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31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这时才联系何琳,唐佳佳那边知道田娜总在她那里缠着,也就不会在夜里过去。宁可在白天找借口两人在房间里讨论工作,这样既完全又刺激,虽说玩闹的时间短一些,可有质量上的保障,完全能够弥补时间的短处。
  何琳还没有睡,在外面逛街消磨时间,接到杨秀峰的电话后,问他在哪边。杨秀峰知道自己从能够这边过去,何琳也就会回到房间了,就说自己开车过来。到这边宾馆时,时间上也还不算多晚,才夜里十点。宾馆的值班人员对杨秀峰也没有问什么。
  虽说开发区的职员之前是住这家宾馆的,如今也都撤回市里去,不用担心给人看到。走到何琳房间外,见房间门虽是关着的,但却没有从里反锁。当下也不敲门,就开门进去。何琳还在浴室里冲凉,听到门响,说,“是坐等一等还是进来冲凉?”杨秀峰自然很想进去,和何琳一起冲凉的,只是如此一来,当真就难以控制住两人的关系程度了。
  何琳围着浴巾出来,看着杨秀峰,笑笑地,说,“快去吧,我的好领导。”
  杨秀峰喝了一点酒,但酒意不强,对自己要做什么还是很清醒的。到何琳这边来,也算是一种关系上的经营。何琳不能够直接得罪的女人,这个女人疯起来就有些难以控制,虽说她不会对钱维扬有多少影响力,但保不住在发疯的时候说出什么来。
  不过,内心里虽说找一些理由来说服自己,但实际上也是他感觉到何琳虽说爱疯,但却又有着一定的度,这个度是杨秀峰自己能够接受的,所以陪着她一起疯也就是很受用的了。
  见何琳披着浴巾出来,知道她里面都是真空的,心里虽说毛糙起来,但还是控制着,怕何琳借机哄闹,杨秀峰忙钻进浴室里去冲洗掉自己身上的汗渍。先前陪着徐燕萍和陈静两人吃饭,心里虽说没有对她们产生什么明确的想法,,但心里也是有着意愿的,只是这些意愿不敢指向徐燕萍或陈静而已。到何琳这里来,看她从浴室里出来时,那嘴在无意识地动着,心里也是贪念不已。
  先两人就算是约好了,何琳说过,杨秀峰这些天太劳累了,要帮他去去乏。杨秀峰自然知道她会怎么样去乏,这种去乏的方法,是所有男人都企求得到的。但对两人说来,那已经是一种默契了。在何琳的认知里,她那私隐之地不让杨秀峰去光顾,那是怕给杨秀峰带来灾祸,那里目前是属于钱维扬的领域,但她其他的地方,还是能够发挥出非常妙的作用,是她自由支配的所在。就可用来给杨秀峰去乏,虽说很荒谬,可何琳就是这样一个很疯的女人。

  两人的关系不是一两天了,自然很难将之前的事就一下子割开。
  何琳见杨秀峰神情中有些不对,也只是在心里好笑,倒是没有过来迫他就范。杨秀峰进到浴室里,何琳是用温热的水冲洗,浴室里的热气让杨秀峰有些难受,更有着何琳的气息。解开自己,杨秀峰不禁有些为难,这时要是在唐佳佳那边,就可以放肆地对她进行进攻,可在何琳这里只能够受用她慢慢地将自己的欲念给吮吸出来。
  对男人说来,在不同的心境下,对这两种情况各有所喜。像此时,杨秀峰就更偏向于自己的主动攻击所带来的感觉,感觉到自己力量的释放。而静下来时,更想细细地品味那种渐渐地拔高,慢慢地升起来而到临界点。
  看着自己强有力的雄起,杨秀峰只有用冷水来冲击,水冲力不小,击打在上面也是不小的刺激。还指望着冷水淋后能够恢复平时的状况,却哪知道冲击之下,热力虽降了些,但却依旧硬邦邦地不肯消退。
  这东西是不受指控的,没有办法指使是什么样的状况。冲洗之后,杨秀峰倒是穿着自己先前的衣裤走出浴室里来,外面冷气重一些,而何琳却坐回沙发里,看着电视起来。杨秀峰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到,还以为自己一出来就会扑过来了。此时知道情况不同,是不是自己在浴室里这会发生什么变化?唐佳佳给自己打电话或发短信过来不成?要是让何琳得知了,自然会有这样的反应。
  何琳不会在意杨秀峰有多少女人,但他到这里来却依旧有女人找过来,那就有不同的感受了。到这里来,在心里无疑是将他看成熟自己的人了,不容许谁来争抢的。
  杨秀峰见情况不对,心里虽在猜忌,可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就算当真是唐佳佳或哪一个找自己,也不用有做亏心事的心态,这样反而不会让面前的女人有过多的想法。
  走到何琳身边,说,“看什么呢。”很无趣的话题,但此时也就一个接近的借口而已。双方都明白,何琳看了杨秀峰一眼,眼角含笑,给杨秀峰见到后,知道面前这中冷状是她故意搞出来的,也就不客气地将手伸进何琳的浴巾里去。

  何琳的浴巾是从肩上披束着,下面反而遮住的更少些。两人不时偷着胡闹,杨秀峰也从没有想要去攻击那里。何琳身下对他反倒不会有多少防范,一条小裤印着一只小兔,小裤沿边露出不少的黑物来。
  杨秀峰的手正要伸进去,给何琳一手给扭住,阻止了他的进袭。杨秀峰没有用强,而是看着何琳不知道她是不是心里真有什么不愉快了。何琳却是眼含春情,笑意嫣嫣地,不直接看着杨秀峰,只是抓住杨秀峰进袭的手却很坚决。
  “怎么了?”杨秀峰只好问她。何琳却没有说话,依旧看着电视。多少里是在做一个皮肤护理的广告,杨秀峰对这样的广告一直都持否定态度。真要是好东西,只怕抢都抢不到手,哪还要做广告宣传?
  见她没有回应,却能够体会到她不是真的生气后,杨秀峰连人一起搂过来,而自己有躺在沙发上的意思。两人之前经常是这样做的,属于老套路了。何琳见他来了意思,转身对着杨秀峰看,将捏住他的手放开,却不容他捏住浴巾下的宝物站立起来。随即也不看他,走到大床边去坐。
  杨秀峰也就跟过来,只是不知道何琳要玩什么花样,担心她会放开一切,要在这省城的宾馆里做一次够本的来。之前,何琳就在省城里多次勾引着杨秀峰,要他发狂地去折腾要她,但杨秀峰却一直就感觉到何琳对他说来说一种负担,而不肯就范。
  见杨秀峰走过来,何琳说,“今晚要是不过来,会不会到点子里去找人放松?男人是什么德性你不要否决了。”语气到是很不错,充满了**与嬉闹之感。

  “我是那样的人吗。”杨秀峰说,这时候就算真的女人心目中是什么样的角色,也不能够承认出来,会让女人对你失望的。
  “是不是那样的人还用说出来的?现在省城里人少,就算你出去也不用担心有熟人碰上,更好去做坏事。”何琳不理会杨秀峰的否认,“你否认只能说你心里虚。”
  “反正我是没有去,而是到这里来了。”杨秀峰自然知道怎么样来搅和,转移她的注意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