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文良说的对极了,焦太强的确太愚蠢。如果真想保住官位的话,这个时候光靠钱是不行的,应该积极检讨,寻求一些关系的保护。你既没有关系保护,对新来的市委书记也不了解,就敢在事发后给书记送钱,这个时候谁敢要你的钱,谁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不把你想歪了那才是对不起你呢??而且,钟鸣义也不傻,他也懂得这么做的厉害关系,他也给焦太强留出了回旋的时间,只是没想到焦太强用的这种方法回旋,的确太蠢。

  朱国庆听樊文良的话后说:“如果照他这个打法,突然袭击,到各个单位查岗,我相信,百分之五六十都得有问题。另外,我总觉着他第一天讲话就有毛病,我听着就不舒服,跟周林一个腔调,动不动就亢州如何如何,好像他们原来对亢州既羡慕又嫉妒,哼,如果这么搞下去,也快了。”
  樊文良笑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道:“没错,亢州这几年的确发展很快,别说别的,就是这些中省直单位的落户,就足以让其他兄弟市县嫉妒了。再有,他跑不来的项目,你能跑来,加上又是高配,的确能办到他们办不到的事,这是客观事实。一个人如果原来对你一直仰视,突然有一天他飞到你的头顶上,想想,这该是个什么心态?”
  听樊文良说道这里,江帆突然想起了《克雷洛夫寓言》里的鹰和鸡的故事。一只鹰刚刚飞落在烘谷房上稍稍栖息一会,马上又飞到另一个烘谷房。一只抱窝的凤头母鸡看到了这光景,就跟它的亲家这样嘀咕,说鹰凭什么得到如此的荣光?难道是凭它的飞行本领?亲爱的邻居,老实讲,如果我高兴,我也会从一个烘房顶飞到另一个烘房顶。我们从此再不要这样愚蠢,再去把鹰吹捧得比我们还高明。不论鹰的腿还是眼睛都不比我们更厉害。你马上就可以亲眼看清,它们也在低处飞,同鸡一般高。但是这只母鸡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鹰有时会比鸡飞的低,但是鸡永远飞不了鹰那么高。人一旦有了嫉妒心,心胸就必然狭隘,目光就必然短浅,虚荣心也随之产生。这种人无真本领又不求上进,只想把别人拉下来显示自己的高度。

  江帆发现,樊文良现在说话似乎比在亢州的时候放开一点了,也可能是身不在其中的缘故,就少了一些禁忌吧。
  朱国庆接过话茬说道:“您这话让我想起一句老话,叫穷人别有钱,怂人别有权。”
  “嗬嗬。”樊文良笑了一下说道:“从人性的弱点来分析,大凡一个领导新到一个地方任职,他都有一个习惯做法,就是喜欢否定前任的功劳,否定前任做的任何事,他认为,只有否认了前任,才能显出自己,如果不否认前任,那么他做的任何事都是在重复着前任,很少有人能按照原来的构想继续工作的,这就是我们体制存在的弊病。”
  樊文良说的对极了,上级习惯下级轰轰烈烈,官员习惯于抓政绩,抓属于自己的政绩,所以,前任许多不错的构想被搁置,被遗忘,工作没有了连续性、继承性,这就是体制内普遍存在的一个官一个令。
  江帆说:“我还真没这个心理,这不是唱高调。”
  江帆说的是事实,直到现在,他都在琢磨怎么盘活那些废弃的大棚,他把希望寄托在北城今冬即将开始的温室西瓜试种上。
  樊文良笑着看着他,说道:“你身上理想色彩比较浓,我相信你没有。”
  这时,王家栋打外边进来,王圆在外面给他们关好门,没有跟进来。
  王家栋跟樊文良握完手说道:“我都知道您为什么从路上下来。”
  “为什么?还不就是喜欢吃你儿子这儿的淮阳菜吗?”樊文良说道。
  “哈哈。”王家栋大笑。
  江帆也笑了,他知道樊文良绝对不是为了狮子头才在亢州停留,因为他做每件事都不是随意的,尽管他离开了亢州,但是亢州的政局仍然是他需要关注的。
  朱国庆站起身来,说道:“樊书记,我也该撤了,实在抱歉陪不了您了,让王部长和江市长多陪您喝几杯。”
  王家栋眼睛一戾,说道:“你干嘛去?是不是觉得樊书记管不了你了?”
  “呵呵,樊书记管不了我,您和江市长还能管我,我来时就跟樊书记告假了。”
  王家栋刚要开口,朱国庆赶忙说道:“行嘞,老爷子,其余的话您就省省呗,一会我没准还回来跟您喝酒呐。”说着,和樊文良握手后就走了出去。
  王家栋皱着眉头说道:“他到底有什么事,不知哪头轻哪头重了?”
  樊文良笑了,说道:“孟客来了。”
  江帆一愣,心想,孟客来了为什么不声不响?

  “孟客?孟客有什么了不起的?”王家栋说道。
  樊文良又说道:“我是不速之客,人家早就约好了,再有,孟客带着女伴儿,跟你们见面不方便,国庆又不能说我来了。”
  王家栋说:“带着女伴儿敢见他朱国庆,就不敢见咱们?”
  樊文良笑了,说道:“这个,你还真别矫情,有的时候就是这个理,兴许,他朱国庆也有不背孟客但是背着咱们的秘密?你搀和年轻人那些事干嘛?”
  “什么女伴儿那么神秘,居然于老领导不顾?”王家栋嘟囔着。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说背人的女伴儿能是什么女伴儿?你那么多女伴儿让我们见了几个?是不是江市长?”樊文良说道。
  江帆笑了,故意说道:“我什么都没听见。”
  “年轻人,你着故意装傻的态度容易让人联想啊。”王家栋说道,“樊书记,我得给您提个意见。”

  “哦,什么意见?”
  王家栋看了一眼江帆,说道:“你不能光顾自己,你是从亢州走了,说什么都没事了,但是您是不是考虑一下还得给我留点面子,有些事不能让年轻人都知道。”
  “哈哈。”江帆从沙发上站起,给他们面前的杯子续满水,说道:“呵呵,恐怕有些事我知道。”
  “比如?”樊文良问江帆。
  江帆就想起了在深圳,他和丁一看见了王家栋和“警花”在一起,但是他不能说,有些子虚乌有的玩笑不伤大雅,如果真是针对什么人就不好了。”
  “比如?比如,哎,我还是不说的好。”
  王家栋笑笑说:“您就是比如一个晚上,他江市长也说不上我什么。”
  “那是,你隐藏的多深哪?”樊文良说道。
  江帆感觉樊文良离开亢州后,的确跟原来不一样,有些玩笑话也敢说了。
  这时,赵秘书端进来一盘水煮毛豆,边走边吃,他放在樊文良的茶几面前,说道:“小圆送过来的餐前开胃小点。”
  樊文良看了一眼,说道:“这哪是小点呀?在过去就是主食,能吃饱。跟他老子一样会算计,毛豆吃饱了,其他的自然就少吃了。”
  “哈哈哈。”江帆大笑起来。
  樊文良说道:“江市长,我这样说是有典故,没有诋毁他。不信,我给你们讲一个笑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