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2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程的细节自然不会说,徐燕萍就批评她,你自己不也没有什么好情绪?陈静分辨说,要是她太主动太表现出激情来,男人还不怀疑自己在外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回家去赎罪的?总之两人到这种程度了,要修复的可能性很渺茫的。
  这种话题,两人说起来也没有多少忌讳,说过后嘻哈闹一回,也就将情绪放开些。
  徐燕萍听陈静说自己对杨秀峰太放任,这话怎么听着就有些别扭,当即说,“你说什么呢。”陈静听徐燕萍声音有些不同,回头看过来也就联想到自己的华丽有另一层意思,说,“姐,你怎么更加敏感了?给说中心事了?”说着嬉笑起来。
  “我会有什么心事,只怕是你自己心里有那中朦胧的心事,却又压抑着,才会对人家这样放不下。要是心里无牵挂,怎么会念念不忘?”徐燕萍就给陈静分析起来,“是不是这样?就像在中学之时,你自己也说过,在班上对一个学习好的男生你很反感,对他所作的任何一件事都要去反驳一番。等中学读完之后,才察觉那是自己对人家有意思了。现在,是不是旧事重演?我看是。”
  “就他?会稀罕他?不过,姐,你要是不喜欢我针对他,今后我对他态度好些?你看怎么样?”陈静神秘兮兮地说,端着茶杯到徐燕萍身边,办公室里除了里面有一个小休息间之外,那张长沙发也可以在上面躺着休息。
  徐燕萍看着陈静,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没有去回应她。两人说笑无伤情感,但却不要弄成争辩就没有什么意思了。陈静见徐燕萍没有回应,看她一眼说,“姐,是不是感觉还帅?”“知道你在家里吃不够,要不要我帮你安排给任务造一个机会?自己心里不净,拿姐来开心。”
  “和我无关,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的。”陈静说。“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说出来我以权给你谋私一次,将他调到市府办来。”“还在找呢。”陈静嬉笑着说。
  放下茶杯,知道自己该离开了。徐燕萍的午休是一个常规,陈静自然心里明白。临出办公室前陈静在徐燕萍耳边说,“姐,中午会不会做一个好梦?”徐燕萍知道她所说的意思,笑骂到,“你自己准备好裙子换吧。”陈静笑嘻嘻地走出去,将办公室的门带好。两人彼此的习惯都熟知,陈静在中午不会忘办公室里撞进来的,即使要进来,也会先敲门等徐燕萍准进之后才会进来。要不就是等徐燕萍在办公室里有了动静,开门之后才会走进来看有没有自己要帮收拾的事。

  等陈静走后,徐燕萍也不急于就去休息,喝着茶。不少人喝茶后会有兴奋感,想陈静就很明显有这样的反应,所以中午午休之前就不肯喝茶的。但徐燕萍对此却没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喝一些茶,能够起到将情绪平服下来的作用,反而利于她休息。对之前两人用杨秀峰说事闹趣,徐燕萍也不会在意。但随即一想,想到先在食堂里吃饭,杨秀峰死皮赖脸地将陈静逼着喝了两杯茶水,这天中午午休她哪有可能休息得了?如此一来,陈静会不会对杨秀峰就更记恨在心?

  也明白陈静针对杨秀峰,到时没有过多的恶意,只是不忿他给钱维扬跑腿办事,还做得那么突出。徐燕萍在这个问题上就没有太明显的派系印象,当然,要是他肯帮自己来办事,确实是一个人才。也就因为他工作能力,徐燕萍对杨秀峰的感觉像是越来越好了些。
  有陈静想到杨秀峰,继而向到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徐燕萍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才会使得两人之间的关系,变成如今这样子。按说是不可能的,可回想今天两人斗嘴,心里居然没有一点反感,而是有一种心情平和、有一种舒适感、有一种想说下去的期待。期待什么呢?却又觉得很淡,像风一样有却无法让人抓住。这种期待,显然是自己从内心里发出的愉悦了,平时或许没有察觉,但今天却有很明显的迹象了。他是不是也感觉到这样?才会在自己面前或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陈静也察觉到自己的这些期待,才说出自己对他放纵的说法来?徐燕萍一时间心头浮动,思绪杂乱,自己也说不清楚。

  懒得再动,顺势就躺在沙发上。但脑子里却清醒了,徐燕萍就想,自己是不是真有那种迹象?如果单是让陈静察觉,倒没有什么。他会不会也察觉了?
  回想起来,和杨秀峰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她在开发区里有非常不错的表现,才使得自己对他的防范之心松懈下来,或者说,觉得没有必要再对他严加防范,感觉到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或伤害。
  那次在省城就不里的偶遇,使得自己在平时里就算单独一个人,也不敢再放任出去。对他的印象自然是不可能忘记,在酒吧里他那对女人的细致,也在心里留下很深的痕迹,至今都不能够抹掉。而后,自己在开发区里展望之际,他一个人过来,送来一顶安全帽,提出一些看法,并提出对开发区宣传上的新招。这点给自己在印象里的一个大转变吧。
  而后,去省城的路上,那次暴雨中冲出去留给自己的,以及后来自己鬼使神差地和他开玩笑,见到他那惊诧的表情,都深印在心头上。后来,病了,那一夜当真是让徐燕萍很少去回忆的。不仅给他在晕乎中施展了抓奶龙爪手,将自己压在身下,过后自己心里非但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还在心里维护他,怕让陈静知道而进一步打压他。

  再后来,他将那病床上薄被单高高顶起的尴尬景象,让自己脸红发烧的同时,心里何曾没有一点动静?当时心慌慌地怕陈静撞进来看到,过后才发觉自己腿间是有羞人的东西出来的。
  后来的事,都觉得没有什么多说的,和他之间更是随和了。心里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倾向?
  雄健斌名下的建筑公司已经在开发区里举行开工典礼,市里的领导来了一位副市长、一位挂职副书记,算是比较低调的做法。杨秀峰自然要参与其中,只是将王正忠这个大王推在前面,他自己则扮演一个听从指令的跑腿者,这样才更安全,更不引人注意。具体的工程运作还要等一段时间的,如今的开发区里,工程不少,雄健斌等人就算加快速度,也会隐藏在那些最初引进和目前才到来入住的开发项目施工之中。

  一起在开发区里动土施工的,就有十多个项目。杨秀峰是这些项目的直接引入人,在施工建设方面的介绍上,就有优先权,入驻的老板对他会更加信任一些。基于此,周勇的家居集团也就不愁没有项目做,倒是借此时机,更加扩大了公司的规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