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7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鹏化殷’的身体发出来一股金属相互切割发出来的声音:“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吗?为什么我死了,你却住着我的房子,花着我的钱?为什么我的头没有了,你还有头能吃能喝?说!我的头哪里去了……”
  “你的头……我上哪知道?”牛三金说话的时侯,前后恭门没有控制住,寝室当中瞬间一片腥臊恶臭。这时候的无赖连爬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能一个劲的对着面前没有头的脑袋磕头。
  “我的头不是就在你的脖子上吗?你不还我,我自己拿……”‘鹏化殷’身体说话的时侯,已经到了牛三金面前,他两只手紧紧的掐住了牛三金的脖子,用力一拔硬生生的将这泼皮无赖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拔了下来。
  就在牛三金的腔子喷血倒在地上的时侯,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三爷,起来吧,县太爷和太爷公子到了…….妈呀!”
  当天深夜,县衙的官吏到牛府来找县令父子。他们父子二人上午过府饮宴,不过眼看已经过了戌时都还没有回去。县令夫人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打发县衙的书办前来询问。
  书办带着几个衙役到了牛宅的大门口,叫门叫了多时也不见有人应门。书办觉得有些不对劲,吩咐差异翻墙进去查看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其中一个衙役翻墙进去之后。过了好半晌他才从里面开门,将书办等人放了进去。开门的时侯,书办还向他询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衙役似乎是被什么吓到了。他脸色惨白浑身直打哆嗦,能开门已经算是极限了,根本无法回答书办的话。
  进来之后。也不用这衙役说话了,书办等人都看到了这牛宅当中的惨象。进了大门之后,众人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顺着前面衙役手中的灯火光。这些人清清楚楚的看到牛宅当中的下人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这些人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肚破肠出。总之都是一副惨象的死光了。看他们血流的程度,死了应该有一阵子了。

  这些说是牛宅的下人,实则是都是跟着牛三金一起混的无赖泼皮,也是一位坏事做绝的主儿。牛三金发达之后,便把这些用习惯的人都招到了府中,再出去打架惹事的时侯也不用召集了,没想到这些人最后一个不剩,都跟着牛三金一起魂归那个世界去了。
  这时候,不用进去也知道县太爷和他公子出了什么事情。书办和这几个衙役都不敢继续往前走,书办打发刚刚翻墙进来的衙役回去将县衙里面的衙役、仵作们都带过来。县太爷十有八九是没有了……
  书办和衙役们也不敢继续走了,当下就守在大门口,等着大队人马过来壮胆。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整个县衙的衙役大队才赶了过来。这些人相互壮着胆子,继续一路向着大宅里面走了过去。
  转了一大圈之后,最后在中堂发现了自家县太爷父子和那位牛三金牛老爷的下落。三个人都早死多事。看样子三个人正在一起吃酒,只不过他们吃喝的东西实在无法让人直视。
  那位新晋的牛三金老爷的头已经不在腔子上了,如果不是看他穿的衣服。还有手上因为打架留下了伤痕。想要知道这个腔子的主人是谁,还真的要费些麻烦。不过几个人很快便找到了牛三金头颅的下落,就在他面前一个已经熄灭的瓦盆当中。有一个已经煮烂了的人头……

  看到了人头之后,所有的衙役都出去狂吐不止。最后还是见过点世面的仵作再次回到了中堂,他不敢去看没了脑袋的牛三金。拿着灯笼去看另外两个已经死了的县太爷和他的公子,好在这父子俩的脑袋还在肩膀上。就在仵作走近借着灯笼的光亮看过去的时侯,他突然大叫了一声之后,转身就向着屋外跑去。
  什么事情能吓住县衙里面胆子最大的仵作?当下。所有的衙役相互壮胆举着灯笼走了进去。只是看了一眼,众人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就见县太爷和他的公子笑眯眯的坐在餐桌之前,两个人的面前都是满满一碟血淋淋的内脏。顺着血淋淋的肠子源头看去。这父子俩竟然在吃对方的下水……
  听说丈夫和儿子死在了泼皮牛三金的府中,县太爷的夫人已经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众衙役没有拦住,让她看到了县太爷和公子惨死的样子。县令夫人受不住惊吓。一口气没有上来,也跟着自己的丈夫、儿子一起下到阴曹地府当中了。
  牛三金和县令父子俩的惨死都是百无求的手笔,本来归不归的意思。弄死他们这些人就算完了。不过没想到百无求动了肝火,想起来自己这一大家子在人家家里蹭了几年的饭。鹏化殷还一口一个无求兄的叫着。天底下除了归不归、吴勉和小任叁之外,也就数这个老头子顺眼了。这么好的人被害死了,百无求不玩出几个花样来,心里这口恶气便出不来。
  出了这口恶气之后,归不归带着鹏化殷的女人到了百里之外的另外一座县城当中。老家伙出钱在这里给女人置办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宅子。城外给她买了二十亩的良田。临走的时侯又给了一大锭的马蹄金,交代了几句:“你的仇报了,现在老人家我去给化殷那孩子报仇去。听我老人家一句,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嫁了。改个名字好好过日子,从今往后不管谁问你今天的事情,都要说不知道。”
  看到牛三金和县令一家子都遭了报应之后。女人千恩万谢的都是一顿大哭,等她哭醒之后,才发现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女人那里出来之后,百无求的嘴巴便一直都没有闲着。这二愣子一直都在埋怨自己的‘亲生父亲’没有打听清楚是谁害的鹏化殷,现在这大海捞针一样,他不信归不归还能有什么法子。
  老家伙终于被自己的便宜儿子说的烦了,看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还指望她一个妇道能说出什么吗?如果知道是谁干的,那人会留这个活口到现在吗?跟着老人家我走,到了地方自然也就知道是谁下的黑手了……”
  安置女人的县城距离寿春城不远,几个人坐着马车回到了这里。很多年没有回来,寿春城多少有了些变化。当初见过吴勉、归不归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已经轮回了。也不用担心在这里遇到什么熟人。
  百无求驾车直奔了鹏化殷当年的那座大宅子,当年鹏老爷被这里的百姓赶走之后,这片大宅暂时荒芜了几个月。后来有人看出来便宜想要进来抢占。最后引发了一场械斗闹出了人命。后来这里被九江太守收为官有,将这座大宅子改成了接待官员的馆驿。
  百无求将马车停在馆驿门口,老家伙和吴勉耳语了几句之后,施展了隐身之法进了馆驿当中。百无求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便也施展妖法隐身跟了进去。
  就见老家伙对着里面的杂役说了一句什么,杂役好像喝醉了一样,抬手指着里面的位置,迷迷糊糊的说道:“驿丞老爷就在这里……”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已经被迷了心智的杂役说道:“老人家我再打听一下,两三个月之前,有没有人来找以前住在这里的鹏化殷鹏老爷?”
  日期:2017-05-07 10: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