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3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刚从平房工地来到西关的楼房工地时,王湃专就接到了传呼,他赶紧跑过来,紧张的说道:“钟书记来了,你们快点回去吧。”
  话还没说完,任小亮包里的电话就响了,他接通后刚喂了一声,马上说道:“钟书记?您好,我们在家属楼工地,对,还有彭主任和刘书记,都在,对。嘿嘿,今天下午觉得没有什么事,我们就一块出来了,以后注意,一定要留下一个看家,我们马上回去,什么?您过来呀,哎呀这工地到处都是土……好好好,我们等您。”
  挂了电话后,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说道:“钟书记,马上过来,操蛋,不相信咱们在工地。”
  彭长宜笑笑,说了一句:“突然袭击。”
  钟鸣义自从上任后,开了一次中层见面会后,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到各个单位调研,与其说是调研,不如说是检查纪律。而且都是即兴而为,根本不提前通知基层,司机不把车开到大门口都不知道去哪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如果单位主要领导不在的话,他的火气就冲天,就会大发雷霆。上次在中层见面会上他就说:“我在经济落后的县呆了十多年,早就听说亢州干部素质高,工作作风和思想作风过硬,那个时候就想带着我们的干部来亢州学习,但是你们樊书记一直不同意。今天我能到亢州工作,真是幸运,不过我强调一点,我会不定期的到各个单位走走、转转,我今天在这儿先声明,我不会跟你们任何一个单位打招呼,目的就是想看看你们的作风到底硬在什么地方……”

  当时许多干部都对他这一番开场白有微词,寇京海私下就跟彭长宜说:怎么刚走了个周林,又来个‘周林二世’?什么‘你们你们’的,听着真他妈的别扭。
  前几天,据说钟书记突然去了距离市区比较远的白马乡,也就是苏凡所在的乡,恰巧那天乡丨党丨委书记跟市里请了事假,钟鸣义觉得,乡丨党丨委书记不在,乡长应该在吧?车子都驶进了乡机关大院,钟鸣义都下车了,还不见一个干部的人影。
  钟鸣义的秘书就紧跑两步,赶到政府办公室,看见里面有两个值班的人在看电视,他进来就说:“你们乡长呢,钟书记来了。”
  这两个值班的人不认识他,因为他原来在市委信息科,钟鸣义来了后才被钟鸣义选中,当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其中一个人说:“你谁呀?”
  秘书说:“我是市委的,钟书记的秘书。”
  那两个人无需在验证什么了,因为钟鸣义已经掀帘进来了,他们在电视上、报纸上都见过这张面孔。
  他们慌了,赶紧起身,跟钟书记打招呼,给他让坐。
  钟鸣义看一眼正在开着的电视,说道:“让你们乡长即刻过来见我。”

  其中一个小伙子赶忙关了电视,另一个小伙子说道:“乡长下村了。”
  “下到哪个村了,跟他联系!”
  其中一个人立刻拿起电话,就要呼乡长苏凡。
  钟鸣义说:“你只需说有急事,别的不要说。”

  那个小伙子的手就有些哆嗦了,按照钟书记的指示,给苏凡呼机留了言。
  很快,电话就响了,那个小伙子刚要接电话,钟鸣义说道:“我来。”于是,他走到电话跟前,说道:“是苏乡长吗?”
  苏凡当然没想到会是市委书记,语气含糊不清的说:“你谁呀?”听声音中午肯定喝了不少酒,似乎还没睡醒。
  钟鸣义看了看表,早就过了上班时间,说道:“我是钟鸣义!”
  苏凡一听,是钟书记,赶紧说道:“钟鸣……鸣……钟书记!”
  “是我,你在哪里?”怎么样口气严厉。
  “我……我在下乡呢,您等着,我马上回去。”苏凡估计是被吓醒了。
  “不用,你在哪个村,我去找你。”钟鸣义丝毫不给他回旋遮掩的余地。
  “这个……还是我回去吧,乡下的路不好走。”苏凡支吾着说道。

  “你能走我就能走,说,你在哪个村?在干嘛?”他的口气就重了。
  “我,我是出来检查计划生育来了,现在……在城里……”苏凡只好说道。
  “那你为什么说在村里,你到底在干嘛?”钟鸣义声音提高了不少。
  “我,我家里有点急事,这样,我马上回去。”
  “不用了!”说着,钟鸣义气愤的摔下电话。
  旁边两个小伙子吓的大气不敢出。
  钟鸣义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是不是分来的大学生?”
  两个人共同点着头。
  “叫什么名字?”
  两个人胆怯的报上了各自的姓名。

  钟鸣义生气的说道:“还大学生?我看你们是不思进取!大好时光就看电视吗?看吧,你们最好在这里看一辈子!永远都别回城!”说着,佛袖而去。
  两个小伙子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钟鸣义狠劲摔上车门,出了白马乡政府大门,秘书问道:“钟书记,咱们还去哪儿?”
  “窥一斑而见全豹,回机关,哪儿都不去了!”钟鸣义很是恼火。
  秘书回过头,跟司机说道:“回市委。”车子就拐向了回城的方向。

  快进城的时候,钟鸣义突然说,“到高速路口看看去。”
  高速路口,是这次京京高速路亢州段的路口,为了连接这个路口和城区的道路,亢州修通了城区通往这个路口的公路,高速路通车在既,这条路也到了最后收尾阶段。
  秘书一听,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快到修路的工地时,他瞪圆了双眼。当他看到路边停着一辆交通标志的桑塔纳车后,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想,这次老家伙露脸了。
  秘书姓康,原来在信息科,是寇京海的手下,别看寇京海嘴不好,但是跟这些小伙计不错,当了交通局副局长后,经常请他们吃吃喝喝,小康当了钟书记的秘书后,就告诫他:“您老要精心了,中午最好别喝酒,咱们这个书记可不是善茬儿,喜欢微服私访,最好您八个小时都在岗。”
  寇京海本不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人,有名的懒散之人。机关有事还不显,没事的时候的确很难熬,他没事也不在机关呆着,除去喝酒就是下工地,今天是正好工地有事找他,他就来了。
  寇京海头戴着安全帽,正蹲在地上,跟质监人员还有工地负责人看着前面的图纸说着什么,抬头就看见了钟鸣义从车上下来,他赶紧站起来,刚向前走了两步,不知是起来的急血液流通没跟上,还是天气热中暑了,头一晕,就感觉两眼飞满了金星,身子摇了摇就失去了知觉……
  旁边的人赶紧去拉他,钟鸣义一看,紧跑两步,帮着搀起了寇京海。
  寇京海的脸色蜡黄,额头上全是汗珠,半天才敢睁开眼,虚弱的伸出手,说道:“钟书记……好。”

  钟鸣义握着了他潮湿冰凉的手。
  康秘书赶快给钟书记介绍:“这是交通局副局长寇京海。”
  寇京海认识钟鸣义,钟鸣义不认识寇京海,一看四周连个树荫凉都没有,就说道:“你一直在工地?”
  那个工程质监人员说:“寇局长不放心工程质量,又怕这段路影响通车,这段时间一直在工地现场指挥。”
  钟鸣义一听,打量着他黑亮的皮肤,激动的握着他的手说:“辛苦了!到医院检查一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