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3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投降。”杨秀峰说,反正都投降过了,再多投降一次也无所谓。说后,杨秀峰伸手过去给徐燕萍,徐燕萍也是犹豫了下,见杨秀峰没有缩回去的意思,才将手给他牵着,算是表示两人和解了。这一次牵手走着,却让两人都有种和谐默契的感觉,徐燕萍跟在身后,也不说话。默默地体会着这种捉摸不定却有很真实的感觉。这种感觉给徐燕萍有种幸福的、留恋的意味,不想让人惊扰,觉得就这样走下去会很美。

  江面上波光粼粼,就有些刺眼,徐燕萍将眼微微眯起来,就觉得更好地体会到一种心灵慰籍的感觉。回想与前面这男人的交往,当初在省里要不是自己发觉他是柳市的人,才仓惶逃开,那晚肯定会交给他了。要是发生这样的事,现在两人会怎么样?
  想着这不可能的事,但在徐燕萍的心里却更在琢磨着面前这男人来。和男人之间本来是说不清的就发生了点什么事,但眼前这个人,却波折起伏地,知道现在自己给他牵着,居然有种归宿的意味,那是很危险的。可明知道危险,还是将自己的手交给了他,是不是就是一位着自己将心灵之城门向他打开了?要是他当真挤进来,今后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
  徐燕萍在这一刻却不想去想这些,只觉得让他牵手是一种好,那就随他吧。等走出着一个特定环境后,相信两人都是理智的人会处理好彼此之间的关系的。安抚好了自己的担心,徐燕萍不由地又假设起来,要是当初在省里那一次,没有人给他打电话,自己会不会给他迷住?对自己的**,徐燕萍是知道的。
  疯狂起来那真是太疯了,也就是当年的一次偶然,在酒吧里遭遇一个看起来落寞的男人,给带进房间里后,是他将自己的**在一夜里开发出来,才使得她发觉自己也是有着很贪的欲情。后来有找过一个人,但却没有体会到那种满足感,在家里自己男人那种公式化的操作,让自己根本都没有多少体会就草草地结束了。心里的不甘,才总有种期待的念头无法排除开吧。杨秀峰是不是很强,看上去不怎么样,但那天早上在医院里,高高将被单顶起的景象,却深深地烙在她的心头,总觉得那东西超出她的感知,有些夸张,这样的东西如果……徐燕萍想到这里,就感觉到推荐有种什么给唤醒。

  “呸”自己对自己骂一声,不由地向杨秀峰看去。但他还是很小心地往前走着。看到他湿漉漉的背,就想到落汤鸡了,而自己却是他口中所说的母落汤鸡,那不是说要那个自己?
  在往前走,水就渐渐变浅了,也感觉到水里的石子变成了小颗粒的鹅卵石。踩着就舒服多了。这时候本来就无需要在给他牵着,没有什么危险的。但杨秀峰没有想到要放手,而徐燕萍也没有要收回自己的手。两人走着,杨秀峰说,“从这里往下走,足有近两百米的江堤都是这种鹅卵石,在这里开办游泳场所非常适合的。我曾经看过,往江里走十几米,水深才有一米五左右,只要在江中打桩,设置安全防护,今后这里只要收取少量的门票,只要出租泳衣,出租换洗衣物的小房间,就有足够的利润可赚取。”

  “是吗?”徐燕萍也不是有什么疑问,习惯地说。
  “要不我们往前面游一游。”杨秀峰说,到这里后,实地看一看是徐燕萍一贯的工作方法,要亲自证实一下。杨秀峰说了就开始往江中深处走,徐燕萍也不是不会游水,只是身上穿着裙子、西装等,也不是游水的样子。但杨秀峰似乎兴头很大的样子,一逗要给她看看才甘心似的。
  两人慢慢往江心走,要是不明白真相的人,会不会以为两人相约投江?走到水漫过膝盖,回头看已经离岸边有六七米远,徐燕萍面对宽阔的柳水,心里就有些发怵。虽说自己也会游水,但从没有到野外游,都是在游泳池里学与练的。要是穿着泳衣,那跳到水中欢畅地游一番,还是很乐意的。两人身上都穿着衣就容易出问题。
  “怕啊。”杨秀峰见徐燕萍站住不走,回头说,“这里水流不急呢。”说着稍带用了些力地拉着她走。感觉到水慢慢地漫上自己的腿,每走一步,水就深了一些,徐燕萍不由地就靠近了杨秀峰。而此时,他却在她没有留意时,一下子坐到水里去。徐燕萍受他所带动也扑倒进水里,吓了一跳。手忙着支撑,见水并没有更深而水流真的不急,坐进水里凉意过后那种浑身舒泰之意。
  回过神来,徐燕萍知道他又捉弄自己,两人坐在水里很近,但却没有挨着。徐燕萍稍靠后一些,当即挥起拳头就去捶打他的背。不轻不重地打两下,杨秀峰才回头说,“坐在这里不舒服啊?亲近自然,一辈子都难得有这么一回的。”
  徐燕萍自然也感觉到这里的美好来,一会也就适应了水里,只是自己再一次湿透,而他回头看着与自己说话时,分明眼睛就有些躲闪,同时也有些留恋。她清楚自己的情况,之前,曾和陈静一起在泳池里泡澡时,陈静就说过很羡慕的话。他的眼神,分明就注意到自己了。徐燕萍一下子心里就乱,是不是就随他了?
  心思一乱,在这种特定的环境里,人的心特别敏感,徐燕萍发觉到要是他这时回头过来将自己按住,自己会不会挣扎?会不会将他推开?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好在杨秀峰一直看着江对面,从水里摸出鹅卵石往远处丢,这时,两人都有种不食烟火的感觉。
  等感觉到自己心堤松开了时,徐燕萍意识到这样沉默地享受着这份大自然赏赐的美,会让自己真的就迷失了。警觉性一下子就大起来,下意识地,用手泼水泼向身前的杨秀峰,杨秀峰正坐在水里,也没有防备,那些撩泼起来的水就落到他的头上。
  等她撩泼几下,杨秀峰才回头来,要做出反击的样子,两人都是坐着,水位本来就在两人的胸口以上快要齐肩了。都不好行动的,杨秀峰转身后,徐燕萍自然担心他反击,水泼在头上本来没有什么的,只是回避攻击时人的本能,她也就一动,但却没有料到腿准备站起来,但脚下的鹅卵石松动就没有站稳往前一滑,人仰面倒躺在水中。杨秀峰这时也因为徐燕萍的脚弄着他,他本来是扭身回看,这时也就前仆向徐燕萍。

  两人就倒在一起,徐燕萍给杨秀峰压住。
  这时,徐燕萍心里就更慌,但慌乱之际却又有种不受控地动作,将他一下子就抱住了。这样的情况下,杨秀峰还是不敢再进一步,慌乱中他不怎么动。支撑起来,将徐燕萍从浸入水里抱起来。
  完了完了。徐燕萍没有意识一般,虽被抱出水面来,但心思还浸泡在给杨秀峰压住的那种矛盾里,要不要对他好?
  等一会才察觉两人的情况,徐燕萍自然知道这一次完全是自己将心迹暴露出来,但他却没有顺势而做,是不是自己弄错了?他根本就没有这意思?
  “就知道闹,江里很不安全,会吓死人的。”徐燕萍急忙地说,要用言语来将她所做掩饰下来。女人在水里很着急,从而本能地抱住他,那是能够说的过去的事。杨秀峰果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说,“对不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