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永洪一笑,指了指身边的办公楼说:“来吧,好好配合我,我一定要做一期让县里的领导们都大吃一惊的节目,达成你的愿望。盛书记她现在没空,正抢市里的镜头,对我们县里的电视台没兴趣,正好你有,一举两得,来吧,别犹豫了,机会可是一眨眼过了,要抓住哟。”

  万浩鹏听吕永洪这么一说,心里一热,果真很配合吕永洪,不仅仅在镇政府大院有镜头,镇政府外的田野,包括胜利街,吕永洪都给万浩鹏拍下了镜头,补完这些镜头后,吕永洪说:“万兄弟,你去应付、应付一下市里的电视台,争取市里的电视台也是你,算不了,我这期节目会争取在市里,甚至省里一。
  我现在去六安山,派个人跟着我,送些捐赠品给孩子们,我要补镜头。”说完,吕永洪重重地拍了拍万浩鹏,一脸的真诚。
  万浩鹏一下子被吕永洪感动了,紧紧地握了握吕永洪的手说:“吕哥,今天太忙了,照顾不周,吕哥别见怪,改天去县里,一定好好和吕哥喝几杯。”
  说完,万浩鹏给操瑜娜打电话,电话一通,他立即说:“操委员,你去挑些孩子们的衣服,玩具,跟吕台长去一趟六安山,他要补一些镜头,好吗?”
  操瑜娜一听,高兴地说:“好的,好的,我这去办。”她也不想留在镇政府,被盛春兰使唤来,使唤去的,象个丫头似的,最主要还得挨吼,不管是不是她的事,盛春兰都喜欢往她头一扣,没办好是一通吼,这女人能坐书记一职,她真是打从心眼里不服。当然了,操瑜娜以为万浩鹏也要去六安山,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干什么都行,所以才这么高兴。
  等操瑜娜挑好礼品后,才知道只有她和吕永洪,再加电视台开车的司机一起去六安山,万浩鹏要留在镇里陪市电视台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深深失落的同时,又想起了郝五梅。她看自己的目光,明明是充满了极端的猜疑,难道她和万浩鹏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吗?万浩鹏的口味难道是恋母型的?他是有意支开自己吗?
  不管操瑜娜有多少疑惑,操瑜娜还是心事重重地跟着吕永洪去了六安山。
  操瑜娜一走,万浩鹏去找郝五梅,他也确实有些私心,支开了操瑜娜,他倒不是担心操瑜娜什么,而是担心郝五梅,这女人的敏感性,太让他不可思议了,他不知道这种敏感到底是如何养成的,但于他而言,他是真的怕郝五梅的这种敏感。
  等万浩鹏回到镇政府时,郝五梅正到处找他,一见他问:“你干嘛呢?”

  “一直在陪县台的台长拍镜头,你们这边弄得如何?”万浩鹏问。
  “别提了,那个盛春兰的讲稿话整成了对领导的汇报总结,我都不知道她想啥呢?这是爱心捐赠现场,不是对对政绩的汇总吹嘘,唉,乡里人是乡里人,一次电视巴不得把自己做的所有事都给张扬出来。至于吗?再说了,事情是你在做的,市里相关领导都知道,她这样做算什么呢?”郝五梅一说三摇头,一副对盛春兰彻底的失望。
  万浩鹏内心直乐,看来涂启明这狗日的真当了,果真按总结去写的,而且果真突出了政治目的,哈哈,太有意思了,太有意了。
  “姐,随她去吧,你气成这样干嘛呢?人家有人家的想法嘛。”万浩鹏压低声音地对郝五梅说着,完全一副不争不抢的态度,让郝五梅很是意外。不过,因为万浩鹏的一声姐,叫得她心里一抖,对操瑜娜的不爽又被这一声姐扫得干干净净。
  “我说你是不是来乡里来傻了啊,有的事必须去争。这个爱心捐赠是你发起来的,于公于私都应该是你电视节目,哪里该是她跳出来抢功呢?算抢功,也得拿点真本领抢啊,什么玩意嘛。”郝五梅满口都是对盛春兰的瞧不起,可万浩鹏因为和吕永洪搭成了一致,反而希望盛春兰市里的电视台,到时两个节目一对,谁高谁低,一清二楚了。
  现在,郝五梅这么说话时,万浩鹏生怕她的不满被人听到了,把她扯到一边说:“姐,你别激动,你的心意我懂。这次你听我一回,让盛书记出风头好吗?”
  “为什么?”郝五梅费这么大心思把市电视台记者弄到太平镇,一来她借这个机会对外宣布社科联给了太平镇四十万,作为对革命老区的倾情支持,二来是帮这个贱人造势,当然了,她需要他的感动,让他明白,谁才能真正意义地帮到他,断掉对吴玉那个小蹄子的心思。她容不了那个小蹄子,几次差点在办公室和这个小蹄子干起来了,现在她是能不进社科联的办公室不进,有事也只是打电话通知马宏亮。

  马宏亮在万浩鹏一走后,升为社科联秘书长,对外联络的事情全部由他负责。吴玉这个小蹄子最近和马宏亮又打得火热,跟屁虫似的,这也是郝五梅更瞧不起她的原因。一方面占着万浩鹏不放,一方面又和别的男人暧暧昧昧,跟着这女人抢男人,真心让她丢丑。
  郝五梅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和万浩鹏温习一下功课,她是越来越不喜欢和董执良做家庭作业了,活生生是负担不说,还得闭着眼,拼着命地想身运动的人是万浩鹏这个贱人,才可以把家庭作业马马虎虎交完。这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样,真的是三十如狼的年龄吗?要是到了四十,她不是真的成了下山的猛虎了吗?想想,她还是有些害怕自己的需求。
  万浩鹏把刚刚吕永洪的想法告诉了郝五梅,一讲完,他对郝五梅说:“她是书记,虽然党政一把手都叫一把手,但是党管一切,这是特色,你我更深入了解这一层,我了县里的电视台,她恰恰想市里的电视台节目,大家各得其所,没必要为这件小事而激发矛盾是不是?而且这一段她对我意见不少,我不能什么风头都抢,抢多了不好。你也告诉过我,一切低调,低调。成书记不能事事插手志化县的事情,真正能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李华东书记,我只要在县里造势行了,市里能不造不造吧,免得老在成书记眼跟前晃荡,激起他过多的想法。”

  万浩鹏如此这般地对郝五梅说着,其实他的真实想法是要让盛春兰出丑,当然也要让她在络里受到攻击,让她和涂启明之间的关系矛盾化,有利于他找到突破口,拿到证据,交给吴涛县长,实现正面和反面双管齐下。
  万浩鹏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郝五梅,用这个女人的同时,他一直还在防着这个女人,反正她要什么,他清楚,满足她的需求,吊住她,直到彻彻底底地掏空她。
  想想,万浩鹏觉得自己很有些卑鄙,可是成正道和董执良送他来太平镇的动机难道不卑鄙吗?还有至今占着自己老婆的孙纪清不卑鄙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此时此刻,万浩鹏很有些无奈地安慰自己。
  万浩鹏的一通话让郝五梅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明明不喜欢盛春兰的做作,她还是配合盛春兰一起做完了市电视台的节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