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2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体制里的人靠近自己,对杨秀峰说来就更小心的。他和钱维扬不同,钱维扬在这样的高位上,男女之间的事,对他们说来那只是生活上的小节,只要不在其他方面给人抓住把柄,单一在女人上不会有什么吃亏的。可杨秀峰就不同,才副处级,女人正是他们这一阶层较大大的软肋,一旦给拿住,市纪委可能就会找过来的。当然,要是没有人闹起来,你身边有十个、一百个也都不会有人去搭理你的,但要是给对手揪住出证据来,就很难解脱了。

  在柳市里,有徐燕萍这个市长在,杨秀峰对女人这一环节就很注意,平时的这几个女人,自己也都是深信她们对自己的那份情感。可不敢乱来了。在与于萍之间的事,那是有钱维扬在,就会使得这样的事不会有人去碰触。
  这个任倩看上去很不错,但为其如此,就可能会有更清晰的目的。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自己在开发区里,手里的职权不算什么,但在另一些人看来或许就不是这样。但她要是要在权势上需要什么,完全可以从金碧云那边走通钱维扬的路子,就更直接更有可能得到她所需要的。
  心里虽在不断地猜忌,但杨秀峰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听到任倩问他是到宾馆去,还是在车里,也都没有将那种激动表现出来。对一个男人说来,听到这种很直白的表示,都还没有行动的人确实少见。任倩见他没有动,转脸看着他。只是,车里没有多少光,看不到他的表情。
  杨秀峰拿出烟来,问任倩,“要抽一支?”“不习惯抽这个。”“哦,喜欢抽哪样的。”杨秀峰故意继续调戏,任倩对男女之间那种很流行的调戏熟悉的话,自己知道杨秀峰所指为何。“那又怎么样?”任倩说,有些落寞,但却还是那样地直白而猛。杨秀峰虽说也时常在外混着,但一直都少有机会四处勾女的,对如今女人们的心态了解并不完全。
  像在柳梦会所里,或在酒吧里泡着的女人,都是些旷女怨女,对男人们少加暗示就跟着进房间里的做法,他是理解的,但任倩也是这样的女人?
  杨秀峰抽着烟,车里即刻就弥漫开那种烟味,任倩倒是没有排斥,扭头看着不远处的江岸。江岸有路灯,也有些垂柳,还有夜里还在贪凉的人们以及在江边里厮混的、热恋的男女。
  车里的安静,让任倩对杨秀峰这个男人也琢磨不透,之前在喝酒时,两人分明有了默契的,是不是之前自己那句话,就爱那个他给吓住了?如今还有怕女人而不敢在外面厮混的男人?可看着他却又不像。喝酒杯酒,在自己胸脯上吮吸,用手肘尖很准确地在自己**上划过进行袭扰,都说明是一个经常在外面混的男人。
  但到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先提出来,他却不做表示了,那是什么意思?从金碧云哪里,知道她要给她介绍一个不错的野男人,对这样的事对任倩说来不算什么,只要对得来,玩一玩后大家一拍两散,从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当然,主要还是对金碧云很信任,到她这里喝酒的时间多,也知道她酒吧里的规矩,才感觉到她做人也是有规则的。说道各自的情感问题,金碧云说给她介绍个男人吊在身边,也没有多问。今天来看,感觉还不错。谁知道出来之后却有着的状况了。

  原以为这男人出来后会急不可耐地拉自己到宾馆里去,先解决生理问题,之后是不是谈得来,要那边要继续交往,那都是到时看是不是玩得开心在决定了。谁知道却在柳水边却枯坐而不动起来,和对方又是第一次在一起,任倩也就没有可能自己太显得迫不及待地要献给对方。这种交往本来是双方的,要是彼此顺利那也就是一次玩乐,可要是出现像今天这样的事,就有另外的含意在里面了,作为女方,任倩不会再主动。

