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7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郝五梅对着镜头宣布给太平镇老区四十万的资助时,盛春兰一惊,这件事,她可从没听万浩鹏说过,看来万浩鹏不仅仅在人事抢权,在钱方面也在建自己的小金库。好在,对于市电视台的事情,万浩鹏一直把她往前面推,没半丝和她抢功的表情,再说了,郝五梅是代表社科联送下来的资金,于公于私她肯定都会交到万浩鹏手里,一如她从李华东书记手里弄下来的两百万,至今不是一直因为这笔钱,万浩鹏在向她妥协吗?

  这么一想,盛春兰也不再计较万浩鹏拿着社科联的资金不公布的事情。
  一顿忙碌后,两波电视台的人都拍到了他们想要的内容,市里的电视台虽说没有拍万浩鹏,但这是他自己主动让给盛春兰的,所以算是皆大欢喜。只要下来不得罪人,做完领导交待的事情,对于市电视台的记者们来说OK了,至如别的,他们才懒得多想。
  市电视台的记者们当天没有离开太平镇,盛春兰一路陪着,没任何想让万浩鹏参与的意思。而万浩鹏也刻意地和市电视台的人保持着距离,好让盛春兰的节目顺利播出来,再说了,她可以把他们安排到玉升住下,而万浩鹏才不愿意花费这笔招待费,节约一点招待费,可以提高一下镇干部们的待遇,有他们的热情,才会把工作做好,做快。
  不作为其实腐败更可怕,可往往不作为却是人人自保的一块金字招牌,因为做的事越多越容易出问题,特别是在当下,每一件事阻力重重,每一件都得拿出很多精力去应对,不是事有多难,而是管着事的人难以对付,这是万浩鹏来镇里工作这一段日子来最大的体会。所以,能给干部们争到利益,他一定会想办法争,这样才可以调动起大家干事的积极性。
  万浩鹏借陪吕永洪台长直到晚才回到镇政府,吕永洪和司机饭都没吃,回县里去了。因为错过了食堂吃饭的点,万浩鹏请操瑜娜在镇的一家面馆吃面条,这可是操瑜娜没想到的,正满满幸福地跟着万浩鹏吃面条时,万浩鹏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竟是郝五梅,有些犹豫地看了操瑜娜一眼。

  操瑜娜的心没来由地咯噔了一下,装作无所谓地埋头吃面条,万浩鹏便把电话给挂掉了,继续陪着操瑜娜吃面条,他越这样,操瑜娜越是感觉这电话肯定是郝五梅打的,市电视台没走,她是知道的。
  手机又响了,万浩鹏不得不接,一接说:“郝主席好,我还在陪县电视台的领导,你们吃完了吗?”
  操瑜娜一听,偷偷地笑,这男人撒起谎来,张口来,不过一个肯为自己撒谎的男人,一定是心里有自己吧,操瑜娜如此想时,心里又甜蜜着,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指望着什么呢?万浩鹏的关怀?万浩鹏的爱?还是万浩鹏能娶她?好象这几条,万浩鹏都给不起,次那个衣着华贵的姑娘,一看是个死心塌地在等候万浩鹏的备胎,她还往他身凑个么事呢?
  操瑜娜正想着时,万浩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的,好的,我把县电视台领导送走后去拜访一下市电视台的领导们。”说完这话,万浩鹏挂了电话。
  “你晚真要去拜访市电视台的记者们吗?他们不是有盛书记和涂书记陪着吗?这次连我,盛书记都刻意赶了,你去好吗?”操瑜娜忍不住阻止万浩鹏起来,她内心还是不愿意他去见郝五梅,尽管她很清楚万浩鹏不是见什么电视台记者。
  “晚没陪他们喝酒,再不去打个照面不好。郝主席是我们老领导,不管怎么说,我都得去应付下。吃完饭,你先回镇去吧,我不送你了。”万浩鹏解释着,并没把操瑜娜的用心往更深层次里想。
  操瑜娜不好再说话,沉默着吃面条,直到把面条吃完了,她都不再说话,还是万浩鹏无话找话地说:“今天累了吧,好好回去休息。”
  操瑜娜很想撞万浩鹏一句:“去会女领导这么着急吗?”可她不敢,也不好意思,万浩鹏又是她什么人呢?因为那么一丝的暧昧,她把他装了,可他装着她吗?
  操瑜娜很郁闷地离开了万浩鹏,万浩鹏却松了一口气,他其实明白操瑜娜想和他在一起,可他今晚必须陪好郝五梅,她这么急地找他,他要是陪不好她,他都不敢想象这女人会生出什么事来呢。
  女人一吃醋很有些六亲不认的感觉,尤其是郝五梅,吃起醋来,简直是皇帝老子都敢得罪,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宣传委员呢?她才不会把操瑜娜放在眼里,这一点万浩鹏很清楚。
  万浩鹏一出面馆给郝五梅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出酒店朝北走一百米,我在哪里等你。”
  “好。”郝五梅应完,径直挂了电话,悄悄地溜出了酒店,如春花正在盛开一般地朝北摸去。
  万浩鹏那辆熟悉的车,郝五梅终于看到了,她急急忙心地冲了过去,拉开副座的门,一屁股坐了去。
  “野合吗?”坐稳后,郝五梅直接问。
  “春兰书记会找你吗?”万浩鹏却问。
  “哼,没情调。”郝五梅笑着捶了万浩鹏一拳,万浩鹏反手一抓,直接把她的手往他的下面拉去----
  郝五梅的手一搁去咯咯地笑了起来,万浩鹏便说:“**,想了吧?”

