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3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再次回头的时候,哪里有什么人啊,以至于她那个孩字,没说完,继而诧异的看着我,也就这一瞬间一辆大货车疾驰而过,站在旁边都能感受到呼呼的风声,如果上官青没被我拉回来,估计这回已经被撞飞了。
  我瞪了瞪她道:“下次就算遇上真的小孩摔地上,也要前后看看有没有车辆再去扶。”
  她听出了我言外之意,一番心思,惊讶的说道:“你的意思,我刚刚不是眼花。”
  我没继续理她,转身准备离去,走了几步,她在背后喊道:“诶诶,那谁,你去哪里!”
  我停下脚步,撇过身子,正儿八经的说道:“首先我有名字,我叫方金水,其次我准备去吃饭,请问青青姑娘有什么指教。”

  她小跑上来,笑嘻嘻的说道:“我也没吃饭,你请我吃饭不!”
  我有些无语的说道:“下次可以吗?”
  她说下次就不让我请了,说为了表示刚刚我救她,我不禁眉头一条黑线,如果为了表达感谢,应该是她请我吃饭,而不是我请她啊!
  她有些不耐烦的说:“到底请不请啊!别那么小气啊!”
  我解释道:“不是不请她,是因为晚上有很多以前的老同事聚会,带她不方便。”
  她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说要是别人误会了多不好,她不以为然的说,这还不好,说她这么一个大美女陪我一起去,多长面子。
  拗不过她,最终无奈,带着她一起赴宴。
  日期:2017-08-13 20:44:46
  这是一个挺大的包厢,除了几个值班的老同事没来,殡仪馆的老领导和开车的,烧灰的都到场了,见我入内,纷纷招呼起来。
  “哟,不错吗?这女朋友不懒。”
  同事开始开起玩笑,我咧嘴笑笑,上官青摘下了墨镜,白了我一眼。
  各人面前都倒上了满满的白酒,叙起旧,老领导也没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我回去上班的事情,一遍喝酒,一遍瞎扯,酒劲上来,都开始说起来了目前的状况,几个同事又说起自己遇上什么什么之类的,我们这些人啊,聚在了一起,说真的嘴里来来去去就是说死人,说尸体,说一些让常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上官青也听明白了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反倒额外的来了兴趣,每每同事说到惊险时,她总是伸着脖子,津津乐道的让他们继续说。
  我不懂,她这么一个女孩子对这些事情为什么那么的好奇,我推了推她说:“你不是肚子吗?”
  她唯美的脸庞露出一个勾人的笑容道:“我不饿,听这些就能饱了。”
  我借着一些酒劲说道:“老实说,我上次和堂哥一起吃饭的时候没把话说完,直接跟你说吧,我遇上的事情,说出来能吓死你。”
  她兴奋的拽起了我的胳膊道:“那你说给我听啊!我老爱听了!”
  恍惚间,我看着她的模样,猛的喝了一口酒,总觉得眼前的青青是多么的熟悉,似乎它已经回来一般,而此刻正坐在我的旁边。

  她眨巴着眼看着我,我酒气熏天的说了一句:“青青,我好想你。”
  旁边的老同事纷纷笑话,说让我能不能不要那么肉麻啊,秀恩爱死的快之类。
  上官青偷偷的掐了我一把,我总算回过了神。
  再之后,老领导跟我说起来回去上班的事情,于是我和他解释,目前的情况,以及我马上准备从新干起那行当。