  当然,要是往来的次数多,对对方了解了,那就不同可以直接提出心里的想法也可以撒娇,让对方关注自己,而听自己的。
  吸完一支烟,杨秀峰说,“要不到柳水里去游一圈?”任倩没有应,此时,她已经没有那兴头了,更想回家里去才好。
  “怎么,没有兴趣了?”杨秀峰见她不作声,又说,转过头来看。有淡淡的灯光从远处射来,勉强能够看清她的脸。
  “酒劲上头了,怕掉进江里给水卷走。”任倩说,也没有直接回绝,换一种说法,就留下些余地。
  “送你去休息?”杨秀峰说,也没有说送哪里去,是不是去宾馆里开房。回家和去宾馆自然会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杨秀峰此时也拿不准要怎么做,和身边的这女人闹一闹,乐一乐,今后在金碧云哪里也算有所交代,免得下次总是看着钱维扬和金碧云两人不要命地做毫无顾忌地叫唤给自己听。

  “好,我回家去。”任倩说,也是在心里对杨秀峰进行试探,要是他对自己有想法,自然会有所行动,会留自己的,或直接开车到宾馆里去。
  杨秀峰将车开走,绕过防洪提后,才说,“往哪边走?”虽没有直接问地方,但任倩也听出他的意思来,要送自己回家。心里不免有些起火,原本以为会有一个比较好玩的夜里,谁知道碰上这样一个人。这种人给碰上了,比起遇上那些三分钟就缴械的男人更让人恼火。三分钟的男人比例很大,自己遇上那也是很自然的事,还可以用其他方法来弥补。但遇上今晚这样的男人,简直是对自己无视了。不管怎么说,自己在系统里也算是很出色的美女了,今天居然给戏弄。

  “市农行宿舍。”任倩说,既然没有意思,那就干脆回家去。也不在意这男人知道自己的住处,是从金碧云那里给介绍的,也不担心他会缠着自己。
  “好单位,真让人羡慕啊。”杨秀峰说,他不知道任倩是不是真的自己是在开发区里。任倩却没有心思在多说话,今晚够郁闷了,再给他调戏那就惨了。见任倩没有作声,杨秀峰说,“要不我们再去喝一杯?”杨秀峰也知道自己对这女人伤了,今后只怕都难以缓解的。
  任倩还是不应,两人都静下来。杨秀峰将车开到市农行宿舍外,那里是一个小区,一排楼都是柳市比较高档的楼群。虽有门卫,但对进出的车也都不严查。任倩说一句,往前走六栋。宿舍外,楼与楼之间至少间隔三十米远,对楼的采光不受影响。夜里所看不到具体的绿化,但栽植还是看得出来的,不高,但都是些品种好的长青植被。
  杨秀峰将车停在楼下,现在,基本上了解这女人的来历了,就算两人不多不说自己的情况,也能够从这些估计出来。

  任倩等车停稳后,却稍等了下,才推车门的。杨秀峰说,“不请我去坐坐?”任倩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却下车将车门给关了。杨秀峰也下车来,等任倩绕过车头过来,又说,“不请我去喝杯水?”
  任倩不说话,但走得慢。宿舍区里的光线不好,但人的神情还是看得出来,她给杨秀峰一种失落的落寞之感。杨秀峰见她不说话,也就站着不动,任倩将要进楼时,回头说,“家里男人在家,你敢上去喝水……”
  “有什么不敢?”杨秀峰说着,就跟了过来。任倩不说话也不排斥他跟着,就当身后没有这样一个人似的。
  出了电梯,任倩还是那样子,开了家里的门。杨秀峰见客厅里非常大,足有四十多平米,摆了两组沙发才显得布局合理而没有空旷感。关上门,任倩还是不作声,给杨秀峰倒了杯水递给他。杨秀峰接了后见任倩转身离开,也不多说。一会,任倩换了室内的衣出来,说,还要喝水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