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相信,此时大家的思想跟他一样,都不在他的什么方案上,一定都在揣摩着他这样做的深意。张怀更是如坐针毡,屁股都来回动了好几次了。
  这次处理的这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他张怀的人,苏凡不必说,那个焦太强就是原来乡镇企业局的副局长,张怀当上副市长之后,力主提拔的人。要说这个人的工作能力还是有的,到了交通局工作也搞的不错,就是有个毛病,爱赌。这次撞枪口上了,估计张怀也无回天之力了。
  钟鸣义好不容易念完了自己起草的方案,喝了一口水说道:“下面就请常委们针对今天这两个议题发表意见。”

  半天也没人言语,钟鸣义看了一眼江帆,江帆用余光感到了他的目光,意思是让他先表态,他清清嗓子说道:“对钟书记今天提出的这两个议题我没有意见,完全拥护,尤其是后面整顿工作方案,可以说是提纲挈领,站位高,视角广,的确很有必要搞这样一次活动,消除机关干部疲、拖、惰的工作作风,提高思想觉悟,把精力用在党的事业上,用在工作上。对于人事任免我也没有意见,完全拥护钟书记的决定。另外,在反腐倡廉上钟书记为我们带了好头,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对待歪风邪气,我们就要有敢于守住自己,敢于跟歪风邪气作斗争的勇气。这一点我建议宣传部门要大肆宣传。”

  江帆说完后,狄贵和说道:“对于整顿方案我没有意见,完全拥护,搞这样一次机关干部工作作风整顿,对提高效能也是很有必要,我想说的是,对焦太强和苏凡两名干部的处理,他们的确是罪有应得,但是我感觉是不是……”他偷偷瞄了钟鸣义一眼,继续说:“是不是有点重了?”
  会场出现了一两分钟的沉默。钟鸣义没有理他,抬头说道:“大家都说说吧。”
  狄贵和说完了,王家栋说道:“对钟书记的两项提议我完全拥护,没有意见。”
  干脆,果断,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江帆发现,王家栋说的时候,只是抬了抬眼皮,连头都没抬。
  轮到张怀了,他放下手里的笔,说道:“对钟书记提议整顿机关干部队伍作风的方案我完全拥护,没有意见,另外对焦太强的处理结果我也觉得太重了,但实在找不着为他开脱的理由,我想说的是苏凡。这个同志的作风还是很过硬的,也很肯干的,他后来找过我,跟我解释说那天他的确家里有急事,他母亲突然犯病了,检查完计划生育工作后,就急忙回城了,如果我们就这样对一个干部一棍子打死的话,是不是严厉了点,我的意见是给他个严重警告处分,通报批评,就不要降职了吧。”

  钟鸣义立刻反驳道:“不行,必须处理。如果他开始就跟我讲明情况,我可能会原谅他,毕竟我们都是父母所生,我们的党章也没有规定说父母有病不许回家还要照常工作,我们又有请假制度。他开始就欺骗了组织,说自己在下村,我再三追问,才改口说家里有事回城了,老人生病有什么不好明说的?整个就是自相矛盾!这是态度问题,是政治觉悟问题,是欺骗组织的行为。对这种行为如果听之任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整顿工作就没法进行,在这里我提醒同志们,就不要为他们说情了。”

  张怀被驳回,心里老大不愿意,这是继苏乾之后又折损的两员大将,尽管心疼,但是他没有回天之力。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咬牙骂钟鸣义不是东西。
  听钟鸣义这样说,其他几个常委也就没再提出什么异议,都冠冕堂皇的表了态。
  会议没有想象的时间那么长,对待钟鸣义的两个方案全部通过。初步拟定下周二召开全市整顿机关工作作风、提高效能动员会。
  江帆从三楼下来,看了看表,他想连夜赶到北京,明天早上就能跟丁一见面,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丁一,就有一种冲动,冲动的恨不能立刻见到她。
  他进屋后,林岩跟进来,关上门后说道:“江市长,樊书记来了,在金盾宾馆等您。”
  江帆说道:“什么时候来的?”
  “具体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你们刚开会没多大会,我就接到了赵秘书的电话,说在金盾等您。”
  “好,我马上就过去。王部长知道吗?”

  “我不清楚。”
  江帆想给王家栋办公室打了电话,转念一想又放下了,樊文良来他肯定知道,自己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
  林岩说道:“您回不了北京了吧?”
  江帆说道:“还回什么?明天再说吧。对了,樊书记来的事别跟别人说。”
  林岩说道:“我懂。”
  “你把钥匙给我拿来,你和小许都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行,您有事再叫我。”
  林岩点点头,就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了,把钥匙交到他手里,说道:“钟书记坐车走了。您还是把旅行包放到车上吧,如果想回就不用回来取了。”
  江帆点点头,林岩给他拎起包,就走出来。
  江帆坐在驾驶座上,调好座位角度和后视镜的角度后,便发动车,驶出大门,进了金盾宾馆大门,从小偏门进去。
  王圆手拿着电话,站在门口,把他引进了一个豪华包间的门口,说道,“江叔,您自己进去吧,我等我爸。”

  江帆这才知道王家栋没有到。王圆很少出现在这个层面人的面前,他来了这么多次,很少看到他,估计也是避嫌吧。
  当初承包政府招待所的时候,王家栋就说道:“一切按原则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许有一点偏向。”王家栋还说:“他想让儿子正正经经做酒店生意,不想让他走南闯北的太辛苦,就在家门口做生意就很好。”所以,在酒店承包的问题上,王圆完全是凭公司资金实力拿下这个酒店承包权的。
  进了这个豪华包间,樊文良坐在沙发正中,旁边有朱国庆,赵秘书,再无他人。江帆知道樊文良向来做事低调,已经离开亢州,再回来不会摇旗呐喊召集许多人过来的。
  江帆伸出双手,握住了樊文良的手,说道:“您怎么舍得回来看看?”
  樊文良说道:“我是去省里办事,又是周末,就顺路过来看看,怎么,不欢迎?”
  江帆一笑,说道:“哪敢呀?哎——”说着,江帆坐了下来,朱国庆就给江帆倒了一杯水。
  樊文良说:“还说不敢,见我就唉声叹气?”
  朱国庆笑着说道:“是不是会上有什么感慨?”

  朱国庆不是常委,所以他没有参加会议,对于会上刚刚发生的事,他还不知道。
  江帆喝了一口水,说道:“刚来一个多月,就处分了两个科级干部,而且,没跟任何人商量。”于是,江帆就把会上发生的事跟樊文良叙述了一遍。
  朱国庆激动的说道:“太……太损了吧,居然这么干?尽管焦太强罪有应得,但是……”
  樊文良喝了一口水,说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三天前。”
  樊文良说:“只能说焦太强愚蠢。出了事不去反思,不去检讨,反而用钱贿赂市委书记,是他自己硬要往枪口上撞,被抓典型就太正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