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2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万浩鹏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拿起小霞的衣服正要帮她穿,被小霞重重地推了一把,“快走,从窗户里跳下去。”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万浩鹏不肯走,只要没抓到他和小霞在床,只要没有照片,一切还有周旋的余地。
  “一定是何少权搞的鬼,我说他怎么这么爽快放了我和小花。你不要管我们,快走,快点。你不走,我和小花都会没命,你走了,才有能力救我们,快啊,快从窗户里跳下去。”小霞是真的急了,这事怪她高兴得过了头,以为万浩鹏救了她和小花,一切没没事,没想到何少权这人这么阴,埋了这么大一个坑,让她和万浩鹏往进跳。
  万浩鹏一想小霞的话是对的,如果真是何少权的人,他哪怕穿着衣服,可小霞这个样子,他也说不清楚,何况他现在是个络名人,只要把他和小霞的照片往一捅,他前期所做的一切全部泡汤不说,莫向南、吴涛,甚至远在京城的方鹤鸣、刘佳丽都会对他失望的。
  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怨不了别人挖坑。万浩鹏不敢再往下想,只得推开了窗户,好在这是二楼,不高,万浩鹏跳下去没任何受伤,他不敢逗留,迅速跑到他停车的地方,钻进车子,快速地离开了小霞租住的地方。
  万浩鹏一走,小霞的衣服才套了一件,门被撞开了,她本能地蹲下了身子,紧紧地护住没穿衣服的下半身。
  两个男人一见房间里只有小霞一个人,而窗户大开,马意识到老板要的人跑走了,冲过来一把抓住小霞的头发,正要往墙拖时,瞧见了光着腚的小霞,两个人一怔,同时淫笑起来----
  小花一见,冲过来想去护小霞,被其的一个男人拖出了房间,接着房间的门被男人堵了,小霞被男人拖到了床,她反而不挣扎了,只要他们不去追万浩鹏,只要他没事,她认了。
  小花在门外一边哭,一边骂:“你们不要这样!你们都是畜生!你们不是人!”

  无论小花怎么哭,怎么骂,两个男人充耳不闻,在小霞身轮流施暴着-----
  等万浩鹏回到镇后,给韩丰年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先把找吴涛县长的情况告诉了韩丰年,说得韩丰年又惊又喜,没想到万浩鹏把自己的事这么放在心,不断地向万浩鹏表态,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做好胜利街的事情。
  万浩鹏要的当然不是韩丰年的表态,而是小霞和小花的安全问题,等韩丰年表完态,他装作随意地问他明天准备怎么送小霞和小花她们,她们和他联系了吗?
  韩丰年赶紧说:“镇长,我现在打电话问问小霞和小花,看看明天什么走,身份证已经还给她们了,齐钢亲自看到何少权把身份证还给她们的,不会有错的。”
  “好的,你问问吧。”万浩鹏说完,挂了电话,内心却一点也不安宁,总感觉又有事会发生。

  果然,过了有一会儿,韩丰年给万浩鹏回电话,才响一声,万浩鹏接了电话,韩丰年急切地说:“镇长,小霞和小花的电话都打不通,齐钢现在派人打听去了,要不要我亲自去县里跑一趟?”
  万浩鹏一听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他不能说他和小霞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又实实在在地担心小霞和小花,只得对韩丰年说:“你去一趟,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极有可能何少权又在玩什么手段,你让你同学普齐钢也要小心点,如果他手里没有何少权什么把柄,而何少权又这么容易还了身份证的话,本身不正常。”
  韩丰年一听,也觉得万浩鹏分析得对,他更有必要去县里一趟,便马说:“镇长,我先挂了,去县里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我再给你电话。”说完,韩丰年挂掉了电话。
  这晚,万浩鹏一晚都在担心小霞,可这晚韩丰年一直没来电话,直到第二天一早,韩丰年才给万浩鹏来电话,电话一通,他说:“镇长,我们找到了小霞和小花,可她们不肯见我们,小霞只是和我通了一个电话,让我转告你,她和小花一切都好,谢谢你的关心,但是她和小花还需要钱,所以暂时不回老家,留在何少权哪里继续工作。”
  万浩鹏万万没想到他等了一晚的结果是这样的,尽管他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了什么,但是小霞和小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这么一想时,他好内疚,为什么要去小霞的出租屋?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那玩意?是他害了小霞和小花。
  “丰年,你让齐钢暗查查,小霞和小花到底在哪里?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还有何少权经营的酒店和天后夜总会有多少是涉黑的?我要实实在在的证据,知道吗?”万浩鹏把他的用意告诉了韩丰年,可内心却恨不得亲自去县里查找小霞。
  等万浩鹏去食堂吃早餐时,盛春兰和涂启明都在食堂,他们的目光在万浩鹏身扫了又扫,扫得万浩鹏很是窝火,可一想到他手里没任何的证据,只得压住火,一边吃饭,一边装做没任何事发生过一样,问盛春兰:“盛书记,胜利街搬迁的事情,什么时候投票决定呢?”
  “你现在还有心思关注胜利街的事?”涂启明没等盛春兰说话,嘲刺地瞪住万浩鹏问着。
  正在埋头吃饭的操瑜娜不解地抬头看了一眼涂启明,万浩鹏更加确定,昨晚的局是何少权设的,而且盛春兰和涂启明都参与了,他们昨晚一定在一起,但是他们到底把小霞和小花怎么样了呢?为什么小霞要让韩丰年给他带话?这一点,万浩鹏确实不解。
  “涂书记这话我不懂了,为了胜利街的事情,我可一定没闲着,丰年所长加大了警力在胜利街二十四小时巡逻,担心再发生意外。而我昨天在玉升找不到你和盛书记后,直接去了县里,我找吴涛县长和钱开发部长汇报了老林和韩丰年的事迹,他们这会儿估计正在和李书记请示,批准老林公伤,考察丰年所长接替李国能所长的职位。

  涂书记,是不是挖坑挖成习惯?一天不挖心里不舒服?”说着,万浩鹏呵呵地笑了起来。
  万浩鹏正笑着,进来的姚鼐全听到了,插话地说:“镇长,啥事这么高兴?”
  盛春兰却坐不住了,把吃了一半的早餐往桌一推,拉开椅子,一言不发地丢手而去。
  涂启明一时尴尬得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重重地哼了一声,也拉开了椅子,准备走。
  万浩鹏才不会放过涂启明,收起笑容,瞪着涂启明说:“涂书记,心思放到如何打造胜利街,如何把太平镇的经济搞去这一块来,别的呢,少玩点心思,我虽年轻,可你们那种心思很有些点低幼水平,别一眼让我瞧到底,游戏不好玩了。你要是不服气,去问问何总,昨天居然在包间里公然给我塞红包,那个红包沉淀淀,我放了他一马,这份情,他可得领哟。”
  万浩鹏的话一落,姚鼐全,操瑜娜,连一直埋头吃饭的周家都抬起了头,盯住了涂启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