  “哼,不想。吃着碗里,看着盘里,想着锅里,你说你是不是这样?”郝五梅的手重重地捏了一把,捏得万浩鹏火一冒,骂了一句:“臭婆娘,捏坏了,你陪得起吗?”
  “捏坏了,我养着你。”郝五梅说着,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万浩鹏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念小桃,她也这么笑,只是对着的却不是他,而是孙纪清那个狗日的。
  “孙纪清部长最近怎么样了?”万浩鹏突然问着,这话问得郝五梅一愣,好端端地这贱人问孙纪清干什么?
  “你怎么突然问孙部长呢?你和他很熟吗?”郝五梅收起**之心,一本正经地问。
  “这次电视台来太平镇难道不是孙纪清部长安排的吗?”万浩鹏又问。
  “你啊,你,想什么呢?这次请电视台的人来太平镇是我策划的,明明想让你露露脸,你却不领情。你一小萝头,孙部长可是常委,事多着呢,他哪里有闲情管到你头来呢?对了,他可能会离开宇江,回省里任职,这一走,一定是高升。你要是能傍这棵大树,指不定傍莫向南市长更可靠,毕竟孙部长是省里下派的干部,一回省里是提拔。而莫向南是京城来的领导,等你傍熟后,一纸调令下来,他极有可能去了另外的地方,到时候是望长莫及啊。再说了,他又是个北方人,水土不服是迟早的事情。”郝五梅竟然如此对万浩鹏分析着,尽管郝五梅分析入情入理,可万浩鹏好想骂人,从孙纪清的祖宗骂起,骂到这个狗日的自己。

  “莫市长最近和成书记杠了?”万浩鹏装作随意地问着,相孙纪清而言,他还是愿意听到莫向南的消息。而且去北京时,本想找到刘佳丽再给莫向南汇报工作,结果林大强一出事,把这事给搁下来了,现在听到郝五梅提到了莫向南,他如此问了一句。
  “最近市里还算太平,婆婆和媳妇正在磨合期,当然了要看权力这个男人最终偏他妈呢,还是爱他媳妇些。大家都在站队看戏,看戏何时进入高峰吧。”郝五梅这话形容得万浩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女人啥时候变得这么幽默呢?
  “是不是这一段经常跑成书记哪?感觉你这话说得太深奥了。”万浩鹏故意问郝五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