  我叹了口气,也不好勉强,不过却问我能不能帮个忙,我说什么事情,他说某个村子有一具尸体,连着三台殡仪馆的车子都拉不动,我问什么个拉不动。
  他说,就是尸体一抬到车子上,就熄火,每台车子都这个情况,可是尸体一搬下,车子又正常了,因为这个事情,他已经头疼的要死,县里还怀疑我和那户人家有猫腻,以为不想火化,故意找的借口。以至于现在那原本该三天前就化掉的尸体,因为拉不出来,现在还停尸在死者家中。
  我说这事情,我如何能帮的了啊!这时一个同事,我叫他李哥。
  李哥说道:“上回你父亲去世,我去拉不是也出现这个问题吗?结果你坐上去就没问题了,所以我就和领导说了这么个事。”
  领导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个事,寻思了一会道:“可是领导,那是我父亲,估计也是其中的关系,至于其他人,我也没有把握啊,何况谁知道是不是凑巧呢?”
  领导焦急的说道:“哪有什么凑巧的,莫说是我们的车子,死者喊过其他的车子去拉,农用车啊,卡车啊,拖拉机啊,同样只要棺材一抬上去,车子铁定熄火,继而再也发动不了。”
  这还真是怪事了,不过索性殡仪馆,上到领导,下到员工,对这方面的东西都深信不疑,所以有时候也会往这方面做文章。
  领导继续说道:“金水,喊你回来上班,一个是因为目前馆里又添了几台车子,实在招募不到人手,二来吗,这方面你经验足。但是你既然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能勉强,只不过这次这事,你总要帮帮忙,所谓死马当活马医,要真不行,再做打算。”
  我点点头说,尽量帮忙,实在不成,也不能怪我。
  差不多吃好,大家都准备散的时候,老领导塞了一个红包给我,摸了一下,里头应该份量不轻,我忙推脱,他按着我的手道:“咱们这行,必须要讲究一些东西,图个吉利。”
  我说那也没必要现在给啊,万一事情没办好,我拿这红包,不是不妥当,他黑着脸说,这不搭噶,几番推脱,我只好收下红包,可是我也明白,这一旦收下,就不单单是帮忙那么简单,反倒成了一种包袱,虽然他说成不成无所谓,但是我却知道,这是一种别样的手段,要不然他怎么能是领导呢?
  约好第二天早上,我和李哥一起出发,散场之后,天色已经黑了,我问上官青,听了那么多唬人的故事,会不会害怕,要不要送她回去。
  上官青撇着嘴说:“你想多了,别以为不知道你想干嘛,借这个机会知道我住哪里,这些套路,我可不吃,还有,姑奶奶我可是见过鬼的人,这些小故事如何能吓唬到我,我自己能回去。”
  我说成,随后她又说,让我明天事情如何处理的,一定要第一时间如实禀报,我说看情况吧!谁知她脸一沉,下命令似的说道:“别看情况,是必须,一定,如实禀报。”
  说完之后,她撒腿走人,余下我摇摇头,瞅着她离去的背影,总觉得这个小妖精是那么的令人无奈。
  日期:2017-08-13 21:21:17
  刚走到家里,又接到叶军的电话,他前几天在城里买了房子,所以这些日子都呆在了城里,叶军说城里没伴没有朋友,问我在哪里,吃过饭没有,要不要一起 吃点。我说刚吃过,他哦了一声继续说,让我去陪他喝酒,他一个人无聊的很,老婆儿子都在乡下。
  还真是个花和尚,每天就知道喝酒,我说行吧,于是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而后直奔他说的那个夜宵摊。
  夜宵摊在城西,附近有一个楼盘正在动工,楼盘前一段老路据说一直问题严重,本来那段路因为楼盘的问题,必须改道,可是到了这会,却依旧搁着,旁边的所有该拆迁的,该怎样的都已经处理,唯独这条五百米左右的沥青路一直没有做过任何改动。
  我到的时候,叶军已经坐在了露天的摊位前,一张折叠桌上放满了烧烤和啤酒,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吊背衫,就是那种没有袖子的。一条松垮的休闲短裤,花花绿绿,因为之前手术的原因,脑袋上的头发被剃了个光,十足的一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哪里有法师的派头。
  我打趣的说道:“你这样子,还真像一个花和尚啊!”
  他递给我一瓶啤酒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花和尚怎么了。”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他说。
  我听他说出这句话以后,就觉得不是简单的吃饭喝酒,于是直接问他什么事情,我说彼此都是兄弟,不要见外,有什么就说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