副老妪模样。
  两人就这么苦苦支撑着,狐女唯一的希望便是修炼到天师境界,到时凭借修为,强行扭转李林奇气运,而且有了天师修为之后,生命力会大幅提升。足以补足这些年的消耗。

  女性的坚韧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前后只用了二十年时间,狐女便真的踏出了这一步,只是因为青丘狐族的特殊,最后她必须得有隐匿气息之物相助,在广州等我的那半年。是狐女和李林奇最危险的半年,两人几乎都到了强弩之末,倘若我再晚一步出现的话,两人必定因为生命力枯竭而死。
  所幸的是,他们等到了我,而我也制作出了瞒天符,助狐女突破天师瓶颈。
  狐女到了天师境界之后,先是回了一趟青丘国,盗取了七星艾草,用七星艾草之力,将自身天师境界的半数生命力灌输到了李林奇身上,使他一夜之间,恢复了年轻时的容貌。然后还让他用残存的两片艾叶还了先前米鼎城的恩情。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两人再次安居在自己的小家中,过着最平淡的生活,直到今日我的出现。
  听完这个故事,我拿着筷子的手,僵立在了半空中,半晌不能平静。
  狐女说的轻松,可这些年面临如此绝境,两人却选择坚守爱情的做法,让人不得不为之动容,这其中的艰辛,绝非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语可以描述。
  而到此时,我也才真正明白,为何这狐女先前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怨毒。正是我的出现,差点毁掉他们的一切努力。
  我长长叹了口气,将筷子放回桌上,抬头看着小狐女那与身体相貌完全不符合的浑浊双眼,目光之中满是敬意。
  造化虽弄人,真爱却能战胜一切。狐女和李林奇做到了,我相信我和姽婳也一定能做到。
  狐女的故事,让整个饭桌都安静了下来,我叹了口气后,没有开口说话,倒是一旁的米鼎城,看着李林奇和小狐女,略带悲怆的说了一句,“阿奇,还有……弟妹,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
  闻言,李林奇和小狐女都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一眼,脸上各自露出最纯净的微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之中。
  这两人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中年模样,另一个还是七八岁的小女孩,但看着两人的笑容,却觉得他们契合到了极点。是真真正正的天造地设。
  我甚至忍不住流露出几分艳羡。所谓相知相惜相依相守,就该是他们这样的吧,不管世事如何,我们要做的就只是在一起,没有任何事可以分开彼此,不管贫穷、苍老还是死亡,两个人一起承受。
  我甚至能看出来,若是当初小狐女没能从我那里求到瞒天符,两个人生命力枯竭而死,也不会有半分悔意,只会平静接受。两人从在一起之后,便几乎过的是与世隔绝的平淡生活。但他们相处的时光,却比时间绝大多数人都更精彩。至于能活多久,其实根本不重要,只要能厮守到死便足够。
  沉默的气氛没有维持太久,那小狐女率先转移了话题,开口对我笑道。“去年在广州向你求符之时,我为了震慑你,还特意说我乃修行数百年之妖,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尴尬。”
  我回忆了一下,她当初似乎真这么说过。当时我听着也没觉得什么奇怪。只是现在听了她的故事,才知道,这些年她实际上没怎么跟玄学界来往过,当时在我面前一副凶恶狠戾的模样,也只是表面伪装而已,实际上,哪怕当时修为远高于我,她内心多半也是惊惧非常。
  我笑了两声,附和道,“那时你修为可比我高,与你沟通之时,我可也是提心吊胆,生怕惹恼了你,取了我的性命。”

  “哈哈哈哈……”饭桌上的气氛总算活跃了起来,众人都是一阵大笑。
  闲聊几句当初之事后,小狐女又对我问道,“说起修为,我有点好奇,这才短短一年时间,你为何修为增进如此巨大?还有,方才交手时,我动用了狐香秘法,听狐族前辈说,狐香秘法可破道炁。我以前也动用过,哪怕修为比我高的人也无法阻挡。可你不光挡住了,还直接吞噬毁掉了我的狐香……你是怎么做到的?”
  修为提升这件事,我身上有太多秘密,不适合跟人提起,只是推说自己有连番奇遇。至于第二个问题。却没有什么避讳的,我笑道,“你那狐香秘法,道炁自然没法阻挡,但我那阴阳鱼图案中,不光有道炁。还有巫炁,两相流转之下,取太极之意,可吞噬消磨万物。”
  我修行巫炁之事,在玄学界内早已公开,此时说出来也没有任何避讳。
  倒是小狐女听了我的解释,眼睛一下瞪大了,支吾道,“巫……炁?是传说中已经消失了的巫炁?”
  她的反应有些奇怪,我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没错,正是传说中消失了的巫炁。也是因为这件事。我现在差不多算是被整个玄学界通缉之人吧,哈哈,你们可得记得,以后跟玄学界之人接触时,千万不要说见过我,否则难免惹来麻烦。”
  我说的本是调节气氛的俏皮话,其他人也都应景的笑了两声,只有小狐女,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听到别人笑声之后,自己才连忙挤出了一丝笑容,附和的意思很明显。
  这下我更奇怪了。忍不住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小狐女摇了摇头,沉吟了一下,才开口道,“我只是幼时在青丘国,看过族内一些典籍,巫炁似乎跟我青丘一族有什么关联。而且似乎是很重要的那种……我也说不太清楚,只知道族长和大祭司他们非常重视。你修行巫炁如果在玄学界已经不是秘密的话,我青丘族人,或许会找你。”
  我皱起了眉头。巫炁跟青丘族有关联?小狐女的修为在我洞明之力下,根本无所遁形。我看过她的修为,虽然青丘族血脉确实不俗,能用许多秘法,但修行根本却依然只是妖气而已,跟巫炁根本没有关联。

  思索一番想不明白,小狐女这里也无法提供更多信息,此事我也只好暂时记在心里,按下不提。
  一顿饭吃完之后,天色已然不早,我们不便在这里多呆,就准备告辞离开。临走之时,小狐女却又叫住了我,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咬咬牙对我说道,“七星艾草一事,我没办法帮忙,但她或许可以。”
  日期:2017-04-07 06: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