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鸣义坐下,说道:“别回了,一会咱们开常委会,办公室正在通知。”
  江帆心想,这个人也太不拿别人当回事了,有这样现召集人开常委会的吗?但是他脸上依然很平静的说道:“好吧,那我就不回了。”说着,就要往出走。
  钟鸣义说道:“江市长,干嘛去?”
  江帆一愣,说道:“我回去拿笔记本。”
  “跟秘书说声,让他给你送过来,趁这功夫咱俩磨叨两句。”
  江帆又坐了下来,等着他开口。
  钟鸣义边洗脸边说道:“明天是星期天,明天再会吧,我也回去。”
  钟鸣义的家属还在南岭县,他刚来的时候,出于关心同志,江帆就征求过他的意见,问需不需要把家属调过来?他说不需要,儿媳快生小孩了,老伴儿在家要照顾怀孕的儿媳。江帆一听,就笑着说:“您今年刚48岁,怎么都有儿媳了?”钟鸣义说我结婚早,有孩子也早。江帆就说起他宿舍的事,说给他在金盾宾馆安排好了房间。哪知钟鸣义说:“就在单位住吧,把旁边那间屋子收拾一下,把里边的门打开就行了。领导干部尽量不搞特殊化。”旁边那个屋子就是樊书记练书法的地方。听了钟鸣义的话后,江帆有些不自在,他心想,这是在批评自己吧,目前,他和副市长魏国才都住在中铁宾馆,很显然是在搞特殊化。打那以后,江帆就不再跟他说宿舍的事,他隐约感到这个人有点虚张声势,即便标榜自己自律清廉,也必要打击别人,这让人很不舒服。江帆不是没在单位住过,当了政府一把后,他深知在单位住的种种不方便,他到要看看钟鸣义在单位能住多久。

  江帆默默的坐在沙发,等着他说话。不知为什么,这个人来后,他跟他接触了几次,感觉钟鸣义说话特别虚、特别漂,不务实,喜欢打官腔,私下交流工作也搞的这么一本正经,好像只有他是最讲马列主义的。
  开始,他以为钟鸣义瞧不起自己,后来王家栋说跟他也这样,说话喜欢上纲上线,江帆就想,难怪他在南岭干了五年副县长、十年县长、五年书记,南岭都不见什么起色,原来都是被这些虚的东西整的。他也只是在心里这样想,但是对钟鸣义还是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只是这种尊重是大大的有别于对樊文良的尊重。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林岩从外面进来,见市长在这里,说道:“您的笔记本。”交到江帆手里后,他就出去了,市长可能知道开常委会的事了,无需再告诉他。
  刚才,市长在办公室转悠,他想回北京,又不知道书记有什么安排,林岩就悄悄侦察了好几次,都没见书记回来。最近,林岩很高兴市长回北京,上次从北京回来后,高兴了好几天,能够感觉到他心中的那份轻松和喜悦,于是,善于观察领导的林秘书就此得出结论,市长不是跟妻子重归于好,就是跟丁一有了进展,从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后者,因为他有着一种少年人沉浸在初恋时才有的表情。

  林岩发现,自从市长下午说想回北京后,就有了坐不住的感觉,这儿转转哪儿转转,但是钟书记不回来,他也不好走。毕竟,眼下他们合作刚刚开始,市长还是十分小心跟新书记相处的,林岩给他的旅行包放好换洗的衣服和一些生活必需品,又检查了一遍后,确信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后,看着坐卧不宁的市长,就说:“自从您说要回北京以后,您就一直没坐下过呢。”
  江帆一听,腾的坐下了,说道:“你总是歪曲我。”说着,拿出剃须刀刮胡子。
  林岩扑哧笑了,而且笑的不行,笑弯了腰。
  江帆瞪了他一眼,说道:“笑什么?”
  林岩直起腰,说道:“市……市长,您那胡子,都……都刮了两遍了。”
  “谁说的?”江帆反问。
  “哈哈。”林岩大笑不止。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真是的,胡子怎没了。”随后自己也笑了。
  林岩笑了,他看市长的感觉就像刚谈恋爱那样,坏坏的笑了一下,就走了出去,他刚出去,就看见钟书记和康秘书上楼,赶紧跑回来说道:“市长,钟书记回来了!小许已经把车加满了油,我去跟他要钥匙。”
  江帆稍微愣了一下,放下剃须刀就走了出去。
  林岩没想到市长刚出去,曹南就跑了过来,说道:“市长哪?”
  “去找钟书记了。”
  “哦。”曹南放下心来,然后说道:“马上开常委会,你把笔记本和水杯给他拿上去吧。”
  林岩说:“常委会?现在就开?怎么现在也不提前说了?”

  “唉,这就是新书记的风格,我刚才往外望了一眼,没看见市长的车,还担心他走了呢。”
  “小许加油去了。”林岩说。
  “小林。”曹南郑重其事的看着林岩,说道:“这个钟书记什么事都喜欢突然袭击,而且不按常规出牌,管的比较宽、比较细,市长如果要出门,你一定提醒他跟书记打声招呼。”
  林岩点点头,说道:“我记住了。”
  “快上去吧。”曹南说着,就出去了。
  林岩赶紧给市长沏好水,拿起笔记本,送了上去。
  下来后,他有些闷闷不乐,字台上玻璃板底下压着人代会后,市领导和全体工作人员的合影,看着旁边的丁一,以为他们已经约好今晚见面了,就撅着嘴说道:“小可怜,今晚你见不到市长了。”
  男女一旦有了私情,就像阳光下的尘埃一样,清晰可见。其实,江帆和丁一的感情,还没到林岩想象的那样。
  市委书记办公室,钟鸣义洗完脸后,坐在班椅上,喝了几口水,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纸包,说道:“这是两万块钱。”
  江帆看了一眼那纸包,有些不解。

  钟鸣义神情严肃的说道:“是焦太强送来的。”
  江帆微微张了张嘴,随即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说道:“您,打算怎么办?”
  钟鸣义眼睛一厉,说:“怎么办?你说我怎么办?我只能交给纪委!这是党性问题,是原则问题!我不能纵容这种歪风邪气滋生,更不容许这种糖衣炮弹腐蚀我们的队伍!”
  江帆很反感他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心说给你送钱的是焦太强,又不是我江帆,犯得着这样说话吗?
  作为领导干部,遇到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樊文良每年都会有上交的钱,但是,他从来都是悄悄的,没有这样慷慨激昂,也没有这样高调和张扬,在他上交的钱中,没人知道是谁送的,更没人知道是为什么送的,他只注明时间和日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