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3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东西他完全可以交给纪委,只要交上去,那么等待米丰收的结果就不用去猜了。虽说不会定他的罪,但提前退休是免不了了。可是张清扬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交给了米丰收。按常理而言,他把手中的牌拱手相送,那一定有什么要挟吧?
  米丰收想不通张清扬不把自己至于死地的原因,所以不敢轻易说话。

  张清扬长叹一声打破了沉默,他说:“米书记,您不要误会,我早就想把这东西交给您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您与杜梅的事情,她对我说过,我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为了您,为了南海政坛,更为了死去的杜梅,这些东西不能公布于世。最好的方式就是您亲手消毁它。我可以向您保证,这些东西是全部,全都交给您了,我没有留下半点。”
  “这个……”米丰收终于又坐直了身体,“清扬啊,我们抛去客套话不提,你就直说吧,需要我的什么帮助?”
  张清扬微微一笑,无奈地说:“米书记,我已经说过了,把这些东西交给您,我没有任何目的,只是为了保证南海官场的平静。另外我累了,拿着这份东西感觉有点沉重啊!”
  “你……为何不交给纪委?你我政见不同,还……”米丰收放下身段,不再摆姿态了,说话也直接起来。

  张清扬叹息道:“交给纪委,也许您就会下台,但这对我有什么好处?米书记,对我而言,谁来做南海的副书记、常务副省长,都一样。与其让其它人来,还不如让一位熟识的人来当。再者说,你我之间根本没有至命的矛盾,我何苦去害您?”
  虽然张清扬说得委婉,但是米丰收终于听明白了,他根本就没瞧得起自己,自己在他心中是不配为对手的!这种羞辱令他无法承受,但他又不得不承受。张清扬用事实证明,他要真想对付米丰收,也许米丰收早就下台了!
  米丰收不知道还说什么,大脑一片空白,他只能呆呆地望着张清扬。
  张清扬站起身,很温和地笑道:“米书记,这些东西您自己处理吧。我先回去了。不过我想送您一句话,我们虽然不能成为朋友,但也没必要成为敌人,大家为什么不能和睦相处呢?”
  米丰收站起来,但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脚步无法迈出去。他只能注视着张清扬高大的背影随着房门被关上,渐渐消失。
  张清扬走出米家的别墅以后,抬头望着夜色长叹一声,其实他真的不想这样。正如他所说,虽然不能与米丰收成为朋友,但又何必成为对手。现在,他的政治思路早已不像过去那么简单,只要不是生死对手,那就没必要把他打倒,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张清扬需要的,只是他对自己工作的放任不管。他不需要他的支持,只要你不反对,我们就可以相安无事。这是他的最高要求。但一直以来,米丰收由于嫉妒,多次向张清扬发出挑战,他每次都容忍了下来。这一次,他不想再这么和米丰收玩下去了,虽然不是至命的一击,但米丰收的心在经过此事以后,基本上已经死了。
  这就像三国中周瑜对诸葛亮的嫉妒,最终失败的还是他自己。最后,周瑜不但丢掉了性命,还让后人耻笑!张清扬不敢自比诸葛亮,但是他与米丰收的交手,每次都很艺术地达到米丰收自欺欺人的结果。可以说,这与当年诸葛亮对付周瑜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彭翔为张清扬拉开车门,微微一笑:“领导,解决好了?”
  “解决好了!”张清扬重重地说道:“人人都喜欢品偿胜利的滋味,但我却不希望看到对手一脸失败的表情!我每次都在提醒自己,也许下一个失败的就是自己,那时的我就没有他们那么幸运了。正是有了这样的提醒,我才小心谨慎没吃过败阵。其实在我心里很感谢每一位对手,是这些失败者让我成长起来。我也很同情他们,因为选择成为我张清扬的对手,是他们的无奈!”
  彭翔怔住,呆呆地望着张清扬,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领导讲出如此震撼人心的话语。彭翔被张清扬的精神感染了。他感觉领导就像一轮缓缓升起的太阳,站在他的身边,都能感受到那份炽热!
  “别愣着了,开车啊!”张清扬拍了下彭翔的肩膀。

  “啊……”彭翔惊醒,不好意思地笑了。
  房间里的米丰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呆立原地,目光仍然注视着门外。当张清扬的车声响起时才把他惊醒。
  米丰收感觉全身无力,他扶着沙发的扶手缓缓坐下。米丰收脸色苍白,没有任何的血色,大脑也有些晕眩,看来倾刻间有些脑供血不足。
  米丰收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想振定心神,但心思却像毛线一般乱糟糟一团,令他理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的太阳穴发胀,脑海中充斥着张清扬那一字一句的话语。张清扬的话就像魔鬼一般渐渐吞噬着他的心灵,黑暗笼罩着他,令他看不到一丝明亮的曙光。
  米丰收伸手捡起散落在桌面上的一张相片,那看到杜梅正跪在床边,挺着丰满的臀部,回头媚笑着,而他在后面压上去,是那么的无耻……
  米丰收打了个机灵,眼望着窗外的夜色,就仿佛杜梅又复活了。好像她就在自己面前,她那幽怨的眼神冷冷地逼视着自己。米丰发感觉身体有些冷,他在瑟瑟发抖。
  这时候他随意地把相片翻过来,突然看到这张相片的背面还有字。他定睛一瞧,只见上面写着:“米丰收,我恨你!”

  米丰收目光一凝,翻看着其它相片,这才发现,还有一些背面有字的,诸如:
  “我要杀了你!”
  “我做鬼也放不了你!”
  “你怎么不早点死!”
  这类语言恶狠狠,看得米丰收一阵发毛,仿佛杜梅真的成了鬼一样来到了这间房子,而且就等着他死去。

  “啊……”米丰收大叫一声扔掉手中的相片,双手捧着脑袋痛苦地在地板上打滚。
  “叔叔,叔叔……您怎么了!”小保姆多多听到叫声冲出房间,双臂抱着米丰收,吓得哭了起来:“叔叔,您别吓我,哪里不舒服……”
  “有人……那里有人!”米丰收突然指着窗外黑黑的夜色,“小梅,你不要过来,我对不起你!”
  多多被米丰收的精神恍惚吓得也有些发毛,她马上冲过去拉上了房间内所有的窗帘,然后抱起米丰收说:“叔叔,没事了,真的没事了,只有我,没有别人……没有人……”
  “多多……”米丰收渐渐清醒过来,满头是汗。
  “叔叔,你……刚才是不是做梦了?”多多见米丰收神态恢复了一些,多多紧紧捧着他的头:“叔叔,我……我扶你回房间,早点休息吧。有我在,您没事的。”
  日期:2017-04-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