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3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偿偿我的茶,呵呵……”米丰收一脸笑意,扫了眼张清扬那鼓鼓囊囊的小包,内心有些忐忑。
  多多又从厨房里洗了水果拿出来,笑道:“张书记,您请吃水果。”
  “谢谢,”张清扬点点头,对米丰收说:“这孩子不错啊!”其实论年纪而言,多多比张清扬小不了多少。
  米丰收笑道:“是啊,多多跟在我身边好几年了,是从江洲挑过来的,我寻思明年给她找个单位呢,到你们江洲怎么样?”
  “这个当然可以啊,多多为领导服务了这么多年,应该得到表扬,”张清扬说:“她把您的身体照顾得这么好,这就是全省人民的功臣啊!”
  “你啊你……”米丰收伸手指着张清扬,又温柔地拍了下多多的后背,说:“你去吧,我和张书记谈点事情。”
  多多会意,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位年轻人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张清扬时,目光就有些不自然躲闪起来。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米丰收的儿子米涛。
  “混账,你回来了!正好,张书记在这呢,过来说句话!”米丰收不耐烦地招手,就像见到了冤家一样。这正是他为张清扬准备的“特殊礼物”。

  米涛垂着头,缓缓跺着步子来到张清扬面前,免强挤出一丝笑容,说:“张书记,您好!”
  张清扬微笑点头,心说老米又想搞什么花样?
  “混账,我不是让你说这个的!”米丰收脸上有了怒色,“我是让你向张书记道歉,你躲了这么久,今天还想躲过去吗?”
  米涛似乎很惧怕父亲,点点头,对张清扬说:“张书记,当年我在北京的时候,对您多有得罪,对不起了,是我错了,是我有眼不时泰山。”
  张清扬知道他指的是当年自己还没到江洲工作以前,在京城时他因为想要追求李静秋,双方发生的不愉快事件。事情过去好些年了,米丰收今天怎么又提起来?
  张清扬心里虽然好奇,嘴上却摆手道:“小涛啊,你客气了,正所谓不知者不罪嘛,那件事我早忘了,就不要再提了吧,呵呵……”
  米丰收瞪了儿子一眼,骂道:“你看看张书记多么高风亮节,他又怎么会和你一样斤斤计较!你以后要向他学习,少给我惹事!去吧,我懒得看你!”
  “好,”米涛点点头,对张清扬讪笑道:“张书记,谢谢您原谅我,我……我回房间了,您们聊。”
  “嗯,你忙你的。”张清扬点头道。

  见儿子消失在房间里,米丰收不满道:“我米丰收干了一辈子工作,最失败的就是生了一个败家儿子。他也三十岁的人了,可一事无成啊!”
  “小涛还小,年轻人不定性,慢慢会好的。”张清扬也只能客套着说,心中已经明白米丰收这个时候揪出米涛的用意了。
  米涛这个时间回家自然是米丰收事先安排好的,他想借用米涛的道歉,表达出向张清扬示软的意思,用以缓和彼此的关系。但张清扬心意已决,又岂是两三句好话就能摆平的?
  米丰收摇头道:“他就是到我这个岁数啊,也不会有你现在的成就!当初他在北京的事情,后来和我说了。当时气得我啊打了他两耳光,让他去找你道歉,可他就是没脸见你啊。这不今天正好碰到了,呵呵……”
  张清扬点头喝茶,不再多说废话,等着米丰收进入正题。

  米丰收放下茶杯,瞄了张清扬一眼,长叹一声,笑道:“清扬啊,有事……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张清扬显得有些犹豫,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停地移动,轻声道:“其实这件事……还真不太好说。米书记,我想了很久,是不是应该把这些东西直接销毁,但是以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我觉得大可不必,还是亲自交给您才妥当。如果处理不当流传出去,那就会造成南海官场的振荡啊,对您的影响太坏了!”
  张清扬越这么说,米丰收就越紧张,不过表面上却显得很轻松。他说:“清扬,你直说吧,到底是一些什么东西?”
  “呃……还真不太好说,其实就是一些相片。”张清扬说着话,打开皮包,把里面的小纸盒找出来,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米书记,这是全部,我毫无保留地拿了出来,希望您信任我。”
  “清扬啊,你说得这叫什么话,我当然信任你了,呵呵……”米丰收急于看到纸盒中的东西,但又挨不过面子,不敢表现得太焦急,所以眼睛没有看纸盒,东拉西扯地谈到了最近的工作以及南海的局势。

  当谈到炮台乡的种子事故时,他笑道:“清扬啊,我不是对你的工作有意见,也不想参与江洲市的工作。我只是觉得炮台乡的问题应该下一剂猛药,出于对江洲的热爱吧,上次提了一些建议,你可不要多心啊,我们仍然是朋友嘛!”
  “当然,这个当然,我又怎么会多心呢,这是您为了我好。呵呵……”张清扬见米丰收还不看纸盒里的东西,心中冷笑,想看你能挺多久。
  张清扬不急,米丰收却急,转眼已经聊了一个小时。见张清扬并不主动提及纸盒,米丰收便等不下去了,迟疑道:“清扬啊,你今天特意过来送这东西,它到底是什么?”
  “呵呵,我……不好说啊,您要亲自看。”
  “哦……”米丰收把纸盒拿到自己面前,轻轻打开,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叠相片,还有一些光盘和u盘。

  米丰收的手明显颤抖了两下,略有迟疑。张清扬摆了个请的手势,迎着他的目光没有讲话。米丰收终于把照片拿起来,翻过来,刚看了一张,目光振住,手一软,那一叠相片便如雪片般散落在桌面上。
  画面不堪入目。画面上的男人自然是米丰收,女人便是死去的杜梅,盘龙山庄前任经理。
  这份东西是杜梅的遗物,张清扬当时偷偷地留了下来,就是为了不时之需。现在,在米丰收的逼迫下,他终于拿出来了。原本,以他的性格是不想打击米丰收的。但米丰收实在把他逼急了,令张清扬不得不这么做。
  米丰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目光呆滞,身体倒向后面,窝在了沙发中,身体倾刻间仿佛就老了十岁。1张清扬没有说话,他留给了米丰收缓冲的时间。他抽出两支烟,放到米丰收面前。

  米丰收接到嘴上,张清扬又帮他点燃。两个大男人相对抽烟,谁也没有说话。大家都这么沉默着,窗外的夜已经深了,一切都静悄悄的。
  “这个……”
  过了好久,一支烟已经吸完了,米丰收想打破这个沉默,说了三次“这个”,但一句完整的话也没有说出来。此刻,米丰收的大脑很乱,他不明白张清扬到底是怎么想的,或者说他想怎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