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3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被他无礼,就算是无意的,当时的心境回想起来,是惊慌、羞涩、无措,之后才是恼怒。恼怒的根子是什么?徐燕萍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将他推倒,是想让他也弄湿了,还是其他的无意识之举?
  杨秀峰已经走下江堤来,拿着手机,浑身也都是湿漉漉的。到江边,说,“市长,手机里也浸水了,得晒一晒。我手机没有湿,要不把你的卡换到我手机来用?”
  徐燕萍想了想,说,“算了,天塌下来也不会就这会儿,不会这么巧合的。”说到巧合,没来由地下到他那猪爪子两次就这样巧合地落在自己乳上,这会儿还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牙就有些痒痒地。不过,要他向自己道歉?要他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抓你的乳的。那不是更加让人难堪?
  也只好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徐燕萍心中还是有些不甘,这样让他占便宜,就不声不响的了事,天下有这样的事?恨恨地乜他一眼。

  “那好,我也将手机放在岸边,什么都不理会。”杨秀峰说着将腰包丢到岸边,下水走过来。徐燕萍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就有些慌乱,不知道是不是太会在心里想,刚才两次都摸了而自己没有什么反应,是不是一种默许?他会不会得寸进尺在作出书面不堪的事来?男人的那种贪念是无法阻止的,一旦在心中产生后,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做到。
  心中不禁有些恼怒与彷徨,那种自我保护的意识和另一种意识就在争斗。但杨秀峰却在她还没有想好的情况下就走了过来,到徐燕萍身边。说,“走,我们再过去看吧。”说着当先往前走去。徐燕萍有些犹疑,但见他浑没有事地往前走了,也就跟随而去。
  杨秀峰感受到身后徐燕萍的动静,心里也是慌着的,之前那手感非常地强烈,使得他产生了一种要接近她并拥有她的意念,这种意念在没有见到徐燕萍时更就更加强烈,但也知道徐燕萍不是别的女人,她的身份地位决定了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但随即一想,当出在省城酒吧里,要不是那该死的电话,今天不就很好化解彼此之间的那种无法逾越的隔阂了?
  不过,清醒过来后,杨秀峰知道自己该怎么用其做才是最好的,徐燕萍跟过来,杨秀峰伸手出去,说,“市长,还是我拉住你安全些。”徐燕萍见他伸手过来,知道是好意,可心里还是有些恼,他当真将之前的事就这样抹去了,也真是脸皮厚啊。着个男人真让人想着就想咬一口才甘心。

  稍犹豫,徐燕萍也就伸手让他牵着,往前走会不会再有什么不定性的事发生,还不知道。
  那种心里依赖一旦认定了,也就没有什么事。杨秀峰抓着徐燕萍的手时,两人都感受到自己有些震荡。感受到对方的手热烫烫地,感受到那从毛细血管传来的有些异常的心跳。杨秀峰回头看了看,只是徐燕萍却看向柳水对岸,杨秀峰站着没有走。不知道是不是在试探徐燕萍,还是看着她脸庞的美艳,在日光下动人而令人贪念大炽。
  杨秀峰不走,徐燕萍也心乱起来,此时也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只要她心稍软,男人会不会乘机就将自己猎获了?可不能够这样让他轻易得手,徐燕萍在心里提醒自己。但转念一想,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不是说最终还是要让他得手去了?
  “走不走?”徐燕萍也不再去分析自己的心思,要打破这样的僵局,只有自己占据主动。
  “嗯。”杨秀峰应一句,转身走在前面。从身后看他全身都湿漉漉地,就有些狼狈。此时,才想起自己不也是浑身都湿漉漉地?他先前回头看,是不是在看他的手捏过的地方?

  回想刚才站着不动,有可能是回头看自己那里,徐燕萍心里就更加着恼。手一收,就想将手收回来,可不能够让他这样子总占自己便宜的。但杨秀峰的手虽没有捏重,但手却紧,徐燕萍抽了下没有抽出来。杨秀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站住回头看,说,“怎么了?”
  徐燕萍怕他再回头,说,“走吧,那么多话。”
  两人走得慢,走过之前看到的崖下,见前面就平坦不少,水浪更细一些,也就让人感觉到这边的水下会更平复一些。但两人还要走一段水路才能够到达,杨秀峰不知道徐燕萍站住了在看前面的景致,兀自往前走,重心也就不稳但他却没有用力拉徐燕萍,自己就退一步,或许是踩在不平等石块上,顿时一屁股坐在水里。
  没有溅出什么浪花,徐燕萍看见杨秀峰有些狼狈,顿时心情就欢畅起来,笑声冲口而出,声音清脆响亮,那种欢愉之情完全宣泄在外。杨秀峰自然不会恼的,见徐燕萍欢笑起来,之前对她的冒犯也就安全度过危机。当下站起来,手将水撩起泼向正笑得欢的徐燕萍。
  给他撩泼水过来,徐燕萍自然不会就此听任他欺负,当即进行还击。两手捧水猛地撩过去。杨秀峰像是要躲开她的撩泼,却又一次没有踩稳,身子偏转倒进水里。徐燕萍更加兴奋起来,乘他还没有站起来,走两步到他身边对着他更猛烈地撩泼着水。劈头盖脸地将水撩泼在他的头上脸上,徐燕萍就感觉到一种对他报复性的惩罚,心里将先前那种恼恨之意释放出来。
  “投降、投降。”杨秀峰举起双手来,他是不想在这时闹,要不徐燕萍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先第二次跌到就是装出来的,要等她心绪再欢笑开心一下,逗一逗她,对自己会有更多的好处。杨秀峰虽说对徐燕萍那对宝物很是贪恋,但也很理智,知道不是他现在就能够接近的,说不准一直都不会有什么机会给他。有些东西虽好,却不是自己能够得到的,就要很理智地放手很理智地处理好这样的关系,对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

  见杨秀峰举手喊着投降,徐燕萍并没有就这样停下来,加紧撩泼几下,才停住。脸上的兴奋使得她更加生动而美妙起来,让杨秀峰见了顿时就有种将她抱住狠狠地啃两口才快意的冲动,但他还是强制地忍住了。这时要是再对她无礼,只怕事情就难以收场的。
  “干嘛,对投降的人都不放过。”杨秀峰说。“就不放过,对你这样的人就不能放过。”徐燕萍说,脸上的欢喜还在,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那好,我们再来。”杨秀峰摆出一副要开水战斗架子来,徐燕萍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才不会和他打水仗。
  “落汤鸡,谁和落汤鸡打水仗……”徐燕萍说,杨秀峰此时全身湿透,连头发都是散乱的。
  “市长,你知道吗,落汤鸡也分公母的。”说着就看着徐燕萍。意思自然很明确,自己是落汤鸡,那你也同样是,只不过我是公的,你是母的。这话对徐燕萍而言就有些占领点便宜。在体制里,相互之间说这种话就随处可见。平时,徐燕萍不是那种冷着脸的人,在耳边就听到更多,当然,都是在平级的人或在省里时与市外的人往来,这种话就是经常性的了。徐燕萍此时听到,也不算反感,说,“想要再给打击打击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